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都市小说 > 开局继承首富资产 > 第二百一十八章人尽皆知
  那就别憋嘴,他就说嘛,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自从上一次合作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现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唉!叹了一口气。

  看来这一次他应该要正面面对这个问题,于是只见他在房间里面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真是晃得人眼花。

  “你就不要在那里转来转去了,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能中,尽快地帮你办吧。”

  陈宁点了点头,一个劲的在那里,谢谢。

  “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现在我的位置他们全部已经暴露了,所以我这里相对于那些外界而言,可是没有任何隐私,既然如此,这个盒子放在我的身上也是一个累赘,不如我就把这个盒子交给你,你将他找一个安全的位置先放下来在这件事情过了再说。”

  陈宁认真地说着,为了盒子的安全。

  他还是决定将盒子交给了陈正德,让他先去找一个地方放着,等这件事情风头过去了,到时候再做打算。

  陈正德就来这么一套,这个盒子对于陈宁来说应该很重要,所以这才如此兴师动众,而且赵陈宁说的那样,这个盒子竟然用出这么大的话,那一定不能落在大帐了他们的手里,不然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

  点了点头,他也算是同意了下来,“好吧,就后天你就先放到我这里吧,我先给你保管着,等你需要的时候我再给你。”

  陈宁点了点头,终于呼吸了一口气。

  最后想了想,似乎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他接着道:

  “对了,这个盒子你要把它放在哪里,现在陈家有他们的眼线,所以,如果放在这里的话,依然会被他们发现,到时候可就不是一个小偷这么简单了;”

  陈正德听后哈哈一笑,“我知道你这小子信不过我,不过你觉得我会真有那么傻吗,如今在这整个家里可是有大量的他们的眼线,我怎么可能会把这个盒子放在这里呢,这岂不就是有一种无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再说了,你都将这个盒子放在我的手上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应该要相信我。”

  “除了父子关系不讲,咱们两人可是合作伙伴,所以,这盒子竟然有这么大的用处,我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盒子被别人偷了去,所以交到我手上你放心吧,我会找个地方藏好的。”

  本来陈宁不提的话,陈正德还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跟随着陈宁的提起,他这才恍然大悟。

  的确是像陈宁说的那样,毕竟家里还有个眼线。

  他怎么可能会傻到将这个盒子放在这里!,可如今成家放不得,那这个盒子应该放在哪里呢!

  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陈正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想了许久许久之后,才想到了一处地方。

  没错,家里确实是放不得,不过,他记得他还有一个不常去的别墅。

  这个别墅可是他私人财产,别说是媒体,他们就连大长老他们都不知道,而且自己平时也很少去,一年恐怕就只去过一次左右,有些时候一年都去不了一次,所以这个别墅大家肯定都不知道。

  如果说这个盒子要放在哪里最安全,那就非这个别墅莫属了。

  因为他起初之所以会看上这座别墅,完全是因为这个别墅的安全性可靠。

  不仅是装修方面,就临时安全系统,虽然谈不上是,特别好,不过比起陈家,那可是要好得太多。

  因为陈家的安全系统就只有大门那里,其他的就没有了。

  如果稍微厉害一点的小偷,就像之前偷盒子的那个小偷只要能够从门口那里混进来,那么这里面完全就是安全隐患。

  所以这就是之前那个小偷,用极其简单的方式,很快就让这个盒子到手的原因。

  最终陈正德把盒子,放在了一个他不不太长去的别墅。这个别墅知道的人很少,里面也有不少机关,盒子也不会轻易被偷。

  想到这里他说做就做,起身赶紧趁夜来到地下停车库,开了一辆最不起眼的汽车,伪装成司机的样子,他将这个盒子带在他之前不常住的那个别墅之后,继续返回去。

  大长老他们似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么大晚上的陈宁都一直在看的,可是陈正德的身影,他们一直都没看到,所以微微有些起疑心,问着陈宁。

  陈宁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很无辜,什么都不知道,“真是不好意思,他怎么说也是我爸爸,所以关于人家的人身自由权,我哪里管得了这么多,所以别说你问我去哪儿了,哪怕就算是警察来问我他去哪儿了,我也只能说不知道呀。”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双手一摊,他表现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大长老他们反而有些不甘心,可是也无可奈何,就像陈宁说得这样。

  陈正德跟陈宁二人可是父子关系,即便是陈宁知道些什么,他一定不会说,这是其一。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陈宁你可要想好了,难道你真的不想说吗?”

  大长老他们听了后,皱了皱眉头。

  依他之见,陈宁对于那个盒子如此在乎,就连外界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盒子的消息。

  而且被小偷偷走之后,陈宁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动用了警察,最后才勉强的找回来。

  而且现在他们也看了盒子和陈正德都不见,那么他们到底是去哪了。

  大长老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眉头深锁,不知道继续该怎么问,而陈宁角是装作不理他们,觉得自己说的就像是真话一样,差点连他自己都骗了进去。

  “大长老你们也看到了,别说是我不说,确实是因为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我怎么可能还会在这里跟你们磨嘴皮子,早就已经研究那东西去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盒子光是一个盒子而且没有钥匙。”

  什么?没想到这个盒子却没有钥匙。

  陈宁稍稍有些郁闷,也不知道道长的这群人是不是眼瞎,自己明明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他们依然不信。

  终于好说歹说在陈宁的努力之下,大长老他们这才算是相信了陈宁地说的话。

  见他们实在是在难住你这里,问不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