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穿越犬夜叉 > 第28章 第 28 章
  我拿着桔梗留下的书简,来到了那个闻名以久的山洞。

  在以前犬夜叉他们来的时候,我总是抱着逃避的态度,想着反正又不掺搅他们的事。哪知人算不如天算。

  拨开比人还高的草,我踏进山洞,一股阴冷的风挟裹着泥土的腥气扑面而来。

  转过一个弯,在一块大石的背面,有一片不生青苔不长野草的焦土。

  我大喜扑上,手抚在地面,从下面喷涌而来的是鬼蜘蛛永远不灭的执念和妄想。

  这就是克制奈落的利器啊!!!

  -----

  说来惭愧。这么久以来我把这个鬼蜘蛛睡过的土可以克制奈落的事忘得叫一个干净。

  年代久远,我只顾着抱着BL漫画看个爽快,早把一些细节忘光光了。

  昨晚看到桔梗的书简,顺着她的忘记把当年的事又看了一遍。桔梗记下的东西,多数像流水账一样。

  辰时几刻点香,念经。

  午饭时要给村西的悟作爷爷送上一碗白饭。

  诸如此类。桔梗大概把全村人的衣食住行都记在心上了。过年前去大名家祈福得香油钱都记得要两匹布给村子里的小樱制新年的新衣。

  真是个操心的命。我掩卷叹息,很不自量力的同情上了桔梗这苦命的人。完全忘记了上几次被她追的没处逃。

  以前桔梗真是给如铁链一样的自律给绑惨了。所以才导致的现在这副冷血的样子?不过像她这样的人,是绝不会彻底改变的,善良在心底,改不掉。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是她,是我。我才是被两面夹击的可怜人。昨晚回房后我越想越害怕,那弥勒咄咄逼人,就算他还没想到我是个冒牌的,也已经是认为我不可信了。

  不过最少最少,弥勒那边的人倒是不会如奈落一样主动进攻我这个现在还身份不明立场不明的人,只要不是去主动招惹他们,安全无虞。

  所以矛头再次对准奈落,他才是杀人不眨眼的坏人。

  我摸着这寸草不生的湿土,心中欢喜无限。

  失去警戒心的后果便是被人从背后靠近仍无所觉,然后被突然出声的人吓掉半个魂。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幽幽叹息道:“姐姐大人……你想起奈落了吗?还是你到如今仍然在自责呢?”

  我背脊上一凌,冲喉而出的是响彻山洞的尖叫。

  “啊!!!!!!!!!!!!!”

  半跌倒,提着心,向后望去。

  枫婆婆一手捂心一手撑地半坐在地上瞪大眼睛对着我。她脸孔煞白,嘴唇颤抖,几乎说不出来话。

  我看到是她,呼出一口气,轻声埋怨道:“你要吓死我了。”一手伸过去拉她起来。

  枫婆婆听到我的话,嘴角抽动似乎就要发怒,不过我抬脸作疑问状看她,她就把一口气又吞了回去。

  桔梗的这张脸还真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

  -----

  枫婆婆说是看到我天没亮就往这边走,她担心之下跟了上来。我点点头随她走出山洞。临行前装了一满袋子的土。她看见了却也不问。

  我们一前一后沉默的走在回村的路上。

  清晨时分,树叶上还挂着露水,滴下来落在人脸上凉透心肺。我觉得这路上气氛还算和平,想了又想决定跟她搭讪。犬夜叉里面的人快让我给得罪光了,枫婆婆应该还可以再争取一下。

  我问她:“这里哪里有小动物常常出没的地方?”

  枫婆婆呆了一呆,似乎是没有想到我会讲这个。我举举手中的一个小瓮。她意会到我是想去喂小动物,我想这件事桔梗应该常做才对,因为她很快把我带到了一个背靠大树前有水池的好地方。

  草地上有凌乱的蹄印。看到有不少小动物常来这里。

  我把小瓮放在地上靠近树根的地方,打开瓮口塞着的布,一股香辛甜辣的味道顿时飘了出来,极为引人食欲,这味儿闻着就知道非常下饭。

  枫婆婆本来还站在我后面,一脸的期待看着我拿东西出来,却在我打开瓮口后古怪的望向我问道:“……你带的什么?”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我同样感到奇怪,因为枫婆婆居然不知道。

  “酱萝卜啊。”我回答。虽然我也觉得带这个喂小动物奇怪了点,不过桔梗在书简中记下了她每次出村必带一瓮这个。或许这里的动物口味奇怪也不一定。现在粮食金贵,总不能像我们那时候一样喂面包饼干等米面制成的奢侈物吧。所以它们吃酱萝卜,这东西不值几个钱。

  枫婆婆却看着我,好像我脑袋里哪个地方坏掉了。

  我不高兴的看着她,我当然觉得奇怪,可这是桔梗的习惯,是她以前每次出来都带一瓮酱萝卜喂小动物的,我只是想遵行一下她的习惯。

  我二人在互瞪。她觉得我常识有问题,我觉得她少见多怪,在她姐姐那时她应该见过很多次了,不过是年纪大忘光了吧?

  远处树枝乱响。一个大块头落在我和枫婆婆之间,隔着那个大块头我看到枫婆婆再次被吓跌到地上,这把年纪这样跌来跌去可是不太好。

  而落到我面前的大块头一身红衣,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面青额肿,看来经过一场艰苦的死斗。

  他一站直了身子就抓住我的肩膀,目光凶狠的把我上上下下看,连声问:“刚才我听到你尖叫!!碰见什么了?!妖怪吗?!”瞧他这样子,似乎我若说出刚才被哪只妖怪吓到,他会立刻把那只妖怪撕成碎片一般。

  不知道他是在多远的地方听到的,以他的速度也要跑这么久,这都能听到,真是狗耳朵。

  不过我记得他应该是跟钢牙在一起的,既然他都能跑来,以钢牙的速度怎么说也不会输他。

  果然我还来不及问了一句,钢牙到了。

  卷着旋风,钢牙大骂道:“臭狗!!别跑!!我们还没有打完!!”

  声到人到,旋风转进我与犬夜叉之间,凌厉的像无数把刀。犬夜叉慌忙放开我跳到一旁,呲牙凶咆。不过,他倒是始终没有把剑□□,看来还是舍不得对钢牙动手,还在念着同伴情谊。

  我正在感叹,钢牙挡在我的身前,把犬夜叉阻在外边,破口大骂道:“你要一心一意对戈薇好!!不要再抓着以前的女人不放手!是个男子汉就应该有担当!敢做要敢当!!”

  我被“以前的女人”这个形容给刺伤了。我是无辜的。可只要提起这个三角关系,我就被卷在里面。

  “这跟我没有关系。”我冷冷的说,厌恶的看着他们。换来犬夜叉饱含着哀怨,痛悔,挣扎,愤怒的眼神。

  所以不管我说多少遍也好,就是没有人愿意听一下我的想法。我记得在刚开始的时候,面对着犬夜叉和戈薇,我的表现已经可以充分说明我对这一对小情人的态度了。就算我那时对犬夜叉的逼问,那也是在想要离开他的基础上。我的立刻难道不是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吗?

  我现在觉得我倒是像个三了。真够吐的。

  犬夜叉被逼出来一句:“臭狼!滚远一点!!”完全没有表态。

  钢牙暴吼:“你要把戈薇丢下吗?我绝不会饶了你!!”语毕扑将上去把犬夜叉按倒在地掐着他的脖子。

  两人一阵扑腾,狼烟动地。

  我与枫婆婆都站得远了点。

  钢牙明显占着上风,这两天一夜他应该把犬夜叉打趴下无数次这样逼问他了。不过我记得他的本来目的不是要追问神乐的下落的吗?话题怎么会转到替戈薇出头上了?

  钢牙一手掐着犬夜叉的脖子,尖利的指甲像刀一样。犬夜叉看起来快断气了。他的另一只手则死命的打着犬夜叉的肚子。

  “快说!!快说你会一辈子对戈薇好!!快说!!”钢牙要屈打成招。

  犬夜叉像个革命烈士一样咬紧牙关宁死不屈。

  我恼了,喝道:“你赌什么气!!”这有什么好逞强的?他明明喜欢戈薇。

  犬夜叉再次用那复杂的眼神看我,接着因为他的走神被钢牙一拳砸到脸上,飞出去几丈远,扬起几米高的烟尘。

  不等犬夜叉再站起来,钢牙又扑了上去。待要再打,止战的纶音终于响起了。

  “住手!!”伴着声音出现的是急急奔跑而来的身穿超短裙的飙悍美少女戈薇。

  她喊一句,比旁人喊一百句还有用。钢牙站住了脚,犬夜叉身上的杀气消失了一些。

  戈薇站在两人前面叉腰大叫道:“有什么好打的!!”她的眼神刻意回避着我。

  戈薇在强做镇定,妄图粉饰太平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钢牙从来没有说过那些话,犬夜叉没有听到过,她也没有听到过。

  犬夜叉的沉默她也没有看见。

  我闪得很远,力图扮成路人甲离开现场。扶着跌过两次的枫婆婆悄悄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异军突起。钢牙再次扑上去把犬夜叉打倒在地,他今天好像非要得到一个答案不可。

  “说!你会对戈薇好!!你会好好保护她,会一直好好跟她在一起!!”钢牙连踢数脚,再次把犬夜叉打飞。

  “住手!!”戈薇尖叫,“犬夜叉!!!”虽然钢牙是为她出头,可在她心中,一直保持沉默的犬夜叉仍然是最重要的。看到犬夜叉一直挨打,戈薇急切叫喊道:“拔刀!!犬夜叉!!拔刀!!”

  犬夜叉的手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听了戈薇的话把腰间的铁碎牙拔了出来。

  铁碎牙一出刀鞘,电光闪过就变成了巨大的妖刀,然后重重砸在地上。

  咣当。地上一大坑。

  钢牙看着犬夜叉举不起他手中的刀,目光讶异:“臭狗!!你力气变小了吗?!”

  我则恍然大悟。杀生丸要悟心鬼的牙做刀就是因为那牙能咬断铁碎牙,而用犬夜叉的牙修补好的铁碎牙巨沉无比。怪不得犬夜叉刚才没有拔刀。

  钢牙却看着举着这样的刀的犬夜叉没有再次攻击。他咬着牙,像是狠不下心去下手。

  最后扔下一句话:“犬夜叉,你要记住。戈薇我交给你了。你要好好保护她。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的。”说完旋风走了。

  我惦记着神乐的事,不知道他问出来没有,跟枫婆婆打了个招呼马上跟在他身后。

  至于留在我身后的人和事,从一开始就不关我的事,我当然不会去在意他们的事非。

  所以我并不知道,在我跟着钢牙离开的时候,犬夜叉痛苦的眼神一直追随着我的身影。

  而奔到犬夜叉身旁的戈薇看着这样的犬夜叉,也是一脸带着轻怨的茫然。

  ------

  犬夜叉坐在尘土里。他形容凄惨。

  他不肯站起来回村子,戈薇只好让一直跟着她的七宝回村子把她的医药箱送来,同来的还有珊瑚和弥勒。

  犬夜叉呆坐着,戈薇给他上药敷伤。其他人站在旁边不发一语。

  可是正义的小七宝刚才从头看到尾,他看到了当听到钢牙逼问犬夜叉时,犬夜叉没有回答,戈薇那强忍难过的表情。看到现在戈薇还是一如既往的为犬夜叉上药,而犬夜叉却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他恼了。

  就见七宝像颗小炮弹一样冲到出神的犬夜叉面前跳脚怒吼道:“犬夜叉!!你为什么不回答!?你难道不喜欢戈薇吗?!你不是已经选择了戈薇吗?!你不要忘记了,桔梗她是一个……”话没说完,他就被弥勒捂住了嘴。

  七宝还在挣扎:“你知不知道戈薇很伤心啊!你这个混蛋啊!!”

  戈薇沉默的看着仿佛被七宝的话刺中的犬夜叉。

  可是犬夜叉没有看向她,他仿佛在强迫自己不看她,硬着脖子不把视线转向就在他旁边的她。

  犬夜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步履蹒跚的向一个方向走。

  刚才七宝的最后一句话像是在他的心上扎了一刀,尖锐的痛一瞬间涌遍全身。

  可他忍住这样的痛。向前走。

  从刚才,他就闻到了一股怀念的味道。配上饭团会很好吃。

  犬夜叉走进树林,弥勒等人不解其意,尾随着他,看到他站住脚,低头看向一颗树的树根处,几个围上前去。

  珊瑚看着那个放在树根下的小瓮,瓮中装的满满的。七宝凑过去,捂着鼻子跑开。

  “好刺鼻哦~”七宝抱怨着躲开。

  弥勒弯下腰:“酱萝卜?”他惊讶的说。一般放在树林里如这般打开盖子的应该是准备供给小动物吃的,不过一般都是菜团子一类的,酱萝卜还是没见过的,也没有人会拿着这个来喂小动物。

  无视他们的犬夜叉仿佛踩到过去。白衣红裙的冷冰冰的巫女,在他偷吃过一次酱萝卜配饭团赞不绝口以后,总会在身边带上一瓮。

  看到他以后,冷漠的把小瓮和饭团放在树下。

  一开始,他曾经被这种仿若喂食小狗小猫一样的方式激怒,而更加在她身旁捣乱。

  但渐渐的,这种在她冰冷的面具下,只为他绽放的温柔却让他从心底确定,他在她心中的地位。给了他勇气向她靠近,给了他信心去拥抱她。

  [到那时,你也要抛弃巫女的身份,做我的女人……]

  弥勒等人看着犬夜叉痛苦的低头,捂脸低呜,声细不可闻。

  “这样……让我怎么能放手……”犬夜叉咬牙,眼眶炙热,心似刀绞。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风吹过树梢,仿佛送来那遥远的过去的声音。

  [到那时,你也要抛弃巫女的身份,做我的女人……]

  ----

  我在村外追上了钢牙,他似乎在那里等我。

  我还没有开口,他就说:“犬夜叉说当时神乐是见了一个最猛胜就急匆匆的飞走了。之后的事他不知道。”

  这样神乐的事就只能去问奈落了。我点头表示明白。我问钢牙:“那你接下来去干什么?”

  钢牙望向天边,仿佛已经准备好了时刻出发:“我去找神乐。”

  我问:“你是什么时候把神乐的事问出来的?”

  钢牙扔回给我一句让我火冒三丈的话:“我一问他,他就说了。”

  那他花了两天一夜在干什么?难道一直在逼问犬夜叉对戈薇的态度吗?!

  我咬牙问:“那你怎么……”

  没给我说完的机会,钢牙的旋风卷起,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好像他把神乐的下落交代给我就算把话说完了,人就可以走了。

  我只好放弃追问他的脑袋是怎么想的。转身就把这个疑问扔到脑后。

  ---

  钢牙飞奔着,身旁的景物飞快向后闪去。

  他已经把戈薇交给犬夜叉了。

  神乐。

  他要找到神乐。

  他要……神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