72文学 > 穿越小说 > 我真不想当清官啊 > 第六十章 师伯???
  当身上的燥热达到极致,忽然间收敛,化为一股股暖流,凝聚在苏垣的小腹之中。

  所有的暖流都融入小腹,体内一声轰鸣,苏垣只觉得脑袋被敲了一击,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

  ……

  许久之后。

  “唔……头好疼……”

  苏垣睁开眼,入目是茅草搭建的屋顶,十分简陋。

  一个二十七八的女子出现在眼前,满脸惊喜的看着自己。

  “你醒了?”

  苏垣有些没搞清楚情况,他挣扎着想起身,双手强撑着坐起,可身体到半空,却忽的力竭,就要摔在床上,一双柔软的手却把他扶了起来。

  女子在身后垫了几个枕头,苏垣靠在上面,这才感觉舒服了些。

  苏垣正要看开口问自己在哪,女子却忽然行礼,道:

  “陆锦云,拜见师兄!”

  声音中满是恭敬,苏垣直接就愣了。

  陆锦云?师兄?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傻乎乎的道:

  “你在叫我?”

  陆锦云一笑,道:

  “对啊,你既然领悟了师父的传承,便是师父的亲传弟子,锦云身为记名弟子,自然要叫你师兄!”

  听完对方的话,苏垣好久才晃过神来。

  这么说……我成功了?

  只是出来逛了一趟,就捡了个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高手做师妹?

  血赚啊!

  至于说自己到底传承到了啥……这不重要,江湖上的心法,对他没有半点吸引力。

  九阴真经够叼了吧?跟猴子的七十二变,能比吗?

  苏垣正自高兴,陆锦云给他端来一杯茶,看着他喝下,脸上露出笑容。

  这次回来,陆锦云一直处于抑郁之中。

  三年外出,她几乎走遍天南海北,见过无数闻名一方的天才,却一无所获。

  而今天,她照常为师父扫墓,心中正难过,觉得对不起恩师,看门的小童却忽然跑来,说有人晕倒在了传承石碑之前。

  她本以为又是像以往一般,是精力不济,累晕过去,因此心中并没有报什么期望。

  可当少年被抬过来,她检查这人的身体,却惊呆了。

  那体内,有和师父相同的气息!

  难以言喻的兴奋几乎让她晕过去,她连忙把这少年抱进屋,用真气为其梳理身体。

  当少年醒来,双目中绽放的那一丝神采,简直与师父当年别无二致。

  这一刻,陆锦云认定了,这就是她朝思暮想,希望寻到的师兄。

  眼看着苏垣喝完自己珍藏多年,以珍惜灵药泡制的茶,精神明显恢复了许多,陆锦云脸上的笑意不由更浓。

  就在这时,苏垣忽然开口。

  “师妹,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师兄之命,便是师父之命,锦云定当依从。”

  她笑吟吟道:“还有,师兄以后称呼我锦云即可。”

  苏垣思索一阵,便把高璃的事儿说了出来。

  陆锦云听着听着,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变的一片铁青。

  “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去一趟,把你这位弟子给带回来,管教一二。”

  陆锦云点点头,咬牙道:

  “师兄放心,这次我定让这丫头明白,什么叫做礼义廉耻!”

  ……

  ……

  当看到柳月白的那一瞬间,高璃就觉得,自己恋爱了。

  而对方的文才、人品、见识,甚至那如同阳光般的声音,更是让高璃深深地着迷。

  她无比的确定,这就是她的真名天子。

  看看人家,再看看苏垣,后者简直是弱爆了。

  不……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嘛!

  两人一起来到裕兴酒楼吃饭,相谈甚欢,结完账,高璃刚要回家去找父亲要求退婚,却意外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

  转念间,她就想明白是谁派人跟踪自己。

  苏垣!

  高璃反而不着急了,她决定就留在这儿,等着苏垣过来,给对方一点厉害瞧瞧。

  时间一点点过去,高璃和柳月白随便聊着天,心中却在想苏垣在搞什么鬼。

  对方明知道自己正在给他抹黑,却不过来找茬,莫非是在酝酿什么阴谋?

  就以这短短时间的接触来看,高璃可以肯定,苏垣是那种不仅外表丑陋,而且心灵也很丑陋的家伙,卑鄙的手段那是一个接着一个。

  要说苏垣就这么忍了……打死高璃都不信!

  到底是什么阴谋呢?

  他见识过自己武艺,直接来硬的,应该是不会。

  难道是去找自己父亲了?想到这里,高璃不由乐了。

  他真以为我会怕老头子?

  简直是开玩笑,平时自己听话,那都是给父亲面子,真要较真,对方说话压根不好使!

  自认为看穿了苏垣的伎俩,高璃更不着急了,悠哉悠哉的和她的意中人聊天。

  时间渐渐推移,已经到了下午,酒楼中的人已经很少了,几乎只剩下高璃和柳月白,还有那个盯梢的。

  高璃看了看左右,脸上露出一丝思索。

  这儿都没人了……要是父亲和那家伙出现,吵起来可不够刺激啊!

  照她的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吵定乾坤,直接将苏垣这个丑鬼甩掉,那才是最好不过。

  去哪儿呢?

  高璃心中琢磨,忽然眼前一亮。

  茶馆儿!

  对,那里闲人最多,只要自己闹上一场,很快就能传开,到时候自己和苏垣的婚事,铁定黄!

  至于名声受损……自己可是胜利者啊!丢人的是老头子和苏垣才对,关她啥事?

  高璃是个爽快人,心中一想,直接就说了出来。

  柳月白含笑答应,后边那盯梢的自然也紧紧跟随。

  等到了茶馆,高璃坐在一个十分显眼的位置,感受着此地的热闹,心中十分满意。

  她坐在那里,静等着父亲和苏垣的到来。

  太阳渐渐下落,就在高璃等的都快不耐烦之时,忽然,门前出现一个身影。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正是苏垣!

  他来到高璃和柳月白面前,敲了敲桌子,道:

  “你们两个这样做,心中难道就没有一点礼义廉耻吗?”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声音很平静,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

  高璃自然知道这家伙底气来源于何处,脸上露出不屑之色,道:

  “少说废话,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管。”

  “你应该还带了人来吧?赶紧叫他出来!要是嘴里蹦出一个怕字,本小姐就跟你姓!”

  她端起茶杯一饮而尽,那样子,简直都狂到没边了。

  苏垣见此,不由无奈,向门外招了招手。

  “师妹,看来还是得麻烦你啊!”

  高璃闻言一愣。

  师妹?什么鬼?

  下一刻,门外出现陆锦云的身影。

  高璃:“???”

  “师……师父。”

  看着那张冷森森的面孔,高璃脸都白了。

  下一刻,她猛然想起刚才苏垣的话,回过头,看向苏垣,正对上其得意的目光。

  苏垣拉过陆锦云,道: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新认识的师妹,陆锦云。”

  苏垣一脸嬉笑,陆锦云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对高璃喝道:

  “孽障,还不过来,向师伯赔罪!”

  闻听此言,高璃直接傻了,她看着苏垣,满脸的不能置信。

  “师……师……师……师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