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穿越犬夜叉 > 第26章 第 26 章
  自那古怪的一夜后,我就在这座城里住了下来。

  得以住在城中的理由是:祈福的巫女。

  其实我现在还是很想摆脱这个巫女的称号的,不过难过的是现在这个时代里女人可以抛头露面的工种不多。

  而我本来就算住在这里也是打算当个隐形人的,可惜的是城人夫人一天三顿的找我。

  并且,目光略有深意。

  -----

  那天夜里,月黑风高。

  奈落跟城主夫人抱成了一团,两人相互依靠着坐在一起,你侬我侬,柔情蜜意,窃窃私语。

  我坐在离他们最远的窗外喝茶。小茶炉上的泉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旁边还有一个超大的水瓮。足够我坐在这里喝一夜的。

  背后传来他们交谈的声音,细细的听不真切。但奈落低沉醇厚的声音配上城主夫人如泣如述的娇声,听起来很爽。

  于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喝下了绿莹莹的茶。

  窗外的月色好美啊。我做忘情欣赏状。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月亮渐渐偏向了东边。我的眼皮子开始打架。旁边的铜鼎中袅袅的青烟一直在骚扰我,我仿佛闻到了熏人欲睡的香气。

  “那我就把她留给你了。”奈落说道,他握着小藤的纤纤小手,依依不舍。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他皱着眉,仿佛小藤所处的地方是龙潭虎穴。几次要走,几次站起身来,几次又再坐了回去。

  城主夫人在面对城主的时候可以冷若冰霜,可是看到奈落这样爱护她,担心她,简直感动到愿意立刻跟着奈落离开。从此荣华富贵都不要了。

  奈落在她开口前掩住她的嘴,痛苦消沉的说:“我不能害了你……我已经不是活……”

  这下是城主夫人不让他说出口,扑到他怀里,檀口相就。

  我碰巧转过头来,顿时眼如铜铃。

  奈落眼角瞄了我一眼,侧过身把城主夫人挡了起来。

  我几乎要捂住耳朵!!除了在自习课上曾经听过那么几次这种声音,不过当时的音效哪有现在这么好?!

  吱吱吱的…………!!!

  我几乎喘不过来气,浑身在发抖,手都握不紧。

  似乎过去了很久,不过我知道他们不可能亲上一个小时。不过在我这边是度日如年。

  我真是缺乏锻炼。不过没初恋也没初吻更没初夜,除了看过几部□□H小说H动画,实战经验为零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

  我一边给自己打预防针,一边保持镇定的外表。

  于是这两人又把刚才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几乎赶得上十八相送。

  终于终于奈落站起身来,走向窗前,我马上给他让位子,因为那个城主夫人又跟上来了,抱着奈落跪在地上。

  梨花带雨:“阴刀殿下……您还会来吗?小藤日日夜夜都盼望着见到阴刀殿下……”

  奈落这次却没有再抱住她,他看向窗外的月亮,严肃道:“我必须离开了。”

  很好。我做好准备跟他一起走。终于可以走了,太好了。

  我站在一旁虎视眈眈,城主夫人跪在地上拉着奈落的衣角,虔诚的望着他,好像他就是她唯一的信仰。

  奈落用一种决绝的口气说道:“小藤,好好保重自己。我一定会再来见你的。”

  他表现的就像是一位出征的勇士。

  城主夫人低头擦干眼泪后,站起身,恭敬的行了一个正式的大礼,姿态优美的跪拜在奈落的脚下,双手呈八字状按在榻榻米上,伏下头。

  “阴刀殿下,愿您一路平安。”

  奈落没有再看她一眼,背过身:“我把巫女大人留给你。她是一位善良的人,一定愿意帮助我们的。”奈落看向我。

  而我已经愣了。

  然后奈落嘴唇未动,我却听到他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我的城中邪气太盛,对你还是有害处的。再说如果被犬夜叉那个机灵的鼻子闻出来你曾经留在我的城中,那对你来说也太麻烦。我早就想给你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日后你就在这里落脚,要离开去哪里也可以让这个城的人支援你。这样一切都很方便。”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他想的倒是非常周到。这也不愧是奈落了。

  城主夫人当然不会听到他对我说的话,听到奈落要把我这个巫女留下来给她,她的样子严肃的就像是接到了一个任务一样。

  “是。”

  她说道。然后看向我,微微颌首为礼。

  我在枫婆婆的教育下对礼节这一块都快成条件反射了。看她向我颌首,我马上正过身向着她,恭敬的行了个礼。

  因为她的地位是比我高的贵族。

  奈落走后,她没有对我说一句话,指挥着苏醒过来的侍女给我安排了一个院子。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第二天那个僧人就被城主夫人以妖言惑众这样的罪名除死了。死在地牢里的姑娘们全部厚葬,有家人的补偿了钱,结果居然引来了如山的赞扬之声,夸赞城主和城主夫人是多么的爱民如子,惩邪奸佞。

  我像一个不起眼的道具一样留在这座城里。

  -----

  像我这样以除魔,安神,祈福,颂经为职位的人在城里可是有不少。

  光神舍就有六七个。除了以方位来建造的,也有在重要的日子里建造的,为了某某人建造的等等。

  僧人有,法师也有。当然巫女也有。

  不过我并没有跟他们住在一起,城主夫人在她的宫殿后面给我找了一个单独的院子。我虽然听服侍我的侍女把这院中的人事物都介绍了个遍,但根本没有机会离开与他们见面。

  城主夫人不知道是不是认为只有把我留在这里,才有可能再见到奈落。

  不过为了不让我感觉到被关了起来,被冷落之类的,她几乎是一日三餐的找我去过。

  过去就是发呆,对着樱花啊菊花啊插花啊咏叹一番。

  有时她会冒出两句我根本听不懂的句子,诗不诗词不词的,又不押韵,意思还搭不起来,然后让我点评。

  “树下肉丝、菜汤上,飘落樱花瓣。”她状若陶醉的念道,回首问我:“何感?”

  很家常。

  我作高深状不语。肉丝和菜汤和樱花瓣……理解不来,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意境?

  我还是觉得中国的好。

  几次以后她就不再问我,不过她仍是会把那些给吟咏出来。

  我只能一直保持沉默。

  -------

  偶尔城主夫人也会讲一些她小时候的事。话题中最多的就是阴刀殿下。

  一开始她夸奖阴刀殿下是多么的风美雅仪,才华出众。

  又是多么的被上天宠爱而体弱多病。

  其实她的第二种说法我一直理解不了。为什么体弱多病会是被上天宠爱?

  不过贵族说话可能一向都是这么让人费解的。再说我也不大愿意跟城主夫人相谈甚欢,我一般充当倾听者的角色,一向还当得不错。

  然后她开始述说在她那如豆蔻一般青春的岁月中,事后我了解到,那时她只有十一岁。在当时她对阴刀殿下发自内心深处的炽热的爱恋。

  原来他们自小定亲。

  我慢慢拼凑着。城主夫人讲故事总是跳跃着来,回忆穿插。我一开始听得云里雾里。

  她述说着当时阴刀殿下虽然卧病在床却仍是每隔十日就会送一封信给她。那散发着药香的信纸,流畅的墨色是她衷心爱恋的所在。

  其实是城主夫人在五岁和七岁见过还是位“俊朗的少年”的阴刀殿下两次,七岁以后只是用不着调的诗信传情,就这,从此情根深种,非君不嫁。

  她十四岁时,她的父王想给她再找一个丈夫,因为传说中的阴刀殿下的身体一直不好,怕他活不长。要说这是个好父亲。

  可她不愿意,死扛,非嫁阴刀不可。

  最后万幸奈落的城飞了,人不见了。她父王以最快的速度把她嫁给了此城的城主。她原本想过以身相殉,后来被她的母亲劝住,讲佛说过犯了杀戒的人永远不能到极乐净土去,所以如果她自尽,可能永远不能见到阴刀殿下了。

  还是母亲的话一针见血。她最后还是乖乖嫁了。因为在她的心中,纯洁神圣的阴刀殿下是最有资格进极乐净土的人,为了能够去找他,她就不能自尽。

  当然,死在她的命令下的人不是她杀的,是别人动的手,当然不算。

  她讲到最后总是会用一种向我证明似的坚定的神情说:“我会永远追随着阴刀殿下。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

  其实这又有什么必要告诉我呢?

  我一边腹诽道不相信她见到奈落变成八脚蜘蛛触手怪样她还能一如既往的爱上去。

  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说不定到时这位城主夫人还真能对变成怪物样子的奈落保持真心不变。

  有时这种沉浸在自己的爱情中无法自拔的单纯派是最坚定而不能动摇的人种。

  我只能自始致终保持沉默。

  -----

  在城中混日子本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在城主夫人的陪伴下称得上是度日如年般的痛苦。

  在试过几次辞行后无果,我只能决定偷偷溜走。盼望着这座城中养的法师和高僧都是酒囊饭袋吧。好虎难抵一群狼,如果那里面有几个有用的,我还真不可能太顺利的走掉。

  因为城主夫人的表现就是把我当成奈落还会回来的人质看了。

  这天我再次被叫到城主夫人的宫殿里,她屏退左右后,给了我一袋金子,小声吩咐我到城外去给她买一副药带回来。

  并再三要求不得给她的侍女知道。因为她的侍女会陪着我一起出去。

  看来这药的来历有点问题。不过在听到可以出城以后,我把一切疑问都抛在了脑后。只要能出城,我就不再回来了。

  这些天都快把我给关傻了。

  我严肃的答应了她。她握着我的手说只能相信我了。

  我再三保证一定会把药给她悄无声息的带回来。

  等到侍女与我一起走到城外,在人潮汹涌的地方,我轻轻松松的就溜掉了。侍女要赶回去报信,城主夫人再派人出来追,这一来一回花的时间就长了,到了那时我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我如出了笼的鸟儿一样飞快跑到了临近的镇中,想着把城主夫人托我买的药买了,让死魂虫给她送回去,就当是报答她收留我一场。

  可是在药店里听到老板的话以后,我在他猜测揣度的眼神中落荒而逃。

  堕胎药?!

  我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仔细回想,奈落见到城主夫人仅仅只有那么一次,而我全程都在一般充当电灯泡,没有发生什么愈礼到会造成如此严重后果的事情啊。

  而结合城主夫人这段时间的情之殷切的表现,也不像是奈落背着我见过她了。

  那她这要堕掉的孩子……难道是城主的……?!

  我浑身发冷。城主夫人着魔了吗?

  ----

  坐在夕阳下,听着侍女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请罪。

  “没什么。巫女大人必定是感受到了神灵的召唤而离开,会平安无事的回来的。”她说道。

  她简单的打发走了侍女。

  在没有一个人的时候,她紧紧抓住肚子,凶狠的低语。

  “我只会为阴刀大人生下孩子!”看着自己的肚子,倒像是看着不共戴天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