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穿越犬夜叉 > 第79章 第 79 章
  赏花

  ----

  听闻近日平安京的樱花盛开,最为出名的当数右大臣之女樱姬君院中那一棵,据传百年不曾开花,却在樱姬君十六岁生辰这天绽放,灼灼其花,甚为耀眼。吸引了太子前往观赏,并与樱姬君一见而钟情。

  我慢悠悠的自言自语:“听说下一个月就要迎娶樱姬君了。大家都传说那樱姬君是樱花托生的。美艳无双,惹人怜爱。”

  奈落貌似正专注于手中的书简,接话道:“只怕那右大臣的官职更值钱一些。”

  白童子捧着一副书简做无耳状,目不斜视。

  我看着不肯抬头看我一眼的奈落,直言道:“我要去看樱花。还要去看那个樱姬君,是否真的美不胜收。”

  奈落淡笑抬头:“这世上美不胜收的人只有在我眼中的你。”

  我还来不及笑一下,就见他转头对白童子说:“去准备一下。你陪着去。”

  白童子把头低得谁的眼神也看不见,恭敬答道:“是。”

  我僵着笑,说:“对,备着一起去。”

  任凭我把牙咬得再响,奈落仍然不动如山。

  -----

  “那你还去不去啊?”神无抱着一盘丸子吃个不停。

  我气哼哼的还不忘带着满不在乎的微笑咬牙道:“去!为什么不去!我还没有去过平安京呢!”

  我一定要努力的看樱花!

  神无的嘴巴塞得满满的,一时无法开口对我的行为进行点评。不过她漠然的双眼已经表达了她的态度。

  我怒瞪她,良久憋出一句:“你吃的是不是有点少?”

  她咽下口中满满的丸子,坦然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语毕,再拿起一枝开吃。

  我被她噎得一口气险些上不来。

  -----

  最猛胜传来神乐的消息,她的尖叫在最猛胜的力量下得到很好的传达。

  “平安京赏樱?!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也要去也要去!!”

  不过她来不了。钢牙在短短三个月内让她又怀上了,根据妖狼族巫师的断言,这一次她怀了五个。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能无言。

  当白童子跟在我的身后一同坐到妖怪背上的时候,我看到神无趴在窗边向这里望。

  我奇怪的自语:“她在干什么?”明明让她来,她又不肯。

  白童子却一直看着神无。

  我的眼睛两边一瞟,决定暂不发言。

  直到妖怪腾空而起,带着我们离开城,我也没有在窗口看到奈落的身影。

  我就奇了怪了,难道平安京中竟然没有他可以觊觎的东西吗?

  哼。

  -----

  平安京比我想像的要小些,但令人意外的是从天空中俯瞰下去,街道秩序井然,道路好像是比着尺子画出来的一样,整个京城看起来倒像个缩小版的玩具。

  我不小心说出了这样的话,白童子冷笑着接话:“如果你愿意,明天它就会属于你。”

  我顿时没了声音。良久,我冒出一句:“我要它干什么?”

  白童子哧笑,似乎在嘲笑我没有胆量。

  我倒是不敢在这件事上跟他反驳。当奈落把力量与强大放进我的手中的时候,我所做的只是为自己找来更漂亮的衣料,更美味的食材,更好的厨师,更舒适的生活。

  而白童子与白夜早就一人抢了一座城。至于犬夜叉一行人,在现在的奈落的面前无疑螳臂当车,不值一提。

  奈落许给人类的城主长生与力量,无数城主拜倒在他脚下为他驱使。对付代表除妖师的珊瑚与弥勒,甚至就连桔梗所守护的村庄都只能望其项背。比起握有权势的大名,这几人根本不值一提。

  而犬夜叉已经失踪很久了。从零星传回的消息看来,他极有可能是回到了西国。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

  所以,无数人曾预言过的妖怪大肆屠杀人类的事并没有发生,在人类城主的倒戈之下,奈落很快拥有了可与天皇相媲美的地位。

  而他,仍在不断的鲸吞蚕食。

  想起现在的奈落一定是坐在城中捧着一副副书简像个人类那样管理他的城邦,比起不停的追求强大与虚妄的过去的他,现在的变化当然是我乐见的。

  唯一不满的是,他现在的时间越来越少。

  妖怪并不意味着他从此不会老不会死吧,我想起这件事又开始暗暗生怒。矫情的说,我希望他注意身体,注意休息。直率的说,我不认为他得到这么多的权势就是为了在未来一天把自己累死。

  总之我不赞成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到处理那些人类的城上面去。我已经不想在睡前还没有看到他,在醒来他已经离开这样的事再发生了。

  他是个黑暗BOSS!只需要耍阴谋就好!

  “花。”白童子从我的背后戳我。

  “干什么!”我不满被人打扰,回头看到白童子一脸淡定的指着我的前面,重复道:“花。”

  我这才后知后觉。漫天的花雨洒下,面前是一株足有百年树龄的樱花树。树冠足有一间宫殿那样巨大,覆盖了整个庭院。

  我摊开手接住不停落下的花瓣,发现居然有两种颜色的花,有的粉红,有的却是白色。

  白童子见我绕着樱花树转来转去,冷漠的问:“喜欢的话就带回去。”

  而我居然认真考虑,这么大一棵带回去一定很漂亮,可以种在庭院中。

  我摸着下巴在树下转来转去,抬头却看到白童子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回想起他从刚才开始的态度,我疑心的问:“你急着回去?”

  他白了我一眼,转身不理我。可是那脚仍在不停的变换位置。表示他仍是有些着急的。

  既然他不肯说,我也不问。有时奈落仍会做一些事是不该让我知道的。

  我把白童子的异状扔到脑后,专心赏樱。

  ----

  奈落把最后一筒书简交给白夜,站起身准备离开。

  白夜跟在他身后,欲言又止。

  几个妖怪扮成的侍女过来为奈落更衣。

  白夜跪在下首,虽然一句话不说,可是就是不离开。

  奈落换完衣服,询问的看向白夜,。

  白夜的内心好像正在激烈的挣扎,最后他低下头对奈落说:“祝大人与……枫殿下游玩尽兴。”

  奈落略略一顿就离开了。而白夜在他离开以后终于放松下来,长舒一口气。

  刚才的表态,他将会永远甘心跪在林枫的身后,再也不会心生不敬。

  而他也知道,他刚刚捡回一条命。否则奈落有朝一日一定会除掉他。

  ----

  名流雅士们的谈诗品铭也是可以很下流的。

  白童子不知道使了什么障眼法使我与他平安混进了一个赏樱的集会,与会者统统都是在平安京中有名的年轻贵族男子。

  现在不过酒过三巡而已,一个个面酣耳热行为放荡,为陪他们饮酒的侍女拍手击鼓,提着长长的衣服下摆步伐蹒跚的跟着侍女后面玩捉迷藏。

  而且席上的所有男人都在脸上涂上厚厚的白粉,两边脸蛋上各一个红色的圆形腮红,眉毛是剔过重新描的,又短又粗。帽子上簪着时令的鲜花。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还有,我希望那嘴上涂的不是口红。被吃掉大半后混着油污看起来很……喜感。

  而另一边坐着的全是顶着锃光发亮的月代头的武士大人们。一眼望去直晃眼睛。比起柔声细语的世家贵族,武士大人们这边的气氛则是杀气腾腾的。

  我想原因在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没有侍女陪他们饮酒吧。于是一个个眼神凶恶直放绿光。,端起杯子灌酒时牙咬得咯咯响,好像在啃杯子。

  我不喜欢这一切,拉着白童子想离开,可是白童子正跟那边的一个武士用眼神较劲,忽略了我的要求。

  一会,两人很有默契的起身,走到庭院之中。那武士拔刀,白童子背着双手站在他面前一脸的不屑。

  武士

  沉默了一会儿,举刀向相。

  这时整个大殿都安静下来了,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两人。

  我虽然不担心白童子,可是对眼前这一幕觉得非常无聊。他们到底在打什么?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正打算出声阻止,一只手从我的背后搂上来,唬得我抓起身旁的酒瓶就想砸到身后那人的脑袋上,却被一只苍白冰冷的手按住正待行凶的那只手。

  我被吓到的心还没有归位,然后就知道是他来了。然后我怒了。

  这个怒很没有道理,完全是仗着他可以容忍。

  我冷哼着转开头。这时发现因为他的打扮已经引起殿中诸人的注意了。毕竟满殿之中,不扎发束冠,也不剔月代头的只有他。可是从服色上看却是一位贵族。

  而处在他怀中的我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比起满脸涂着浓白的粉,连脖子上都是的侍女们,我的清汤挂面显得特别的怪异,更别提我的和服是普通人家的款式,连个十二单都没穿。

  就见有几个男人已经自持身份开始皱眉,也有人已经对身后的侍从使眼色,看起来是要驱逐我们两个不合时宜的人了。

  我本以为奈落会在眨眼之间取这群人的性命,可是他只是揽着我向庭院走去。见我们离开,这群人倒是没有再为难的意思,自顾自开始喝酒玩闹,大约是不屑与我等平民一般见识。

  奈落今天出奇的好脾气,一点也不恼,仿佛那群平常在他眼中不比灰尘高贵的贵族们并没有鄙视他。他揽着我走向那棵巨大的樱树。

  于夜色之中,在灯火的辉映下,这棵巨大的樱树比白天看时多了一份鬼气,似乎有诡异的气氛笼罩在它周围。

  奈落带着难得的欣赏的眼光看着这棵樱树,伸手抚上树干,一股气流向我们冲来,如清风吹过。

  我惊讶的看向这棵树。

  奈落对我说:“喜欢是吗?既然这样,不如带回去放在你的宫殿外面,让你日日夜夜一睁眼就看得见它。”

  我已经愣了。到底是这树真的有灵,还是奈落给了它有知的力量?

  在奈落的引导下我伸出一手摸在树干上,温暖的气流涌遍我的全身。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在我还在假桔梗的身体里的时候,我可以与树木花草交流,它们会给我力量。只要看到深浓的绿色我就会充满活力。

  我忍不住趴到它的树干上,闭上眼睛慢慢感受。

  奈落从背后拥住我,把我压在树干之上,他热烫的呼吸扑到我的后脖颈子上,激起一层的刺痒的鸡皮疙瘩。

  被他死死压在树干之上,连回头也无法办到。我的脸热烫起来。再怎么样也不能像上次似的在外面。那好歹还是在半天之上,可是这里最少也有百十个人吧。

  可是我越恼他好似越有兴致,渐渐越压越紧,一腿已然插进我的双腿之间开始向上抬撞。

  “啊……”一声惊呼从向面传来,娇嫩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我惊讶回头,而奈落仍然将我拢在怀中,他连头也没有回一下。在他的怀抱中艰难转身,他倒是不再做怪,而且也纵容我对意外来客的好奇。

  我从他的怀中探出头去,眼前是一个如玉雕般剔透的美人,只怕不过十四五岁大小。可是在月光的照耀下,好像会随时化在月光之中的美好和不真实。

  美人泫然欲涕,呆呆望着将我抱住不回头看她一眼的奈落,颤抖着声音唤他:“华樱君……”

  我反射的看向奈落,他这才回头看向美人,在他把脸转过来的时候,美人惊讶的羞红了脸,低下头轻声说:“樱姬认错了人,这位大人千万莫要责怪。”

  原来她就是那个将要嫁给太子的樱姬君,的确美的出尘脱凡。

  她娇滴滴的声音好像溪水般清澈,我忍不住嫉妒了。手上抓住奈落的衣袖开始用力。

  奈落没有回答她,目视前方连一眼也没有施舍给她。他的手却抱着我的肩把我往怀里带。

  我心满意足的投入他的怀中。

  樱姬君被奈落不善的回应吓到了,顿时眼眶含泪,可是却不肯离开,良久后嗫嚅着说:“愿为大人奉薄茶一杯,望乞移驾。”

  她的姿态摆得可真低,礼数也是绝对够的。不过未嫁的女儿奉茶给一位陌生男子是不是不太好?

  我纠结着这完全不熟的礼节问题。一方面觉得她礼数周全无可挑剔,一方面又觉得似有不妥。

  可是不等奈落回答,白童子走来。他白色的童子服上沾满鲜血,赤足走在黑色的土地上,脚上的血沾湿了地面。

  他简直像地狱而来的杀戮童子。

  他仿佛没有看到眼前的那么大个美人,站在奈落身后一步远的地方说道:“都杀光了。”

  我后知后觉!听他这样讲马上伸头向他的身后看去,却被奈落一把按在怀中。

  只有樱花的清香之中渐渐浓重的血腥告诉了我前面的大殿中发生了什么。

  原来奈落不是不杀,只是不用他来杀。

  奈落仿佛在对我解释,又仿佛在自言自语一样说:“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回。”

  白童子在他身后狰狞的冷笑,甩了甩手上的血。

  有几滴溅上了呆立在我们身旁的樱姬君的脸上。像是把她惊醒了一样,她凄厉的惨叫起来。

  声遏云天。

  奈落对她视而不见,示意白童子看向那棵巨大的樱树,他带着我腾空而起,驾云而去。

  从高空向下看,那个一身狼狈不复美丽的樱姬君跌坐在地,一身脏污,不停的尖叫。

  -----

  “我与她在庭院中相识……她喜爱捡拾樱花瓣制作樱花饼。”

  一个清高淡然,如嫡仙一般的身影立在我的房间中。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坐在我身后的奈落端着酒杯慢慢饮着。

  从我的房间的窗口看出去,外面是一棵巨大的樱花树正在盛放。

  那一头银亮的长发,纤瘦忧郁的男子继续说着他与樱姬君的私情。一人一妖偶然相识,互定私情,相伴经年。可是女孩渐渐长大,有人来提亲,他们痛苦的厮守在一起。

  “她要我在太子来的时候降下花雨……”樱花树妖凄凉的笑着。女孩变了心,要求他帮忙追求位高权重的太子。骗他说只是为了帮父亲求情。他相信她,相助于她。太子如她所料对她一见钟情,而此时她告诉樱花树妖君命难违。

  “她说她会将我搬到宫中,仍旧日日与她相伴……”

  樱花树妖痛苦的缩成一小团,好像他的力量都随着伤心消失了一样。

  本来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变心的故事,由一位美人讲来,却加了十倍的精彩。

  我听完之后很是同情他。安慰了他两句。什么时间一长他就会忘记的。

  那个樱花树妖却像是全部的生命都随着这段恋情消失了一样,他呆呆木木的念着一句:“你如花一般的芬芳……”

  你如花一般的芬芳……最后却离开我,宁愿投入泥土的怀抱……

  看着樱花树妖在我面前消失,我怅然若失。

  奈落从身后抱住我,在我耳边说:“你如花一般芬芳……”

  满心的悲情顿时被冲散,我难忍笑意的转身扑到他怀里。

  一枕香软,满床妖艳。

  ----

  奈落在黑夜之中看向窗外盛放的樱花树,顺风而来的是阵阵幽香。

  一个消遣的故事,一出精彩的能剧。

  如果由真人真事来扮演,总会有趣的多。

  想起这几日无聊的林枫,奈落望着樱树的目光多了一分满意。

  倒也不枉他特地将它带回来了。

  -----

  平安京之中流传着新的谣言。

  原本要嫁给太子的樱姬君被妖怪吓疯了。

  在一个深夜之中,右大臣家参加宴会的贵族们都死光了。非常可怕凄惨啊。

  而樱姬君一直说是一棵樱花树变成的妖怪杀了这些人。

  更古怪的是,原本就在庭院中的樱花树当夜就消失了。地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坑。

  真可怕、真古怪啊。

  嘘,不可以说出去。

  听说死掉的贵族太多,朝廷中现在都找不到人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