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穿越小说 > 红楼贾府 > 第一百九十五章密谋
  夜幕下,贾琦和牛继宗策马在一众亲兵护卫下朝着神京西城缓缓而去。

  “嗨,你这是何苦呢!”

  牛继宗苦笑道:“今日你落了内阁两位阁臣的面子,来日他们势必要找回来的。如今你统兵他们奈你不何,可是陛下已经表示要你进入朝堂参与朝政了,届时他们就管得了你,你就不怕他们给你穿小鞋!”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说罢,见贾琦不在意的样子,又道:“朝堂和军营不同,进了朝堂你要牢记文官们说的一句‘做官要三思’,什么叫三思,三思就是思危、思退、思变。不要把自己搞的没有退路,朝堂上派系林立,小小的内阁都是如此,一人心里一本账,乱着呢!

  往日你们都说老夫自入阁之后人就变了,变得瞻前思后、小心翼翼,没了往日的豪迈,岂不知朝堂亦是江湖,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你日后便明白老夫的难处了!”

  空旷的街道上只听见马蹄声在回荡,良久,贾琦突然说道:“我不入朝堂,他们能奈我何!!”

  牛继宗闻言,皱眉道:“怎么说!”

  贾琦摇了摇头,道:“淮安的事儿里里外外透着蹊跷,我看没这么简单!搞不好又是一个水溶。”

  牛继宗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即便是如此也改变不了什么,收兵权让你入朝不单是陛下的意思,内阁也是如此。”

  闻言,贾琦很是不屑,嗤之以鼻道:“您太高看他们了,有了今日之事,他们肯定是不愿我入朝参政的,如果淮安真的有事,岂不正好给了他们借口,就算不让我南下,也会另有它事的。”

  啧!

  牛继宗一想,还真是,贾琦在他们心内就是一根搅屎棍,如果真是如此,他们当真会如贾琦所言,至于贾琦是否会功高难以封赏,在他们眼中并不是难题,方法多的是。

  ......

  神京东城,文府。

  书房内坐着隆治朝实权高官中的三位:内阁次辅文华殿大学士孔方岩、观文殿大学士吴邦佐和御史大夫文安。

  三人皆是年过半百,虽已夜深,却是仍旧精神抖擞的品着香茗,商议着要事。

  “陛下掌权已成定局,估计明日早朝过后会有更多的老臣上书请辞!”

  吴邦佐放下茶碗,长出一口气,心中担忧不已,自己身为江南一系官员原本处在工部尚书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蒙隆治帝赏识升了大学士入内阁参与朝政,俗话说食君之禄,当报君恩。何况受了当今如此恩典,可惜自己身不由己,眼看隆治帝掌权,权威日重,特别是今日贾琦的一番话更是给隆治帝心中加了把火,自己恐怕不能善了!!

  “哼,竖子误国!”

  孔方岩冷哼一声说道。

  听了他的话,吴邦佐不屑的撇了撇嘴,也就事后发发牢骚,上书房内也不见你敢说,原本对于郑赐的请辞二人已经劝说了杨涟和牛继宗,二人表示只要他们能够说服皇帝便不插手此事,谁成想自己刚说完便被贾琦给怼了,一句话更是将自己架在了火上,当时如果皇帝借机惩治自己,没人能为自己求情的。

  顿了顿,孔方岩沉声道:“此事不能这么算了,还有贾琦,此子危害太大了,一点规矩都不讲!”

  文安吃了口茶,稍作思虑,点头道:“确实,相比于牛继宗他更加的胆大、毫无顾忌,你说这个贾琦年纪不大,心思挺多的,不好相与啊!特别是那几句话,恐怕以后陛下行事会愈发强硬。听说陛下打算让他进入朝廷参政,这可不是好事啊!”

  吴邦佐道:“不错,前日文渊阁议政之时,睿亲王提了一嘴,说是陛下有意让他领兵部一职。”

  文安作为文坛大佬,自有威严和气度,只见他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既然挡了道,那就给他挪一下位置!”

  孔方岩皱眉道:“可如今他的职位不是你我可以动的了的,内阁也管不到他身上的。”

  文安笑道:“从陛下身上下功夫即可。”

  “陛下?”

  吴邦佐沉声道:“你是没见到他今日在上书房的表现,陛下只怕宠信他还来不及呢,会听进别的,只怕会适得其反,引起陛下的反感,咱们不能再刺激陛下了。”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文安满不在意的笑着说道:“此事不急,他如今不过舞象之年,想要参议朝政没这么简单的,再说了,按照惯例,大军还朝接受陛下封赏为了打压军将傲气,御史台会弹劾统军武侯,一来为了压制军方的骄纵之心,二来也是为了让陛下施展恩赏,这是祖制惯例,没人可以打破的,贾琦是否封公爵不关咱们的事情,可是他在西安所犯之事如果被人重新弹劾,到时候可就由不得陛下。”

  闻言,吴邦佐一怔,随即道:“这,不好吧。毕竟当初将他从陕西调回已经变相处罚了,要知道如今吉安的功劳原本都是他的,特别是他麾下一众将领更是因此错失了诸多军功,这样的处罚已经很重了。”

  跟着有些担忧地说道:“陕西一战,朝廷已经伤了元气,不说战后抚恤、赈灾和重建,单是陕西、宣府两地大军的封赏都是问题,近二十万大军,呵,怎么赏?

  国库是没这么些银子的,原本指望着两淮盐税进京解忧的,谁成想漕帮叛乱,银子沉入运河了,要知道如今山西可是也出现了旱灾,虽说已经运了粮食过去,可是谁知道这场旱灾要持续多久,陕西旱灾从隆治二年开始已经将近两年了,而且情况是越来越严重,更是有蝗灾的征兆,要是山西亦是如此,很可能会像陕西一样出现流民潮,这个时候再去打压军方是否不合适啊!”

  文安稍作思虑,缓声道:“此事暂且还不急,老夫再想想办法。”

  说罢,看着孔方岩说道:“现如今最要紧的就是打消陛下重整朝局的想法,否则咱们的人被换下去,要想再从新掌控各处要职可就难了!”

  孔方岩老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心道,你倒是自己去和陛下说啊,整日躲在后面,当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今皇帝摆明了车马,对于一些官员他肯定是要撤换的,特别是礼部尚书和户部几位郎中,工部肯定也是要动的,还有刑部,想到这,说道:“不知文老有何良策!”

  文安玩味的看了一眼孔方岩,又看看吴邦佐,自从李潞死后江南文官集团内部便产生了分裂,自己和礼部尚书徐乾学身后各有一部分支持者,另外一小部分人倒向了吴邦佐这位阁臣,北方士人、文官历来以孔家马首是瞻,为了各自的发展壮大明争暗斗,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此事还需和徐尚书商议,要知道他可是比咱们着急,不出意外他肯定会被陛下罢黜的。”

  闻言,孔方岩恍然大悟,点头道:“文老说的正是。”

  “只要陛下最后准了郑尚书的请辞并暗示徐尚书上书请辞,那么咱们就鼓动礼部、刑部还有各部五品以上郎中等官员一起上书请辞,以此打消陛下的心思。”

  文安沉声道。

  吴邦佐听了这话,心中暗喜,面上却犹豫,道:“逼迫君父非人臣所为!再说了,如今几位王爷已经闭门谢客,摆明了不再掺和朝争,这么大的事情,谁敢出头,徐乾学他敢吗?我看不若咱们认下此事,慢慢培养新人,以图来日!”

  今日郑赐的告老只是一个前奏,紧接着会有无数的前朝老人向皇帝上表准备告老还乡,但是朝堂是个讲规矩的地方,郑赐自觉年老体衰、不堪重负上书请辞,皇帝体恤老臣恩准这是恩典。

  可照着文安的意思办的话,那就是逼宫。

  六部正五品以上的官职非常重要,肩负着整个大汉朝的运转,只能慢慢替换,不能操之过急,这样对朝政的影响最小,如果礼部尚书徐乾学、刑部尚书赵炜还有六部各级官员一起上书请辞,这样会变成一股风暴。

  即使皇帝迫于压力放弃整顿朝政,可是以后呢,就算文官集团一直把持朝政压制皇权,可是不代表会一直如此的,难保后继之君不会清算,那样会更加的惨烈,文安当真是被权利冲昏了头脑。

  文安轻笑一声,幽幽道:“话虽如此,可是培养一人并推他上位代价太大了,而且咱们对这些人的支持,抵得上陛下一道恩旨吗?再说了,当今不是圣人。”

  听了他的话,孔方岩与吴邦佐沉默不语,隆治帝不是圣人,压不住的。

  .....

  深夜,二人告别文安,出了文府。

  吴邦佐回头看了眼文府,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后,转身上了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