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穿越小说 > 红楼贾府 > 第三章朝堂争议
  隆治二年三月初五。

  这天,京师的上空一如往日般天朗气清。

  圆圆的太阳挂在头顶,使人心中愉悦,集市上热闹非凡,百姓们纷纷走出家门。远近小贩沿街叫卖的吆喝声不绝于耳,各色小摊遍布着琳琅满目的货品,好一派盛世之景。

  自辽东而归的信使手持一份捷报,掠过神京的大街小巷,神武门前,信使跃下马来,手持一卷信筒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前,高声呼告道:“大捷。。。辽东大捷。。。”

  皇帝最近和朝臣也是满脑子官司,先后接到辽东军报和礼部右侍郎李清的加急文书,朝堂瞬间炸了锅,以勋贵为首的军方和文官集团吵得不可开交,虽说祖制,军方不得政,但是文官集团集体上书弹劾,要求皇帝下旨将杨志削职夺爵,押入京中交三法司审理,擅起边衅的贾琦处以极刑,传首九边。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此举招来了军方的强烈反弹,要求皇帝将擅闯白虎节堂的李清就地斩首,以正军法,而且对于守边有功的将士给与叙功封赏。

  这一天和以前一样,隆治帝准时来到了乾清宫,内阁和各位大臣便已经到了,就连报病修养的辅国公秦威也罕见的参加了朝会。

  隆治帝看着下面的大臣问道:“怎么样了?你们商量出个结果了没有?这都两三天了,总得有个章程吧。”

  内阁首辅文渊阁大学士李潞出班回道:“启禀陛下,宁远总兵杨志不顾朝廷命令,为了功赏,便不恤民力,擅起边衅,置朝廷边疆安宁不顾、将辽东数十万百姓拖入战火之中,常此以往,辽东恐将再无宁日。”

  李潞作为资历最老的大学士,一直算是文官集团的头号人物。所以有些话都必须他来说。

  李潞再次对皇帝解释道:“陛下,经内阁与各部商议,一致决定夺杨志总兵之职,押解回京交由刑部审理。”

  皇帝听了他的话,倒是觉得有几分道理。

  而旁边的京营参将一等子谢琼听了李潞这话,马上出班反驳,“启禀陛下,李阁老这话完全是颠倒黑白。定远侯的军报上说的明明白白,女真人时常越界掠杀,辽东边民苦不堪言,此次更是屠灭我军哨所,此等狼子野心蛮夷之族,如若朝廷不予严惩,一味地宽容只能助长其野心,相反处置守边有功的将士,将极大的打击边军士气,军中一旦失了士气,直接影响的是边军的战力,恐因此军中不稳,所以此例不能开!”

  隆治帝听他这么说,也沉着脸问道:“那依你该怎么办?”

  谢琼胸有成竹的对奏道:“陛下,此次宁远卫戍边守土有功,朝廷应当重赏有功将士,另,令宁远卫北击女真,亡其种族,一劳永逸的解决边患!”

  隆治帝听了他的一番话,整个人都感觉了不好,其实按照隆治帝的想法是借此事将宁远卫的五万精锐边军掌握手中,可是朝中派系林立,都打着自己的算盘,心里琢磨一番,看向了一直没有开口的辅国公秦威,说道“老国公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随着隆治帝的声音,满朝文武将目光投向了一直站在武勋首位,身着斗牛公服的辅国公秦威。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秦威睁着一双浑浊老眼,扫视了殿中众臣,说道:“陛下,大汉祖制,军方不得干政,但是此次事出有因,不能因为一些人的私心就寒了前线戍边将士们的报国热心,边军戍边安民,此乃职责所在,既然女真人胆敢越界攻击我军哨所,那就该打回去,而且要打疼他们,决不能示弱妥协,一旦开了此口,边疆各族必将纷纷效仿,长此以往边军将士军心士气必将受挫,此消彼长之下,边疆必将不稳,还望陛下慎重考虑。”

  正当殿中文武吵得不可开交之时,一名侍卫快步走进殿中。

  只见那名大内侍卫快步来到殿中单膝跪倒,双手将一密匣高举过头大声道:“报,这是辽东派信使送来的加急军报,请皇上过目。”

  总管太监戴权接过匣子,查验后撕掉封条,取出里面加急军报呈到隆治帝手里。

  隆治帝接过军报,展开一看,嘴角肌肉不禁扯动,继而将军报合上。面色阴郁,脑海中急速思索着。

  满朝文武见隆治帝面色阴沉,皆不敢言,一时满堂寂静。

  半晌,隆治帝让戴权将军报内容读给满朝文武。听完军报,殿中文武表情不一,有诧异、不解还有震惊。

  “陛下,定远侯杨志未经上报,私自出兵,擅起边衅,臣请陛下,下旨,命人将杨志押解回京接受处罚!”兵部尚书孔方岩出列说道。

  “陛下,臣弹劾杨志不尊国法。。。。”

  “陛下,臣弹劾。。。。”

  一时间御史台、礼部、刑部、大理寺纷纷有人出列弹劾定远侯杨志。

  “众位爱卿,可还有其他看法?”殿中全是弹劾之声,隆治帝见勋贵军方无人出声,便问道。

  “陛下,辽东位于边关前线,情况特殊,定远侯作为边关大将,在朝廷边关受到威胁之时,出兵讨伐,此乃职责所在,望陛下明察。”

  “镇国公莫非忘记了,太康十七年内阁与兵部就已经传令各边镇总兵,万人以上规模的战争,主将必须提前上报朝廷告知。”

  孔方岩见牛继宗为杨志开脱,立即反驳说道。

  “孔大人需知,辽东距京城几百里,战机稍纵即逝,前线主将不可能随时上报朝廷,再说了定远侯以武侯之位统领宁远卫,是有便宜之权的,孔大人一介文人,不了解其中曲折,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虽然听出牛继宗在讽刺自己,不过也想起高祖皇帝领兵征战之时曾定下军制,武侯统兵在外,可行便宜之权。

  殿中众文武吵得不可开交,秦威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或许,也闭上了耳朵……

  隆治帝面色阴沉的看着殿中文武大臣,细眸中眸光闪动,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启禀陛下,微臣认为宁远卫千户贾琦不尊朝廷法令,擅杀女真首领之子,有损朝廷威名,臣请皇上将其下狱治罪!”大殿上,户部右侍郎卫纪突然出列,对上方的皇帝道。

  他突然站出来,让很多人意外。毕竟,以卫纪在朝堂的资历,出来弹劾贾琦,怎么都会给人一种失了身份的感觉。

  而反应过来的开国勋贵一脉则不满的望向宗室队伍中的忠顺王,户部是忠顺王刘康的地盘,卫纪当然也是忠顺王一派的人,贾家和忠顺王的恩怨在朝中也不是什么秘密,之所以弹劾贾琦,只不过是为了恶心贾家,给贾家添堵而已。

  京营、五城兵马司和驻守龙首宫的羽林卫军,是唯禁军之外的三支可成建制入神京甚至驻守皇城的军队。

  羽林卫军掌握在太上皇手中,五城兵马司的人马则听命于兵部那一边,而京营,则在贾家的势力范围内。

  京营节度使王子腾则是贾家安排的人手,京营节度使一职虽然只是正四品,位不算太高,但权力绝对不容小觑,而王子腾又是隆治帝的人。

  隆治帝看着突然出列的卫纪,面色阴沉,目光狠厉,厌恶之色毫不掩饰。。。

  “启禀陛下,臣以为,无论如何贾琦都是立了功的,俗话说有功必赏有错必惩,既然立了功那就当赏,正好年前内阁与兵部曾就重新编练十二团营一事专门讨论过,不如就将贾琦调回京城担任一营指挥使,从五品升到正五品也不算委屈了他。”

  从早朝开始就未发一言的武英殿大学士杨涟却站了出来说道,边上一直假寐的辅国公秦威用余光瞥了其一眼,上方的隆治帝听完后低头沉思。。。

  就在此时乾清宫的大门被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在刺目的阳光中走了进来,看到此人进来,隆治帝的眼中闪过莫名的神色。。。

  “呵呵,倒是热闹!老奴夏守忠,见过陛下……”

  一头银发的夏守忠,身着大红蟒袍,只躬身一礼后,看向众臣,“太上皇旨意:定远侯杨志,戍边有功,忠勇报国,晋两江总兵,提督江南大营,贾琦晋兵部职方司郎中,领五城兵马司东城指挥使;

  钦此!

  对了,还有,忠顺王爷,太上皇还让老奴转告王爷,贾家的事您不要插手。”

  忠顺王闻言,面色一阵阴晴不定,却也只能躬身受教。

  兵部职方司,全称是职方清吏司,是兵部四司之一,正五品,掌理各省之舆图、武职官之叙功、核过、赏罚、抚恤及军旅之检阅、考验等事。

  至于五城兵马司东城指挥……

  五城兵马司的兵马指挥职位不高,只有正六品,但是兵马司是京城内三大驻军之一,也是唯一可以在城中自由行走的兵马。

  五城兵马司负责的事极杂,负责巡捕盗贼,负责……梳理街道沟渠清洁。

  负责监押囚徒,负责火禁,还负责监市,也就是市吏城管……

  手下正经兵马发铜制腰牌的,只五百人。

  但每人手下又都会有三五人,甚至十多人的帮闲,所以加上帮闲就有二三千人。

  看着离去的夏守忠,朝中诸人若有所思,文臣想到的是太上皇的旨意仅仅只是针对贾家还是其背后的开国勋贵一脉,要知道自从七年前那件事之后,开国一脉至今没有缓过劲来,朝堂中的话语权越来越弱,特别是贾家,都没有资格参加朝会了,许多上层的消息都得不到,这对于勋贵之家而言是致命的,兵部职方司,位低权重,掌理全国兵马的叙功核过,掌握着武职官员的晋升之途。如此,开国一脉就又把手伸到了兵部当中,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更是不允许的!

  开国勋贵一脉对此却是非常高兴,虽说贾家衰败了,但贾琦怎么说都是自己人,而辅国公秦威对此也没有表态。

  而上首的隆治帝却陷入了兴奋之中,盖因为太上皇的旨意中没有提及宁远总兵的人选,这说明了太上皇默许自己安插亲信掌此部兵马。

  “咳。。。好了,就这么办吧,至于宁远总兵的人选,诸卿可有合适人选。。。”隆治帝打断了众人的思绪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