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穿越小说 > 我真不想当清官啊 > 第三十三章 向大人赔罪!
  看着递过来的一纸文案,苏垣懵了。

  这人是谁?

  他在跟我说话?

  他说的是我?

  苏垣的神智其实已经清醒过来,但他还是在脑海中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因为,他不愿意面对现实……这残酷的现实!

  颤抖着声音,他试探着问了句:“成功了?”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成功了啥。

  中年文生却是点头,笑道:“大获全胜!”

  “黑风盗及其党羽蒋图被尽数逮捕,缴获金银财宝无数。

  知州大人有令,将这些财物尽数赐予四平县,以做修路之用!”

  “苏大人,这次能战胜黑风盗,可多亏了您啊!”

  “那些苦受黑风盗骚扰的商人们,闻知是您帮助他们解决大患,纷纷表态愿意帮助四平县恢复通商之路。”

  “今日之后,四平县百姓将永记您的恩德!”

  这一刻,在苗小微等人震惊、崇拜、愧疚、悔恨的目光中,苏垣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他颤巍巍的站起来,仿佛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那中年文生扶着苏垣,犹自说个不停。

  “我听徐先生说,苏大人为剿灭这黑风盗,竟假装与那蒋图结交,用出‘停修路、筑青楼’这样的手段夺取其信任,最终套出了其与黑风盗约定的时间地点。”

  中年文生说着,脸上露出钦佩,击节赞叹道:

  “只身入虎穴,与狼子结交,不惜忍痛背弃自己的百姓,于深渊沟壑间,玩弄敌人如股掌之中。”

  “了不起,实在了不起,自古少年出英雄,果然不假!”

  苏垣正听着中年文生的话。

  旁边,蓦然响起一声不似人的悲嚎。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苗小微失声痛哭,七尺男儿蹲在地上,涕泪横流。

  他张开嘴想要说话,却因为强烈到极点的情绪失控,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大人背负巨大的压力,只为惩奸除恶,让四平县拥有一条崭新的商陆,重新富足起来。

  而自己,却亲手把大人绳捆索绑,拳打脚踢,甚至指挥众人一拥而上,生生将大人打成重伤。

  当他分开人群之时,大人正抱头蹲在地上,那双看着黑暗的双眼,该是何等的悲痛啊!

  当他痛苦的做出“停修路、筑青楼”的决定时,肯定也抱着这番苦心能够被百姓所理解的期望吧。

  可自己却辜负了大人的期望……

  他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地上,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

  这是他打算在事不可为的时候,击杀狗官用的。

  可现在……

  苗小微看着看把匕首,只感觉心中如同针扎般的疼。

  “我一个恩将仇报,不时忠奸的小人,活在这世上又有何用?”

  他扬起了匕首,正要刺入胸腹。

  却听的一声叹息。

  “把他救下来吧……”

  这是苏垣的声音。

  苗小微听的出,大人的声音中包含了多少的无奈。

  那是一个民之父母对于他挚爱百姓的宽容。

  这一刻,苗小微止住了哭声。心中的感动如同汪洋,奔腾到极致,已入止境。

  大人宽恕我,我却不能饶恕自己!

  苗小微用更快的速度,猛的将匕首挥下。

  铛!

  匕首被飙射而来的石块儿击飞。

  苗小微呆愣楞的看着那遥不可及的大人的身影,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

  “大人,我如此对您,您为何还要救我性命啊!”

  为什么呢?

  苏垣也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

  为什么总是功亏一篑。

  他茫然的看向四周。

  苗小微跪在地上磕头,头都快被磕烂。

  周景头发披散,浑身是土,却不顾形象连滚带爬的奔来。

  还有远处,那一群之前还在痛骂自己狗官,现在却愧疚的抱头痛哭起来的青年们。

  眼看着后台飙升的清官值,想着当四平县百姓得知这个消息时的反应,苏垣心中只闪出四个字来。

  大势已去!

  ……

  ……

  在坐马车回返的路上,苏垣一直在想着,该如何才能力挽狂澜。

  距离结算只剩一天半,回四平县需要半天,只要能拖延一天的时间,自己就还是最终的胜利者。

  苏垣左思右想,也没有太好的主意。

  最终,他一咬牙,用自己后背上的伤口,狠狠朝马车车壁撞去!

  “啊!”

  一声非人的惨叫。

  众人进入马车,发现苏垣面如金纸的躺倒在地,无不大惊失色。

  那中年文士最为冷静,喝道:

  “大人伤口恶化了!”

  “停止前进,寻找就近的村镇,找大夫为大人医治!”

  “……”

  人们散去,只留一两个在车内照看。

  披散的头发下,苏垣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很快便来到一处最近的村子。

  那中年文士命令道:

  “所有人进村,以最快速度把大夫找来!”

  众人正欲进入,苏垣却道:

  “不可,莫要惊扰了百姓……”

  那张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焦急。

  中年文士见此,脸上又一次露出钦佩之色。

  若是换一个人做下这样大的功绩,那非得敲锣打鼓,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才好。

  而苏大人非但不看重这些名望,就连自身的伤痛都不在意,一心只为不扰民安。

  古人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说的便是苏县令这样的人吧。

  中年文士便把无关之人都安排在村外,只一辆马车从小道进入村中。

  找人打听一二,找来大夫,开了几副方子,整个过程中风平浪静,村中人甚至不知道县太爷来过。

  苏垣呆在村子边缘的一间草屋中,看着上升幅度缓慢的狗官值,心中十分满意。

  这次意外虽然损失惨重,但自己终将取得最终的胜利。

  只等明日结算过后,我就发达了!

  苏垣心中美滋滋的,连喝进嘴的药都不觉得苦了。

  药喝完,伤口感觉酥酥痒痒的,很舒服,苏垣躺在床上,很快便有了困意。

  正当他打算安然入睡,只等明日收获胜利之时。

  忽听得外面一阵吵嚷之声。

  “放我们进去!”

  “我们要向大人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