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穿越犬夜叉 > 第84章 第 84 章
  随着一声巨响,浓郁香醇的酒香扑鼻而来。

  酒液四溅。

  山顶之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自酒瓮中跌出一个全身光溜溜的美女。

  我呆站在远处,看着那个突然自酒瓮中出现的女人。

  此时一直与奈落斗在一起的犬夜叉惊呼一声扑了上去。他叫道:

  “桔梗!!”

  天地在这一刻静了下来。

  -----

  这座酒山上有不少靠着酒山的名声来生活村庄。他们不知是自动自发的,还是真的有这样的风俗流传下来,每逢一月的初十和初十一这两天可以上山顶的一个岩洞中取泉水下山酿酒,而其他的日子上山则会被诅咒。

  在各个村庄内停留的各大名城主派出的队伍全都在等着这一个月的初十来临,好上山再去碰碰运气。我们也不例外,待到初十这一天,天还未亮,村庄内就热闹起来了。

  村人们担着水桶穿着新衣排成纵队向山顶行去。而那些前来寻找酒仙的队伍们却在村人的带领下由另一条更为景色优美的山路上山。乘着两人抬的小轿,一路欣赏着美景,向山顶进发中。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路途之中,村人透露,其实有不少被派来的贵族都偷偷留在此地,而每个月将新鲜的泉水珍而重之的送回城,再巧舌如簧的向城主或大名讨更多的时间在这里逍遥。

  “大泉家的已经在这里有三五年了。”村人举了一个在村子里留的最长时间的贵族。言下之意中颇有我们也大可以留在这里享福的意思。想想看,有城主源源不绝送来的钱物,也可以偷偷溜到临镇去玩乐,更可以在这村庄之中养下外室美妇,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一路听着八卦,很快就到了山顶。这里建了一个很漂亮的红色鸟居,里面就是摆着贡物的山洞。乍一看十分的不起眼,不像有什么宝物的样子。

  村人们排的队正在山洞前按次序接水。而其他队伍则勾着头向山洞中张望。

  莫非这山洞不许人进?

  村人在一旁解释说这山洞如果有人进了就会降下灾祸来,所以从来没有人敢进去。

  白童子在一旁冷笑。然后我亲眼看着他跑去向那两个追求者说了什么,那两个追求者就在一脸的挣扎之中偷偷向山洞潜去。

  等白童子回来,他很痛快的问我和神无:“一会儿要不要喝用金碗盛回的泉水呢?”

  于是我们就知道那两个追求者被陷害去干什么了。

  在那两人偷跑进山洞之后,不一会儿,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洞中暴出一声惨叫,然后紧接着是一连串的惨叫!叫得人毛骨悚然。

  村人的反应最直接,纷纷将手中的木桶和扁担一扔掉头就跑,比飞还快,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那些四体不勤的贵族们稍稍慢了一步,提着他们那肥大的裤角,扶着高高耸立的帽子,连滚带爬向山下跑去!

  等那两个男人从洞中逃出,这山顶上已经只剩下我们几个了。

  那两个男人跑出来以后,较为纤弱的那一个一眼看见戴着面纱竹帽的神无仍是站在原地,立刻跑来一把将她抱住,急切的说:“公主是在等我吗?这份真情小人真是焚身难报!!小人日后要是不娶公主为妻,一生疼爱公主,小人必下地狱,永世难安!”

  而另一个早跑得没有影子了。

  这一个还在抱着神无扮的假公主抒情,要是真有危险,只怕他早就跟他的公主一起上西天了。

  他嘴里不停的发毒誓,虽然真情一直在流露,可是这手却是越抓越紧,两人越靠越近。眼看着这位的下一步就是要将神无拥进怀中了。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白童子在一旁捏紧了拳头。可是他仍然是克制之中。奈落在这里的目的还没有达成呢,不好现在拆他的台。因为我们这几人的扮像可都还是侍从侍女呢。哪里有侍从侍女上前阻止主人与贵族的亲密之事的呢?

  神无也非常明白,于是她虽然也不是很高兴,可是比起白童子她的反感要小的多。演戏而已,她觉得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相反,对她来说这简直小菜一碟。她还是有些兴趣的。

  于是神无柔若无骨,将倒未倒,软在那名男子的掌中,娇声软语的说道:“殿下……奴受不起殿下如此的深情,只怕是会折寿的……”

  我马上发觉这孩子玩上瘾了。

  只听对话如下。

  男子更加激动:“公主!能得公主青眼,小人、小人愿意立刻死在这里!也没有遗憾了!”

  神无泪眼颤抖道:“殿下……能得殿下如此深情……奴今生已经没有任何奢求了……愿来生变成殿下脚边的一颗小草,报答殿下的真情……”

  男子张开双手准备扑抱之:“公主!”

  神无低头一脸娇羞:“殿下……”

  奸情正要在眼前发生,白童子冷着脸在两人中间一挡,冷冰冰的说:“公主,殿下,那里好像有人来了。”他指向空无一人安静的山洞口。

  我扼腕不已。这借口也太差了,那里哪里有什么人会来呢?

  男子愣呆呆的看向山洞,然后再把视线转回被白童子挡在身后的神无身上,最后在美色的感召下伸出一手越过白童子去拉神无的衣袖。

  “奈落在何处!!”如晴天响雷,一个红色的身影带着满身的灰尘石子从山洞中冲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山洞坍塌的巨大响声。

  男子一屁股被吓坐在地,瑟瑟发抖。

  神无入戏之深,连忙奔过去跪在他身旁急切的问:“殿下可是受了伤?快起来吧。”

  白童子刚发现神无从他的身后跑出奔到男人身旁去嘘寒问暖,恼得一把将她提起塞到我手中扔下一句:“快带公主离开这一危险之地!”然后转身对上正四处找人打架的犬夜叉。

  我正在愣,神无坚定的对着空气喊着:“没有殿下!奴哪里也不去!奴只会跟殿下在一起!”真情十分感人,那个坐在地上的男人就热泪盈眶了。

  白童子凶恶的看向那个坐在地上的男人。

  男人的神经十分粗,居然伸出一手示意白童子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白童子将他拉起来也甩到我身上,我托着两个人向后转移。

  逃离第一战场的时候,那个男人还揉着手腕对着神无微笑着说:“你的侍从好大的力气。他是个武士吗?”浑然不知自己差一点就送了命。

  神无在面纱底下送给他一道甜笑。

  ---

  不知不觉跑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地方,按说我们是按着上山的路线向下跑的,却不知跑到哪里来了。

  在一处竹亭中我们坐了下来。亭中央是一眼泉,看起来清澈通透。

  我忍不住靠过去捧起来饮了几口,甘甜的很。

  那男人见我不顾主人跑去饮水,有些不喜,故意喝斥我道:“哪里来的刁奴?竟然如此没有规矩!”

  我偏头呆滞回头望向他,说:“你是谁?我是谁?”

  男人一下子大惊失色!拉住神无就要跑!惊叫:“公主快与我离开此地!这里必有妖怪作祟啊!”

  他倒也不算说错,只可惜这里只有他一个算人,其余两个都是妖怪。

  神无一下子软倒在地气喘吁吁的说:“奴……奴要晕了,奴的药放在轿中了!求殿下为奴取药来救命!”

  男子连声应道转身就向来时的路跑去。

  见他走远了,神无一把将竹帽和头纱都揭开,热得脸都是红的。她扑到水泉边将我一把推开就着泉水大口的喝。

  “快渴死我了!”她喝完松了一口气说,看看那男人离开的方向说:“他不会真回去了吧?”

  大约是真回去了。

  我扶关神无起来,坐到亭中的石凳上边休息边等白童子过来,想他和犬夜叉应该不会打得太久。

  神无想起来问我:“犬夜叉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她话没说完。我点点头。之前我与桔梗讲的条件还没有告诉她,其实对于这个条件我到底能不能完成我还不知道。不过世事无绝对,桔梗对现在的奈落来说应该早就没有威胁性了。麻烦的是她的固执。

  我一向喜欢个个瓦解,而不是一口气拍死。拍不死就成仇人了,还是温水煮青蛙好些。

  既然现在犬夜叉出现,最少最少,这个局已经完成了一半了。

  我倒是松了一口气。

  ----

  “你们是哪个村子的人啊?”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我们背后响起,吓了我们一跳。

  转身看,是一个快风干的老头子,他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向我和神无,慢悠悠的说:“不知道这里不能来吗?你们太年轻了,怎么可以不听村中长辈的话呢?小心我不让你们村子今年取泉水哦。”

  这个老头子绝对是个妖怪,可是他身上的气息却十分淡,应该是草木一类的妖怪,而且他好像并没有多少自觉的样子,妖气的散发根本没有控制。

  是个自然成妖,而自己却不知道的吗?

  我上前对他说道:“老人家真是对不起。你可以处罚我们,但请千万不要告诉我们的村子啊。我们只是太淘气了。”

  老头子看了我们一眼,干哑的笑了,说:“如果不想你的村子受罚,就给我干活吧。干十年。”

  我和神无对视一眼,一起对他点头说:“是的。我们答应您。”

  这下倒把这个老头吓了一跳,微微睁开他皱在一起的眼皮看了我们一眼。

  ----

  “刷这些酒瓮吧。”老头子把我们带回他住的地方指着摆满这一地的大大小小的酒瓮说。

  我和神无卷起袖子开始努气的刷酒瓮。

  老头坐在我们身后慢慢的说:“其实……只要把这些刷完,你们今晚就可以回家了。我是不会让你们在这里留十年的。”

  他停一停,好像在辩白似的自言自语:“我可不是坏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