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穿越小说 > 红楼贾府 > 第一百六十一章无题
  忠勇侯府,书房。

  “贾福。”

  将两封信密封在信匣子中,抬起头对着门外喊道。

  “吱呀!”

  门被推开,贾福手中拿着封信走了进来,行完礼,说道:“二爷,这是焦太爷刚让人送来的,因为不着急所以就没有打扰二爷。”

  说完,将信递了过来。

  贾琦接过信,打开仔细一看,眉头微皱,“嘴是真硬!”

  见贾琦面露不虞,贾福直言道:“要不给他上点大刑!”

  “你啊,该是要好好和焦太爷学习学习,不要老是想着靠蛮力解决事情,这点你连贾顺都不如。”

  “这个,小的没他灵活......”

  贾琦无奈道:“以后有时间你可以向焦太爷多请教请教,待会出去告诉焦太爷刑部晚点时间会派人去将人提到刑部大牢。”

  贾福应道:“诺。”

  见状,贾琦点点头,指着桌子上的信匣子道:“派人将信给定远侯和姑老爷送去,要快!”

  “诺。”

  说完,拿起书桌上的两个信匣子转身往外走。

  “慢着!”

  就在贾福即将走出书房的时候,突然贾琦喊了一声。

  “二爷,您还有事?”

  贾福转身看着面色阴晴不定的贾琦,不解的问道。

  良久,贾琦终是叹了口气,取过一张信笺铺在书案上,拿起毛笔沾了墨汁,在信纸上快速的书写起来,少时一封信便写好,晾干后,装入信匣子密封好。

  抬起头,看向贾福道:“将这两封信放下,这封信你亲自给林姑老爷送去,他要是问什么你也不要多说,就说你不清楚,另外让贾贵他们一定要保护好姑老爷的安全,速度速回!”

  将手中的两个信匣子放下,重新接过贾琦手中新的信匣子,想了想,问道:“我走了,您身边就没人了!”

  贾琦思索片刻道:“没事,最近没什么要事,再说了一两日贾顺就回来了,对了,你记得通知贾亮,让他们撤回金陵,不要在往南边去了。”

  “小人明白。”

  贾福立刻道。

  待贾福离去后,将密匣中的信件取出点燃扔到了火盆中.....

  少时,贾琦带着春桃来到了荣国府,不过并没有去大观园,而是转道去了贾赦的东跨院。

  ........

  大观园,紫菱洲。

  “老太太,又劳烦您了,原是要蟠儿宴请侯爷道谢的,只是如今神京到处戒严,晚上也行了宵禁,我想了想只得劳烦您跑一趟,借了二姑娘的地方,宴请侯爷。”

  说着,薛姨妈搀着贾母在上首软榻上坐下,又招呼其他人入座。

  “姨太太这是哪里的话,什么劳烦不劳烦的,你能记起我老婆子,高兴还来不及呢,都是亲戚,莫要生疏了。”

  坐下后,贾母笑着对薛姨妈说道。

  薛姨妈笑道:“承蒙府上关照,我们娘仨才能在神京过活,此次又救了蟠儿的性命,更因此累得西府......”

  “今儿该是高兴的,不要说那些,都过去了!”

  王夫人拍了拍薛姨妈的手,笑着说道。

  见薛姨妈还欲说些什么,王熙凤拉着尤氏走了过来,笑道:“姨妈放心,都过去了,东西是琏二爷和薛兄弟一起送去的,琦兄弟也说了没事的,不信你问问珍大嫂.....”

  尤氏点了点头,笑道:“姨太太放心,二叔说了都是亲戚,不用客气的。”

  “大嫂子,二哥哥怎么还没来?”

  湘云是个话痨,闲不住,左右瞧瞧,恰好尤氏从身边经过,连忙拉住她问道。

  尤氏拍着湘云的手,说道:“你二哥哥还有点事,忙完了自会过来的,再耐心等会。”

  “什么事,这么重要?”

  湘云不解道。

  黛玉闻言,掩嘴笑道:“你要是个男人,问了也就罢了,偏生到处打听外面的事情,小心老太太听到了罚你!”

  黛玉这话说的李纨连连点头,道:“大嫂子你忙去吧,莫要听云丫头胡说。”

  尤氏闻言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

  见状,湘云不满的推了黛玉一下,道:“就你话多!”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探春岔开话道:“环儿昨个从西府回来说,前夜国子监被大火焚毁,死伤了不少人,特别是等待殿试的贡士死伤二十余人,当真是祸从天降,太可惜了!”

  话音刚落,迎春道:“就是,可怜他们十年寒窗苦只为一朝金榜题名,谁成想遇到了这么个劫难,不仅如此没能如愿,还白白丢了性命。”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太可怜了,他们。”

  惜春跟着说道。

  黛玉、湘云还有宝钗都是点头。

  “好好的怎么又提起这些官迷禄蠹,若非他们贪恋功名利禄也不会遭此劫难,总是有因才有果的。”

  见众姊妹面露异色,没了方才的欢声笑语,宝玉连忙说道。

  众人闻言面露惊诧,都知宝玉讨要不喜那些违背本心、追逐功名利禄的读书人,却没想到他还有如此薄凉一面。

  反应过来的宝玉,连忙解释道:“如今除了四书之外,杜撰的太多了,他们所读的不过是些迂腐的经济仕途之文,算不得真正的读书人,是“国贼禄鬼”,终是害己害人,祸害无穷。妹妹们不必为这些人忧伤!”

  这时宝钗笑道:“宝兄弟又说呆话了,他们并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仅仅是为官俗国体所缚,所图不过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终是身不由己!”

  “宝二哥倒是正经的读书人、真名士!”

  这边黛玉冷不丁说了一句。

  这明显是在嘲讽他。

  宝玉不明所以:“妹妹这话是何意?”

  “呵呵....”

  黛玉瞥了宝玉一眼,冷笑一声,没有搭话。

  宝玉闻言,面色陡然涨红,双手颤抖着伸向挂在项圈上的宝玉,却听见边上贾母等人的说笑声,随即放下手来。

  “宝二哥今儿怎么不摔玉了?!”

  湘云将这看在眼中,一撇嘴说道。

  听了湘云的话,宝玉脑袋上青筋暴起,怒视着湘云。

  “宝二哥....”

  探春有些担忧的看着宝玉,此时宝玉要是发怒摔了玉,就算贾母再溺爱他,也是会处罚他的。

  “宝二爷!”

  袭人连忙回头小心的看了贾母等人一眼,随即小声喊道。

  周遭人全是大气不敢喘,要知道,以往但凡宝玉惹了大祸,都会使出摔玉的大杀招,他一摔玉,贾母定会大怒。

  贾母一怒对于整个贾家后宅来说无异于一场地震,没人挡得住。无论谁惹得宝玉摔玉都会被处罚,就连迎春姐妹仨亦是被斥责过。

  不过今日场景宝玉要是失态摔玉,定落不得好。

  “呵呵!”

  少时,宝玉冷静下来,没有理会湘云的嘲笑和探春等人的担忧,挠了挠头,讪讪一笑,“云妹妹就会开玩笑。”

  李纨起身走过来拍了拍湘云,笑着说道:“你们呀,越大越像个孩子,整日吵吵个没完,当心老太太听到。”

  闻言,湘云悻悻地撇撇嘴,伸手抱住黛玉的胳膊,娇声道:“林姐姐,我饿了!”

  “哈哈哈。”

  众人闻言笑倒。

  这边的喧闹引起了贾母等人的注意,贾母笑道:“你们姊妹说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宝玉连忙跑上前说道:“老祖宗,云妹妹说她饿了!!”

  说完他回头冲湘云挑了下眉,一脸坏笑。

  贾母等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大笑不止。

  湘云被众人打趣,不好意思红了脸颊,扬起小脸,用凶狠的眼神瞪了宝玉一眼。

  少时,贾母平复下心情,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薛姨妈道:“估计琦哥儿有事绊住了脚,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边吃边等他吧。”

  薛姨妈道:“听老太太的,咱们开席,要不饿着云丫头就不好了!”

  说完自己便忍不住笑出了声,喧闹声中,宴席开始....

  ...........

  贾琦带着春桃从荣国府东路院出来,往大观园走去。

  走在石子铺的小路上,观赏着院中的景致,树木葱茏、翠竹成阴,一路上的景色自是清幽淡雅,宁静怡人。

  大观园中养着不少珍贵的鸟禽,不过贾琦很少进园子,没见过,此时花园中两只白鹤翩翩起舞,池塘里野鸭子正在嬉戏,随口说道哪来的野鸭子打了让厨房红烧加个菜,结果春桃笑道,说那是鸳鸯。

  闻言贾琦一愣,只想说两个字:卧槽!

  不多时便来到了紫菱洲,此处环境清幽雅静,却正合适木讷温吞的迎春!

  “二爷来了!”

  尚未走近,便有丫鬟向里面通报道。

  “老祖宗,孙儿有事来迟了!”

  走进花厅,快步上前给贾母见礼。

  贾母点头道:“知道你忙,先见过姨太太,今儿是她宴请你,我们都是沾光的。”

  “让姨妈破费了.....”

  未说完,薛姨妈起身笑道:“应该的,今日咱们自己聚聚,过些日子让蟠儿亲自请你,给你道谢!”

  “哈哈哈,姨太太莫要客气,快坐下。”

  贾母闻言,顿时笑道。

  又对贾琦道:“都是自家人,没这么些规矩,你看你做哪边?”

  虽说贾母这边主桌上给贾琦留了位置,不过却知道他并不会和她们坐一起。

  贾琦见探春和惜春之间有个空座,便知是给自己留的,笑道:“哈哈,老祖宗您在这我哪里能安心坐下,我就不打搅您的雅兴了。”

  说完又给邢夫人、王夫人还有尤氏行礼打了招呼。

  贾琦刚坐下,黛玉就笑道:“二哥哥,今儿姨妈可是专门宴请你的,我们本是跟你沾着光的,也算是你的客,怎么这么久才来,这不差点饿坏了云妹妹。你说该怎么办?”

  看见黛玉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之色,贾琦无奈道:“那我自罚三杯怎么样?”

  听了这话,湘云不满的说道:“哎呀,二哥哥,你怎么每次都是这样!也太无趣了。”

  “就是,二哥哥你不知道,我们等了你好久,一直到云妹妹说饿了我们才开的席。”

  宝玉在边上起哄道。

  见湘云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只得道:“那你们说该怎么办?”

  闻言,湘云笑吟吟的道:“当真,这话可是你说的啊!”

  贾琦直言道:“我说的。”

  黛玉抿嘴轻笑,眸光流转,看向了一旁的宝钗道:“宝姐姐,你说咱们该怎么罚二哥哥。”

  宝钗笑道:“琦兄弟公事繁忙,不像咱们整日没个正经事,要理解。”

  说完,端起酒杯道:“琦兄弟,来我敬你一杯,感谢你救了我哥哥。”

  “宝姑娘不要客气,快坐下。”

  贾琦笑道。

  黛玉见宝钗拿自己怼宝玉的话来怼自己,小脸一沉,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贾琦眨了眨眼睛说道:“二哥哥,过几日咱们要开诗社,你也来参加吧,知道你忙,不过我们可以等你有空的时候开。”

  “你们就饶了我吧,我可不会这些高雅的玩意。”

  贾琦连忙摆手道。

  “二哥哥谦虚了,前年你做的那首诗可是让我们大吃一惊,怎能说不会呢,还是说二哥哥觉得我们这群人没有才华,不配拜读你的大作。”

  闻言,黛玉一脸审视的看着贾琦,缓缓说道。

  贾琦道:“林妹妹博览群书,聪慧灵秀,为兄甚是佩服。”

  “咯咯....”

  闻言,迎春姊妹们忍不住笑出声,黛玉捋了捋鬓角垂落下的秀发,笑道:“这话别人说也就算了,怎么从二哥哥嘴中说出来听着这么别扭呢!可见你是口服心不服,敷衍人的。”

  闻言,贾琦双手一摊,无奈道:“要不我将心掏出来给你看看!”

  话音刚落,湘云顿时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跟着迎春、探春等人也是大笑不已。

  “你!!”

  黛玉俏脸一红,嗔道:“谁要看你的心!”

  探春开口为黛玉解围说道:“二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和林姐姐说话呢,还要把自己的心给林姐姐看,也太.....”

  只是还未说完,自己就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黛玉羞怒道:“二丫头你要死了,瞎嚼什么舌根,你再胡说我就告诉老太太去!”

  说完,又用眼神凶狠的瞪了贾琦一眼。

  “额,这个邢姑娘人呢,怎么没见着?”

  贾琦岔开话说道。

  “她昨儿回她母亲那里,今日没过来。”

  一直吃瓜的宝玉连忙说道。

  贾琦惊诧的看着宝玉,心道,卧槽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