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穿越犬夜叉 > 第74章 第 74 章
  幽暗的深夜里,杀生丸站在疾风吹拂的草原之上。

  寒风凛冽。

  白童子浮在空中,隐在云雾之中看不清身影。

  他简单的对杀生丸形容了林枫现在的状况和奈落现在藏身之地的位置。然后说道:“那个女人对你有恩吧?她留在奈落的身边只会是死路一条。你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是打算袖手旁观吗?”

  杀生丸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白童子多少有些心急。他是偷跑出来的。趁着奈落守在林枫身旁的时候。

  他曾经考虑过很多的对象。包括半妖犬夜叉和妖狼族的钢牙。他们都对奈落有怨恨也跟林枫有关系。可是最后他选中了杀生丸。

  妖狼族的钢牙,白童子认为在他的心中位居首位的应该是他的族人,或许现在还要加上一个神乐。可是林枫对他来说并不值得付出生命的代价来救。他或许会来,可是如果奈落的抵抗很强,想也知道奈落不可能把林枫拱手相让,那只妖狼最有可能做的就是干脆的放弃而不会坚持到底。

  半妖犬夜叉。他看起来就是一个热血的傻瓜。可是这个傻瓜也不像是会为林枫付出生命的样子。他会来救,也会跟奈落抗争到底,可是期待他到那时还记得救人就强人所难了。只怕他会打红了眼睛而把救人的事忘到脑后。

  白童子并不是想要一个半调子的救人。他希望来人可以将林枫带走,先离开奈落的视线和保护。然后,他会在奈落前去夺回林枫的时候找机会除掉林枫,除掉她体内的心脏。

  只属于奈落的心脏。

  白童子忍不住捂住胸口,他的胸腔里正在跳动着属于他自己的心脏。他一直渴望的,可以除掉奈落得到自由并取而代之的一天终于快要来临了。

  现在林枫身上的心脏只是奈落的心脏了。只要毁了它,奈落就会死掉。而他却不会有事。

  这是一个机会。他会在奈落与人打斗的时候悄悄潜入,杀了林枫。

  白童子的心底仍有一点对林枫的不忍,可是这样浅淡的感情很快就消失在他的野心之下。他费心送走神乐和神无,将林枫身旁的保护者一个一个除去,就是为了这一天。

  而现在,他来找杀生丸。

  老实说他根本没有发现杀生丸与林枫有关系的过去。可是无法否认的是他的确不止一次救过林枫。而且这只犬妖非常固执。只要是他认定的事,哪怕撞到南墙也不肯回头。而且他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败。这在白童子看来非常可笑。

  也让他觉得可以利用。

  白童子确定,只要他告诉杀生丸林枫现在的下落和处境,杀生丸就一定会来救她,而且也一定可以救得走。而奈落也一定会追上去。

  到那时………………

  白童子再看一眼仍是面无表情的杀生丸,得意的冷笑着扔下一句:“杀生丸,或者你可以告诉你那半妖兄弟让他来帮你的忙。毕竟现在奈落比以前强得多了。”

  这句明显是挑衅的话让杀生丸的表情起了变化,他看向白童子。

  锐光闪过。白童子以毫微之差险险躲过,尖声笑着闪入云中。

  轻风吹过,白童子已经离开了。

  杀生丸收回斗鬼神,转身离开。

  -----

  嘭的一声巨响!!白童子被奈落举起扔到山壁之上。原本宏大华美的宫殿已经不复存在,露出来原本布满嶙峋怪石的山道和谷地。

  无数的妖怪盘旋在云间山中,将这里衬得如修罗炼狱一般恐怖。飞鸟绝迹,走兽难觅。

  白童子被重重扔到山壁之上再落下,委顿在地半天无法动弹。他不敢呼痛,捂住嘴咽下一口血。艰难的再次站起来。

  奈落浮在他面前,面色狰狞如恶鬼。他咬着牙低声对白童子说,口中嘶嘶作响如蛇怪一般。

  “白童子……你居然敢背叛我……与那杀生丸勾结……”奈落这样说。

  白童子当然不肯承认,他抬起头目视奈落,说:“奈落,我是不可能背叛你的。更何况是与那犬妖勾结?你不肯怀疑她,就要把罪推到我身上来吗?”

  奈落眯起眼睛,审视着白童子。并非是他相信林枫,只不过林枫始终在他的眼前活动从未离开一步。而能够自由穿过结界的人现在这里除了他也只剩下白童子了。

  而白童子的态度在面对林枫的时候一直都非常模糊。他早就从最猛胜那里知道了白童子对林枫的敌意。

  奈落可以猜到白童子在想什么。

  白童子虽然是一个分身,不过他一直想着要奈他而代之。陷害林枫无非就是想除掉他而已。如果说之前白童子还会有所顾忌,那么在心脏已经得回以后,他应该早就有持无恐了。

  奈落看着站在他面前摇摇晃晃的白童子,露出冷笑来,他伸出一手摊在白童子的面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之后,说:“看,白童子。”

  白童子看着那摊在他面前苍白的手掌,只感到胸腔内猛然一阵冲击!!顿时头晕目眩!等到眼前的黑暗散去,他再看向摊在他面前的手掌,竟被吓得后退,一手捂胸。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那里已经没有丝毫的震动了。

  而摊在他面前的手掌上勃勃跳动充满生命力的心脏,正握在奈落的手中。

  奈落缓缓收紧手中的心脏,对着已经瘫倒在地面色凄惶的白童子露出冰冷的微笑,他说:“白童子,你真的认为……我会把心脏还给你们吗?”

  白童子已经无法呼吸,他捂着胸口坐倒在地,他分不清是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太震惊,还是奈落真的对他的心脏造成了伤害才会全身无力。

  他的眼睛无法离开现在握在奈落手中那不过拳头大小的心脏。

  他的自由曾经在他的手中。而现在他才发现,那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欢喜而已。

  为什么当初会那样相信奈落?为什么会认为他真的会那么轻易就把心脏还给他们?

  白童子不知道。或许是他太心急以至于忘记了他的对手是奈落。

  奈落把白童子的心脏握在中手缓缓握紧,然后看着白童子在地上翻腾不休痛苦不堪。他像在欣赏一副画。

  林枫当时要求他把心脏还给白童子,奈落马上猜出林枫是打着可以牵制他的主意。本来她只需要救出神无和神乐就可以了不是吗?

  神无与神乐对奈落来说,弃之可惜,收之无用。本来就只是他的实验之作。有用当然好,没有用牺牲了也一点都不可惜。所以他并不介意把那两人送给林枫做个人情。

  而白童子却比她两个强大的多。也是当初用来吸引旁人视线,隐藏心脏的一步棋。只是日后的发展不在奈落的预期之中。

  林枫像一个意外,出现在他的计划中。

  奈落只好先把白童子放到一旁。本来让他活下去也可以,只是他生出了不臣之心就不能放过了。

  奈落把玩着手中的心脏,对白童子凄厉的惨叫恍若未闻。

  日落西山。

  白童子早已如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奈落的脚下。

  奈落仿佛这时才刚刚满意。他摊开手掌,掌中一轻一空。

  白童子感觉到的空荡荡的胸腔内重新响起了熟悉的规律的震动。

  他不能克制自己,无力的手捂上胸口,保护着他无力保护的生命。

  奈落转身离开,把白童子如垃圾一样丢弃在这里。

  在救回林枫之前,白童子还有用。所以奈落不会现在杀掉他。

  可是就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本来已经应该人事不知的白童子却用他无力的声音对奈落说了一句话。

  “其实……你可以把林枫的心脏取出来……这样……最安全不是吗……”

  奈落停了下来。

  白童子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一句。

  可是奈落无法否认这一点。与其让心脏落到危险的境地之中,不如先取出来以保万全。林枫可以慢慢救不是吗?就是万一救不回来,只要灵魂还在,再造一个身体也不是难事。总好过让心脏与她一起死掉来的好,不是吗?

  奈落没有回答,他像是没有听到白童子的话。

  白童子看着奈落的身影自眼前消失,他紧紧捂住胸口,意识渐渐消失。

  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最后的一件事是一个与他相似的身影。

  冰冷又理智,总是站得远远的不靠近他的身影。

  如果这件事告诉了她,寻求了她的意见,或许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因为她比他更冷静,更沉着。

  可是白童子又想,幸好她不在这里。

  幸好,她没有遭遇到这一切。

  幸好,他什么都没有告诉她。

  幸好。

  ------

  第二天的时候,那个乌龟妖怪又来看我了。跟在他身后的是杀生丸。

  乌龟妖怪先从他开始学医说起,把他的家族的历史讲过一遍,把他的父亲的历史讲过一遍。因为他父亲就活了几千岁,所以真的称得上是历史。说了这么多,他终于讲出了今天来见我的正题。

  简单说就是杀生丸要求他治好我。不管他怎么解释我现在这种无法行走全身无力的状态是先天不良也没有用。杀生丸的意思是,他没说我不是先天不良,而是不管我良还是不良,都要求乌龟妖怪治好我就是了。

  这个治好,就是如常人一般。行走坐卧都可如常人一般。

  这时我发现乌龟妖怪的脸色灰败,可见他的心情不怎么好。

  他说他想了很久,决定为我做一次彻底的检查。于是他取出一只白玉般制成的巴掌大小的龟甲,那龟甲如小碗一般,精致非常。

  他一手持一只金色的看起来像是一片鱼鳍的刀靠近我示意我伸出手腕。边给我放血边说:“虽然杀生丸大人已经说你是一条人鱼,可是……我曾经见过人鱼。”他正色对我说,好像害怕我不相信他似的。

  他皱着眉一脸的不解,龟甲碗中的血渐渐快有小半碗了,颜色暗红,看来他的确有些本事,居然知道给我放静脉血。

  他端起碗凑近鼻子细细的闻,那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转身对坐在昨天的那个位置的杀生丸禀告:“杀生丸大人,小人可以用我家世代的名誉来担保。”他正色指着那碗中的血说道。

  “这位公主绝对不是人鱼。”

  说完他回头看我,一脸的终于捉到我的马脚的样子。

  我坦然回视他。

  他一下子气得涨红了脸。而杀生丸的话直接把他的脸又气得白了回来。

  杀生丸点头:“嗯。”

  然后再也没有别的表示了。那个乌龟妖怪的脸阵红阵白。他可能本来以为我骗了他家的大人,结果当场揭穿我以后,他家的大人居然完全不当成一回事。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吧……

  我看着他的脸色猜测。

  乌龟妖怪只好继续对那碗血进行试验。拿出很多的东西,什么宝珠啊药粉啊,一样一样验。

  期间我们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的看着他的动作。结果就看到他的额头上全是汗,动作看起来很紧张,手哆嗦,拿起一样东西,好像不对,再连忙放下换另一样,然后又像是忘记下一步要做什么似的发呆,再猛然想起。口中念念有辞。

  折腾了很长时间,午饭我都吃完了。他终于在我喝汤的时候说出了一个有些难以理解的结论。

  乌龟妖怪擦着满头的汗,似乎是如释重伏,似乎他又陷入更深的迷题之中。

  他对我们比着那碗中的我的血说:“这血,是活的。”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废话。我还在呢。

  我正要这样讲,可是马上又反应过来。其实其他的人都比我明白的更早,他们都已经看着那碗血,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乌龟妖怪接着形容他的发现:“这很古怪。当然人鱼本来就是一种特殊的妖怪。他们的血肉,甚至在烧成灰以后也能发挥效用。可是这碗中的血并不是这么回事。”

  他比着碗中的血说:“这碗里的血,仍然在流动着,就像仍然在人的身体里一样。”他把碗送到大家的面前。

  最后,我捧着碗看,那碗中的血在打着转,缓缓转动着。猛一看会以为是风吹的,或者是碗端的不稳,所以碗中的液体才会沿着碗沿打旋儿转。

  可是不是这样的。我对着碗中的血目瞪口呆。它正在固执的顺着一个方向转。

  乌龟妖怪取出一支长柄的木勺在碗中搅动。血会暂时顺着搅动的方向转。可是当木勺停下来的时候,它马上就会再顺着原本它坚持的方向转。

  乌龟妖怪擦着汗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

  我想这世上没有人见过。

  我已经吓傻了。

  乌龟妖怪看着我,好像他突然看透了我。他的眼光让我感觉不舒服。

  他说:“血流动的方向其实就是它本来在身体中流动的方向。似乎有什么力量一直在让它这样流动。”

  他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心悸。

  他小声说,似乎也并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好像是……为了使身体能如常人一样……”

  我的心猛的跳了起来。因为我已经听懂了他的意思。

  杀生丸却没有明白,于是他追问了。而乌龟妖怪非常干脆的说出了他的猜想,八九不离十。

  他对着杀生丸躬身正色道:“如小人所想。这位公主所使用的身体其实是生造出来的假体。这位公主应该只是一个灵魂,为了让她可以附身在上面,这具身体是特地造出来的。”

  我沉默了。转开头不再看面前的这些人。

  乌龟妖怪继续说道:“灵魂附体并不是可以附在任何东西上。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尸体都可以用。”因为杀生丸好像对这种较为专业的不是很明白。他一直在不解的皱眉,杀气很重。

  乌龟妖怪只好进行速成教育:“要让灵魂进行附体,简单讲就是要合适。也可以说有缘份。其实就是想要可以用,就一定要有所联系。灵魂的共鸣也好,血缘也好,甚至有强烈的感情也好,都可以。”

  “只是一个巧字。不然这世上那么多的孤魂都可以找到身体了。有时这种巧合几千年也未必能有一个。”

  乌龟妖怪看向我接着解释:“所以生造出来的身体,要想让灵魂可以平安的附上去,需要花费的力量是巨大的。小人从来没有见人能够成功。”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回想之中。感叹着。

  “已经离世的灵魂,并不只是怀念就可以留下它们。”就算是活过千年的妖怪也脱不去生死的操纵。

  乌龟妖怪叹气,振作起来接着说道:“这位公主所使用的身体为了让她可以如常人一般,于是全身都灌注这人鱼的纯血。”

  “而为了让人鱼血可以在她的身体里面流动,永远为她所用。令身体真正的活起来,她的身体里才会放置着一样宝物。”

  乌龟妖怪用宝物来形容,他的神情也是赞叹的。

  杀生丸问:“是什么?”

  我已经猜到了。

  乌龟妖怪低头回答:“小人猜测,应该是她使用的心脏。那心脏具有非凡的妖力,驱使人鱼血在公主的身体里面流动给她生命力。”

  心脏。

  “如果没有这个心脏,她可能立刻就会死去。人鱼血所具有的妖力是非常邪恶的。它会把人变成魔鬼。”

  “而身体的再一次死去对灵魂的伤害是巨大的。她很有可能会魂飞魄散。”

  乌龟妖怪正色对杀生丸跪下说道:“小人不敢对公主的身体进行诊治。公主的身体应该是一个受他人控制的傀儡。她现在的身体全身无力是受人控制所造成,非药石可救。”

  “小人无能为力。”

  乌龟妖怪再次离开了。杀生丸也离开了。

  我一个人躺在殿中。

  手拂上胸口,那里正有力的跳动着。

  我能被桔梗捉过来是巧合,能在桔梗的假体中活动是连桔梗都没有想到的事。

  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奈落制造出来的身体会能为我所用。现在想想,神无和神乐身上发生的事也并不是有意为之。

  一切都是巧合。

  那么当奈落为我制造出身体的时候,在我的灵魂受到四魂之玉和破魔净化箭的双重伤害之后仍然可以平安无事的进入到这个身体之中。

  奈落做了多少事?

  胸中的心脏正在有力的跳动着。

  奈落,奈落,奈落。

  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他承认的。

  我一定会让他明白的。

  因为我想跟他,就这样好好的过下去。

  想与他,一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