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穿越小说 > 我真不想当清官啊 > 第三十一章 把狗官扭送到知州府!
  接下来的两天,风平浪静。

  两人整日在青楼中饮酒作乐,蒋图尚还顾及一些,苏垣却是招摇过市,大摇大摆,全然不把自己的名誉放在眼中。

  也正如他所愿,整个四平县如同一潭死水,水中压抑着死一般的愤怒。

  这一天。

  李员外府。

  啪!

  一盏茶壶被摔个粉碎。

  “还有四天,便是狗官言说之期,却没一点动静,分明是被他耍了!”

  “他每日夜晚派重兵把守庭院,我们已奈何不得他,可恨!悔不该当日放过他性命!”

  一旁,胖员外也是满脸的阴霾,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得不动用最后的手段了!”

  李员外:“快快讲来!”

  胖员外:“既然暗箭难伤人,我们不妨用明火!”

  “我们派下仆役,暗中联络四平县中百姓,鼓动人众,趁狗官在青楼享乐之际,强行将他绑了,着一半人阻拦官兵,另一半人将这狗官送往泸州城知州衙门。”

  “百姓们人多,常言道法不责众,上得堂去,也许知州大人能感民怨沸腾,惩处这狗官。便是下令拆楼修路,也未可知。”

  “再者说,纵使知州大人发怒,也是惩处那些闹事的百姓,牵扯不到你我头上。”

  “如此施为,李兄以为如何?”

  李员外想都没想,便道:

  “就这么干,这次我们定要让狗官为其行为付出代价!”

  两人的动作很快,他们先是用金钱贿赂各乡镇的里长、保正。又暗中不计成本的撒开人手去游说四平县那些知名的人物。

  因为怕走漏了风声,他们异常谨慎,只联络那些绝对可靠的人物,就这样过去三天,四平县已经形成一股极为不小的势力。

  苏垣对这一切却茫然不知。

  这天,苏垣照常大摇大摆的乘着轿子前往青楼,因为蒋图外出去寻那黑风盗,因此苏垣在楼上独饮。

  明天就是结算之日,苏垣心中十分欢喜。

  这一阵子的作恶,狗官值的增长十分喜人,已经突破了三十万的大关。

  足足三十万啊!苏垣觉得,自己一定能把商城刷爆!

  等蒋图回来,这青楼内注入一批美女,到时燕语莺声,自己在裙纱之间流连,既能得到无比的享受,又能以更大的恶名来获取狗官值。

  想到此处,苏垣更加高兴,举杯畅饮起来。

  忽然——

  外面传来一阵喊杀之声。

  然后是噔噔噔的上楼梯之声。

  “绑了狗官!”

  “挡住官兵!”

  “这人好厉害!”

  “你老娘在我们手里,莫要再助纣为虐!”

  “大人快跑!我陈大龙对不住您了!”

  咣当!

  门被撞开。

  正站在窗户上,犹豫着不敢跳下去的苏垣,看到进来的这群手拿粪叉的百姓。

  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

  “hi~”

  百姓们:“……”

  “绑了他!”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不由分说,苏垣当即被捆成一个粽子,被带下楼,由一批百姓押送着,朝泸州城行去。

  一路上,苏垣异常的乖巧。

  现在可不是刷狗官值的时候,他只需要静静地等着,等到系统结算,到时疯狂刷新商城,购买神兵利器,碾压这群乌合之众!

  然而他不去作恶,百姓们却不会放过他。

  这些押送苏垣的,全都是青壮年的小伙子,建造青楼的日子里,可谓受足了这狗官的鸟气。

  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些人是最希望四平县能够富庶起来的。那些老人们时日无多,穷便穷了。

  可他们不一样,他们还有大好的青春,自然不希望下半生都过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两厢结合,这群年轻人们,可说是整个四平县最为痛恨苏垣的人。

  而苗小微,就是这群人中最具代表性的那一个。

  苗家世代行商,与李员外所在的李家一样,都是泸州富族。

  可不同于颇具远见的李家,苗家到了苗小微这一代,已经到了吃不上饭的地步。

  可他并没有失去希望!

  代代相传下来的经商本领、苗氏的金字招牌,只要能重新通路,苗小微相信,自己一定能重振苗家!

  可就在希望来到时,这狗官却生生的将之掐灭。

  苗小微绝望了,他想报复那狗官,将之一起带入坟墓。

  因此,一接到李员外放出来的消息,苗小微第一时间就答应,并成为了押送狗官前往泸州城的主要人物。

  看着被绳捆索绑,头发凌乱、浑身衣衫破烂、露出红肿伤痕的苏垣,苗小微心中说不出来的畅快。

  “哼,狗官,你也有今日!”

  一脚踹在苏垣的屁股上,苗小微笑嘻嘻道: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这一路上别让老爷闲着!让他也尝一尝被欺辱的滋味!”

  说着,又一巴掌拍在苏垣的脸上,现出一个血红的印子。

  苏垣脸上赔着笑,却一言不发。

  此刻,什么话都是多余,说什么都是错的。

  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苏垣看了眼那青年的相貌,将之牢牢记住。

  “你等着!等我系统结算的!”

  苗小微自然不知道苏垣心里的弯弯绕绕,此刻他只想报复,报复这个断他希望的狗官!

  他不认为这次反抗狗官能成功,自古以来官官相护,知州绝不会惩罚狗官而偏袒一群草民。

  更何况他们以贱民之身,用武力对抗县衙,捆绑县令而上公堂,这是什么行为?

  以民欺官,这是造反!莫说是知州,便是任何一个当朝为官者,都绝容不下他们这群“反贼”!

  苗小微明知必死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下这件事,其一自然是希望豁出命去给狗官以颜色。可最重要的,他还是抱了万一的希望。

  万一……知州大人是位当代青天,肯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他们这些草民做主呢?

  想到这里,苗小微自己都被逗笑了。

  摇摇头,他又看向苏垣。

  左右是个死字,绝不能让狗官好过!

  一念及此,苗小微拉住苏垣,两人都止住身形。

  他扬起手臂,高呼道:

  “各位,此一去凶多吉少,怕的是到得知州衙门,官官相护,白白放过这狗官。”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先停一停,痛揍这狗官一番,出一口恶气,如何?”

  闻言,人群中响应者众多,显然十分赞同。

  于是,这群人把苏垣放在中心,众人都围了上来,每个人都是一脸愤怒、凶残之色。

  正在这时,一员小将冲了进来!

  正是周景!

  他张开双臂,满脸的决绝之色,怒吼道:

  “休伤我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