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都市小说 > 开局继承首富资产 > 第一百四十二章受罪
  因为他知道,哪怕就算是自己赌气,也总不能饿了自己。

  可谁知他随着一起床,顿时天旋地转,瞬间又倒了下去。

  摸了摸额头,发现自己的额头有些烫人。

  陈宁知道,这是挨打过后,所以又发了高烧。

  他有些疲惫的敲了敲房门,客房门外面没有任何一个人理他,就只有一个保安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敲什么敲,这大中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虽然态度很是恶劣,不过还算是有人来了。

  只见陈宁舔着自己干渴的嘴唇,道:

  “水,麻烦请你给我一杯水。”

  那保安一看是昨天那个倔强的陈宁,于是扬了扬眉。

  “哟,你昨天不是脾气还挺倔的嘛,怎么现在还求上我了,我告诉你想喝水没门,谁让你把我们的上司给惹生气了。”

  那人继续骂骂咧咧,要是换做平时陈宁的个性,早就已经将此人打死。

  可现在他又是发高烧,身上的伤又还很重,而且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的他,此时早就已经疲惫不堪。

  根本就没有力气去跟他理论,只好继续又道:

  “水!麻烦请你给我一杯水。”

  再一次重复了这句话,守卫一点都没有听他的,烦人的把门锁了起来,当陈宁不存在。

  陈宁没有要到水,而且再加上发高烧,所以又倒了下去。这时,刘磊办完事回来,突然想起陈宁还关在这里面,所以决定过来看一看。

  没错,这个刘磊就是上司也就是昨天晚上下令揍陈宁一顿的那个人。

  “上司也来了!”

  守卫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就见刘磊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他立马行了一个军礼,道。

  刘磊沉稳的点了点头,并问道:

  “陈宁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交代些什么;”

  只见守卫摇了摇头,诚实道:

  “他还是像昨天那样什么都没有说,只不过他刚才叫我给他拿些水,我看他应该是受了重伤,所以诱导发了高烧,整张脸都通红,但是没有您的命令,所以我并没有给他水。”

  刘磊扬了扬眉,上边的人确实是让他把陈宁抓起来教训一顿,并没有说要把他弄死。

  如今听守卫这么一说,想起昨天晚上他确实是下手过重了一些,所以连去看一眼都没有,直接摆了摆手,继续吩咐道:

  “你去给他弄点吃的,再端一杯水,上面说了这个人一定要好好的给他看好,没有我的命令,谁来说都不好使,还有记住一定不要把他弄死了,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侍卫得到命令,既然是不该有半分的质疑。

  “好的,刘副局,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这个人看好。”

  等送走了刘磊,守卫刚走出去一会儿就端了一些饭菜,至于这些饭菜是从哪里弄来的,没人可知就只有他知道而已。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走到关押着陈宁房里的那里,吆喝着。

  “喂,赶紧起来吃饭!”

  虽然态度依然还是很恶劣,不过,陈宁此时早就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因为已经饿了一天一夜,再加上身上有重伤,所以极度不舒服的他,为了能够活着出去,还是勉强的爬了起来,准备去吃饭。

  可是,当她端起地上的碗,刚刚跑了一口。

  便发现就算早就已经变味了,而且特别难吃。

  “哇!”他差点一口没有吐出来,喉咙那里实在是吞不下去,难受得双眼冒着泪花。

  那守卫听到陈宁这边的动静,用警棍敲了敲房门,狠狠道:

  “安分点,有个女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这么多,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它吃完,你信不信我今天再把你揍一顿。”

  陈宁相信,以前她就曾经听过,这进了警察局的门,是死是活都靠造化。

  那时候他还以为有法律在身,所以这些保安不能拿它做什么。

  可现在,他相信了。

  这群人就是一群土皇帝,现在自己羊入虎口,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可面前的这些剩饭他实在是吃不下去,陈宁愤恨的不去看碗馊饭。

  但无奈,陈宁发烧挨打,一天没吃饭,一点力气都没有。

  再加上那个守卫,一直在这里守着,陈宁挣扎了很久,最终低头拿起了那晚馊饭往嘴里灌。

  馊饭很难吃,陈宁心里也很难受。

  而且在这个时候,守卫还以为刚才刘磊看了命令之后就走了,可随之看到刘磊从外面走进来,守卫乐呵呵的上前打招呼。

  “刘局!难道你还没有走啊?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对于守卫的巴结,刘磊刚刚没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招了招手。

  “你先出去吧,我有话问陈宁,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守卫自然是高兴的点了点头,退出去之后,只见刘磊眼神一直盯着陈宁看。

  他知道陈宁碗里的这些饭是馊饭,可那又如何,就当是给陈宁一个下马威,只见他道!

  “看吧,你们这些小伙子实在是太年轻了,一点都不会做人,明知道自己本事不够,还要跟那些人对着干,所以就这样一折腾,就把自己折腾到这里,年纪轻轻就受了这些罪受,你以为揍你的本意是我说的吗,不,其实是那个人,他让我做的,并且那个人还让我转告你,不要幻想不该是自己的东西,不然下场一定很惨。”

  陈宁一边艰难的吃着饭,一边听着刘磊的话,顿时皱了皱眉头。

  这饭真的特别难吃,可刘磊的话,让他更是皱眉。

  刘磊见陈宁没有说话,联想起昨天他刚进到警察局的态度,他知道,陈宁这个年轻人一向是倔强又顽固。

  不然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受这么多罪,只是跟那些人斗起来,他真的不知道陈宁有几条命。

  不过今天自己这里跟陈宁说这些,是受了那个人的命,来劝导他。

  可自己在这里说了半天,陈宁都不开口,他你以为是男的在吃东西,所以嘴里没空,继续道:

  “其实说起来,我还真挺可怜你的,这么年纪轻轻就受了这么多的罪,这让我想起我年轻的时候,所以我就说你们这些年轻人,要懂得退步,不然受伤的还是自己。”

  刘磊一直在这里不停的说,可是整个过程,陈宁都一直沉默,继续的往嘴里塞馊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