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穿越犬夜叉 > 第70章 第 70 章
  神无坐到大石头上,他们停在路边休息。

  白童子扮成小孩子去村子里打听这附近有没有可怕的大妖怪,或者类似的传说。

  神乐正举着双手一脸的苦恼。

  神无问:“怎么了?”手受伤了?以他们的恢复力应该会很快痊愈的。

  神乐却苦着脸把手举给她看,叫道:“指甲长出来了。”

  了解她洁癖的习惯,神无只好叹气着说:“到下一个小镇买把剪刀吧。”

  神乐看到神无不停的用手拨开额前的流海,问:“你干嘛?”

  神无把流海向一边拨,回答:“长的扎眼睛了。”

  神乐噗哧笑了出来,神无没好气的瞪她。

  神乐半是高兴半是惆怅的望向天空,轻轻的说:“终于变得不一样了。”

  神无沉默。身体上的时间开始流动了。指甲和头发都开始生长,而她也开始长大,两个月里已经长高了10cm。

  自从心脏回来以后,原本他们身上停止的时间重新开始。

  又喜又忧。

  因为帮助他们得到这一切的林枫已经失踪两个月了。她跟着奈落一起失去踪影,再也没有出现过。

  白童子每天只是带着她们不停的四处找强大的妖怪,捉住,然后看着妖怪消失在结界中。

  林枫是否还平安?奈落有没有伤害她?

  她们无从得知。

  只能这样一直忐忑不安的等下去。生怕最后得到的是她已经死去的消息。

  “我们这样下去……最后奈落做成了新的身体……要是……”神乐说不下去了。

  神无知道她想说什么。

  如果到最后……奈落得到了新的身体……再来告诉她们……林枫已经消失了……

  不敢再想下去。神无沉默的低下头。

  一切只能交给时间来证明。

  直到奈落的新的身体做成。

  -----

  弥勒等人停在一个山脚下的村庄里。弥勒在与村长交谈。

  这段时间里,他们四处奔走消灭妖怪。白灵山倒塌之后,无数的妖怪逃了出来,为祸一方。

  而这一次,他们会到这里就是听说这附近的山中有妖怪。

  犬夜叉停在村外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珊瑚跟戈薇坐在村长家的房间里谈天。

  珊瑚温柔的问:“那么……那个学长你喜欢他吗?”

  戈薇羞红了脸,她淡淡的笑收不住。

  珊瑚放心的松了口气。接着说:“那戈薇你其实可以不用再留在这里了。”

  戈薇却说:“不。四魂之玉是我的责任。是我弄坏的,我会把它们全部找回来的。我不能半途而废。”

  珊瑚忍不住拥抱了戈薇。这个可爱的姑娘。

  戈薇接着说:“其实……我并没有过份的难过。当犬夜叉告诉我他只爱桔梗之后,我突然明白了。”

  她看着珊瑚微笑着说:“幸福在我自己手中。他不喜欢我,我没有必要自找烦恼。”

  珊瑚佩服的拍着戈薇的肩。

  戈薇突然说:“其实珊瑚,你也要对自己好。那些花心的男人还是远离他们的好。”

  珊瑚正发愣,门口传来轻咳声。弥勒正一脸严肃但尴尬的站在那里。

  屋中的两个女孩笑做一团。

  弥勒轻咳两声说:“嗯……那个,这里的山中的妖怪是近几个月才出现的。村长说之前几十年都没有见过。”

  他看着两个姑娘,温柔的说:“我们是在这里吃过午饭再上山,还是带着干粮现在就去呢?”

  珊瑚和戈薇正打算考虑一下,屋外一个年轻清秀的姑娘红着脸走近弥勒说道:“法师大人,午饭一会儿好。是我亲手做的。”

  弥勒像块木块一样僵在原地。

  珊瑚灿烂的微笑着对戈薇说:“我们吃过饭才走吧。好歹这是人家的心意。”

  弥勒急切的打断她说:“我们现在就走!干粮还有很多!”

  珊瑚冰冷的看着他,带着微笑,一字一顿的说:“我要吃过午饭再走。”

  弥勒呆呆的小声应道:“好……”

  站在弥勒旁边的姑娘完全没有发觉这险恶的气氛,听他们要留下来,高兴的上前挽着弥勒的胳膊拉着他向厨房走去,说:“法师你来看,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做给你。”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弥勒苦着脸被拉走,远远的勾着头看端坐在屋中的珊瑚黑如锅底的脸。

  戈薇沉默的坐在旁边喝茶。

  珊瑚气呼呼的。

  “哼!!”愤怒的冷哼。

  ----

  我徜徉在黑暗之中。如浮在水中,游来荡去。

  奈落偶尔会来这里。可是我们没有交谈。

  相顾无言。

  我没有死,奈落没有杀掉我。

  而这件事不但带给我震动,在这之前,我完全不敢想会真的有这一天。

  而奈落看起来也完全没有接受的准备。

  他每一次来,都远远的看着我。不靠近,不说话。似乎想看透我。可是我怀疑他也不知道他想看到什么。

  我曾经试过游到他的身边去,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不知是我无法移动,还是他一直在后退。像在梦中一样,无法靠近他。

  这里没有时间感,所以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但我一直没有进食。或许我不会觉得饥饿。也或许奈落已经消灭我了,而我现在正在他的身体之中。

  有时混乱而黑暗的情绪会占领我。我会觉得我把一切都搞糟了。

  但是每到这时,神无和神乐就出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还会想起老虎。就好像她就站在我的面前,叉着腰冲着我大叫:笨蛋。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在一切还有没确定以前胡思乱想,否定自己,的确是笨蛋。

  然后我就会清醒过来。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早就不是简单的喜欢和不喜欢的问题,而是如果我与奈落有了一起走下去的共识,那么怎么走下去的问题了。

  我一直在等,奈落来问我。

  -----

  我假装睡着,飘浮在空气中。

  感觉到奈落在靠近我。

  胸口有压力。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问:“你要取走心脏吗?”

  他不答。

  我们对视着,可是都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

  奈落的一只手按在我的胸前。好像他也在踌躇是否下手掏出心脏。

  我屏息以待。

  他的手收了回去。我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我,我看不透他的想法。他说:“林枫,对你来说,未来是怎么样的?”

  我想了想,要说希望坐拥天下,那是痴人说梦。我一直以来希望得到的都是一个平静安宁的生活。

  可是这一定不是奈落的未来。

  我只能看着他,带着无奈与哀伤说:“我只想要平静的生活。”

  他靠近我,低声诱哄着对我说:“而我,要得到天下。林枫,如果你爱我,不应该为了我献出一切吗?”

  黑雾化为他的双手拥抱着我,他继续在我的耳边说:“我们可以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只要你愿意。”

  变成他的附庸吗?那是我极力想要避免的未来。就算我爱他,我也不愿意失去自我。

  我回抱他,早在想要与他共存的时候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与他,真正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我仍然希望可以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靠在他的胸前,这是第一次,我不带丝毫的戒备,心甘情愿的靠着他。就算他要伤害我也不怕。

  我轻声说:“奈落。你的天下那么大,我只要占很小的一个地方就可以了。”我抬头看他,伸手抚上他的脸,冰冷刺骨。

  “奈落,我不会成为你的附庸,我也不会反对你的想法,我不会离开你,可是也不会加入你。”

  奈落冰冷的手握住我的下巴,抬起我的头,他逼问:“你什么也不想付出吗?只是这样空口说爱我?”

  我坚持:“你要不要接受?”

  比起他能给我的,我什么也无法给他。退一步,可能我会永远失去自我,最后沦为连我自己也不认识的一个人。所以一步也不能退,一个理由也不给自己。本来这份感情就是风中残烛,既然这样,得到多与少都是我的幸运。

  而什么也得不到才是应该的。

  “那么我会杀了你。”奈落说。

  “我会杀了你,再造一个身体来放置心脏。”他的手压在我的胸口心脏的部位。

  他好像满不在乎,冷冷形容着等待着我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你会死。没有人知道的死去。什么也没有。”

  我木然的听着。

  “或者。”他话锋一转:“答应我。你不用去做什么,我会保护你,不会有人知道你。”他捧着我的脸,想是要亲吻我。

  “你只需要发誓,永远跟随我。”

  我几乎要开口答应他。可是最后说出口的却是:“我本来就是一个死人。现在的一切都是白得的。”

  我在他的手中颤抖,好像我刚刚亲口宣判了自己的死刑,把明明已经到手的期待已久的又扔了出去。我的心后悔的发颤,却不肯让自己改口。

  “那我又为什么要接受你所谓的爱?苍白得不堪一击。”奈落狠狠的打击我:“你只是为了满足自己。”

  我是。我是一个自私的人。

  我哆嗦着嘴唇问出最后一句话:“那你拒绝是吗?”可是来不及等到他的回答,黑暗就淹没了我。我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倒下。

  他……打算杀掉我吗?

  这本来就是一场没有本钱的豪赌。而我看起来已经输了。

  -----

  奈落的手拂过,看着眼前不肯退让半步的人晕过去,倒在他的脚下。

  真是倔强。

  他不想再听她说下去了。倔强,固执。

  时间还没到。直到他的身体做好,他才需要做出决定。

  看着如沉睡般倒在他脚边的她。

  奈落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

  只是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只有他与她。他放空大脑,只是这样看着她。

  或许几天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

  怪石嶙峋,峰峦叠嶂。一眼望去,草木不生,一地枯槁。

  弥勒以手抚地良久后叹息道:“好重的妖气。”

  一行人面色沉重。自地底下喷涌而来的妖气让人心惊胆战。

  珊瑚惊奇道:“几天前路过此地时还没有这样大的妖气啊。”

  几天之前他们路经此地,那时还是山明水秀一片青山绿水。几天以后他们感觉到惊人的妖气赶来却发现,山河变色。

  弥勒只说了一句,大家都明白了。

  他说:“结界。”之前一定是有结界挡住了这冲天的妖气,所以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

  而现在结界消失意味着他们已经来晚了。

  弥勒等人严阵以待。

  只是一瞬间,平静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大地在动荡!!

  弥勒他们互相帮扶着。珊瑚唤出云母,在第一时间带着戈薇飞到天上去。犬夜叉提着弥勒在乱石之中跳来跳去。

  地面裂开,遮天蔽日的黑雾从地底下喷涌而出!无数的妖怪的残骸被带了出来,洒了弥勒等人一头一脸,就连在天上飞的珊瑚等也不能幸免。因为那冲天的黑雾直达霄汉。急得弥勒在下面连声喊着要珊瑚躲开。

  犬夜叉眼中一亮,把手中提着的弥勒抛到一边,拔出铁碎牙就向黑雾顶端劈过去。

  口中呼喝道:“奈落!受死吧!!”

  端坐在黑雾顶端的正是奈落,衣冠不整的露着胸膛,看到犬夜叉劈上来完全不紧张,还带着恶意的微笑着对犬夜叉打招呼。

  真是太恶劣了。

  犬夜叉的铁碎牙明明就劈到眼前了,却生生停下刀势。因为柔若无骨的伏在奈落怀中的人,正是之前的假桔梗。

  犬夜叉劈不下手。只能哧一声跃开。

  我全身无力,只能趴在奈落的怀里做弱女子状。不知他使了什么手脚,我连指头尖都抬不起来。

  看着犬夜叉愤恨的空挥一下刀就跳了下去,越过云层看到下面站着的一群人,我问奈落。

  “怎么?不杀他们吗?”我说。

  奈落恍若未闻,一手若似悠闲的抚弄我的头发,半晌才答道:“有你在,我怎么好下手?”

  就算明知他是故意这样讲,我仍是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出来。我翻了个白眼凉凉的答道:“免了。我也没想过你会有立地成佛的一天的。”

  奈落冷笑,凑近我的耳边亲昵的说:“你认为佛就一定是善良的吗?”

  我不答。这种话还是少说为妙。

  他也不再开口。

  地面上的弥勒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离去而束手无策。

  依稀听到珊瑚问:“奈落身旁的那个女人是谁?”

  犬夜叉此地无银的转过半身。

  我趴在奈落的膝头疑惑,难道他知道什么?

  不过奈落没有给我继续看下去的时间,转眼间,驾云已经飞离千万里远了。

  ----

  我伸出一手冲着木呆样的两个严肃的:“嗨。”

  她们两人看着奈落怀里的全身无骨样的我,一脸的呆傻。看来这个冲击还是很大的。

  白童子比她们两个严肃的多,走过来跪在奈落的面前,对我在奈落怀里视而不见。

  那两人只后知后觉的过来一同跪在一起。

  我半身挂在奈落的肩上,被他公主抱在怀中,倚在他的肩头目视下面的三人做友爱状,天真的眨眼。

  结果一直面色凝重一脸担心的神无和神乐明显松了口气。

  虽然现在我全身无力,不过现状与前景都是美好的。于是安心挂在奈落的身上看他对白童子三人训话。一个走神没听到前面的,只听到一句:“……白心上人。”

  我反射性的开口:“要找他?”找他做什么?

  奈落被我打断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体贴温柔的笑着凑近我的脸颊轻轻亲了一下,柔声说道:“乖乖的。”

  于是我僵了。

  神无僵了。

  神乐傻了。

  白童子如常,点头应下道:“遵命。”

  我感觉到脸上一片炙热。还有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白菜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