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和港黑重力使隐婚之后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早上好,阿凛。”

  中原中也正在换衣服,在听到了动静之后,就侧头看向了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的鸢川凛,在她的示意之下,走过去坐在了旁边。

  鸢川凛就半靠在床头,在他坐下的时候,伸手拉住了还没有系好的领带,在嘴角浅浅的一亲,手上已经非常熟练的为他打好了一个温莎结。

  “早上好,中也。”

  “要再睡一会吗?”

  “不了。”

  她摇了摇头,事实上昨天她睡得已经够多了,今天也不能再这么颓废。

  和日本相比,意大利人民的生活要悠闲得多,因为那边的生活节奏总是慢悠悠的。

  可是在那边的时候,鸢川凛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工作,反而是来到了日本之后才悠闲起来。

  鸢川凛这么一想,就想要找斯库瓦罗给自己加工资,事实上之前她也这么做了,然而玛蒙那个家伙死活不肯松口,只愿意给她加出差工资。

  总有一天她会撬了玛蒙的小金库!

  鸢川凛敲了一颗鸡蛋到涂了油的平底锅里,看着黄色的蛋心,就仿佛是看到了玛蒙小金库被打开的样子。

  到时候再叫上弗兰好了。

  她的嘴角微微地扬了起来,被旁边按下了烤面包机开关的中原中也眼里:“你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

  “还不错。”鸢川凛煎着鸡蛋,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你要记得……”

  “今天早点回来。”

  中原中也自然而然的接过了她的话,笑道:“我知道的,我还记得。”

  “所以,我会早一点回来。”

  吃过早餐以后,他就直接出了门,风花是在他出门之前醒过来的,正好迷迷糊糊的走到了走廊上面,看到正打算出门的父亲,向那边跑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出门要小心,爸爸!”

  “好,我会注意的。”

  中原中也回抱了她一下,然后又起身和妻子交换了一个吻,才道:“我出门了。”

  大门关上没有多久,引擎发动的声音就从外面的车库响了起来,声音渐行渐远,直到最后再也听不见了。

  风花懒洋洋打了一个哈欠,又和母亲索要了一个拥抱:“我去洗漱啦……”

  虽然才两岁,但是她被教导得很好,在生活上面不太用得着大人操心。

  她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枚指环和匣子,点燃了上面的晴之炎,将被取名叫做“团子”的狼被放了出来,由它陪着自己走进卫生间。

  鸢川凛看了那边一眼,就上楼把两个孩子的早餐准备好,等到风花再上来的时候,身边已经跟了睡醒过来的雪彦。

  “今天怎么起晚了?”

  她将煎蛋放在了雪彦的面前,男孩子打了一个哈欠:“昨天晚上不小心就睡晚了。”

  鸢川凛只是看了他一眼,微微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吃过了早餐之后,他们在家里呆了一会,才一起出了门,到了不远处的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的那家波洛咖啡厅。

  倒不是鸢川凛故意要去给安室透找不痛快的,而是最近吃了好几家的蛋糕,就只有安室透所做的蛋糕最对风花的胃口。

  而今天是她的生日,自然什么都要以她为主。

  看着站在柜台里面,带着微笑对自己挑眉的男人,鸢川凛满脸无辜的向他眨了眨眼:“那么,蛋糕的事情就麻烦你,安室先生。”

  本来以为对方是过来有什么事情,甚至是找麻烦的安室透在她开口说要定做蛋糕的时候,不禁流露出了“你仿佛是在逗我”的神情,但还是颔首应了一声:“那是自然的。”

  “那我们下午一些再过来取。”

  向他道了一声谢之后,鸢川凛付好了定金,再带着两个孩子离开这里。

  接下来就是普通的逛街,给风花和雪彦买点东西,在街上走走逛逛了一阵子,顺路吃了一点东西,才绕回到了波洛咖啡厅把做好的蛋糕给拿了。

  因为很少有人到这里定整份的蛋糕带走,所以榎本梓还花了点功夫才找到能够装大蛋糕的盒子,耽误了一点时间,而对鸢川凛道了好几次歉。

  “真的非常对不起,凛小姐。”

  “没有关系的。”

  日本的服务行业总是有这种热情,令早就离开日本才回来没多少时间的鸢川凛一时间不大习惯,后来是安室透解救了她,让榎本梓去招待刚刚进来的那桌客人。

  “你倒不像是不擅长应对这种事情的人。”

  男人把一家子送到了门口,一边把蛋糕递过去,一边开口。

  鸢川凛也回以了答案:“你应该知道,我们向来主张的是能动手就不动口。”

  “你是这种人吗?”安室透轻轻的偏头。

  “请不要质疑Varia的高品质。”她笑道:“像是小梓小姐那样子热情的女孩子,我可不忍心伤害她的心。”

  这个理由究竟是不是真的,对安室透和鸢川凛来说其实并不重要,两个人像是闲着没事的在扯家常,等到鸢川凛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向对方告别离开了这个地方。

  蛋糕会在冰箱里放到晚上,到时候再拿出来味道也会变得比在常温之下要好一些,她让儿子带着女儿去玩,自己则是回到了书房里,开始继续自己的工作。

  不过她出差到日本来几乎没有什么主要的工作,港黑那边又还没有缓过来,以至于只是在看了几个弗兰做好传过来的文件之后,就没有事情可以做了。

  这种日子确实是挺享受的。

  有了这样子悠闲的时光,鸢川凛就上到了阁楼上开始继续涂画,直到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动静,才下楼来到了玄关。

  银色的巨狼正紧紧踩着一个男人将他压倒在起来,咧着嘴的狰狞模样完全就不像之前被风花抱在怀里小狗拟态的样子这么乖巧。

  鸢川凛挑了挑眉,看向了站在旁边的两个孩子:“雪彦,把风花带上去。”

  “好的,妈妈。”

  他乖乖地点头,风花也跟着一起,在拍了拍团子的脑袋以后,就上到了二楼的客厅。

  团子在目送他们离开的时候移开了对着男人脖子的脑袋,给了他喘息的时间,同时也给了他挣脱的机会。

  从口袋里面摸出来的枪对准了移开注意力的银狼的脑袋,在开.枪的瞬间,本来还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大狼向后跳闪避,并且用尾巴将子.弹扫落,以免在屋子里面留下痕迹。

  男人爬起来转身就要往外面冲,却不想美丽的女人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挡住了他的去路。

  “让开!要不然我开枪了!”

  他是对鸢川凛这么说,眼神却再向身后瞄,是在警告刚才那头让他感到恐惧的超乎了他认知是似乎得懂的巨狼,示意对方不要轻举妄动,否则自己就会对面前的这个女人开.枪。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头狼居然一点踌躇都没有,或者说对方完全就没有打算离开原地。

  刚才那种骇人的气势随着趴下去变得懒洋洋的,团子舔了舔爪子,用侧着的眼神看过去,有一种人类看好戏一般的姿态。

  这种反应令还打算以此保命离开的男人一愣,下意识顺着它的目光看过去,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枪就已经到了看着温柔可人,格外好欺负的年轻女人的手中。

  鸢川凛打量了一番,随口说了一个型号:“这不是什么贵的玩意儿,但是也不便宜,你从哪里得来的?”

  “或者说,你是哪个势力派过来的?”

  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的男人总算是回过了神来,第一时间就是对她动手,却忘了刚才对方夺走手.枪的时候利落的身手,反而被倒过来吊打。

  鸢川凛也是好久都没有动手了,随手就把手里的玩意丢到了一边,该用拳脚对付这个忽然闯进来意图不轨的男人,挡住了几次攻击之后,一脚把人踹到了旁边的墙上。

  “你该庆幸今天是个好日子,所以我不想见血。”

  她转了转手腕,接过了被团子叼过来的武器,漆黑的枪.口对准了因为疼痛而动弹不得的男人的额头:“现在,就请你回答我刚才的那个问题。”

  “不然我也不保证我手里这玩意儿会不会乐意听话。”

  “……”

  “……喂?”

  因为久久都得不到回应,所以鸢川凛用脚轻轻地踢了对方一下,结果他就这么缓缓倒了下去,让她诧异地眨了眨眼睛。

  她刚才没有多大的力气吧?

  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禁揍??

  说好的敢来偷袭Varia的家伙,最起码都有两把刷子的呢???

  看着地上那个昏过去的男人,鸢川凛一阵无语,甚至想要翻个白眼。

  考虑到风花和雪彦还在楼上,她也没有再继续动手,而是打电话给彭格列那边,让他们把人带过去好好的审审。

  那个男人应该庆幸在这里的是自己,而且今天还是风花的生日,她不想留下什么不愉快的印象,否则换做了Varia的其他人,在第一时间他就已经被解决了。

  所以她真的很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暗杀部队。

  ……行吧,她承认,Varia之所以还是暗杀部队,是因为那些目标人物全部完蛋了。

  突然心好累。

  正在打扰玄关处理着刚才留下来的那些痕迹的鸢川凛这么想着,把地板上那些玻璃碎片清扫干净,倒入了垃圾桶里。

  中原中也正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看着拿着打扫工具的妻子,疑惑道:“怎么了吗,阿凛?”

  “我刚才不小心把花瓶打碎了。”

  鸢川凛向他耸了耸肩膀,用吸尘器将残余的玻璃碎片打扫干净,以免被人踩到弄伤脚。

  中原中也很自觉的就挽起了袖子准备帮她,不过被拒绝了。

  “已经打扫好了,我把吸尘器放回去就上去,你先上楼把衣服换了吧。”

  听她这么说,中原中也只能点头,等到鸢川凛把东西处理完毕,两个人一起完成了今晚为了庆祝而准备得丰盛的晚餐。

  “你今天出门买了香氛吗?”

  “是之前买的,今天整理的时候,正好翻到了就拿出来试试。味道还不错吧?”鸢川凛笑着点头。

  “还可以。”

  中原中也想了想今天进门的时候闻到的香味,点点头,然后将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了头上戴着生日王冠的小姑娘。

  雪彦也将昨天熬夜的礼物拿出来了,是他自己做的一个木雕,小小的只有掌心这么大,是团子小狗时候的模样。

  父子两个人和鸢川凛的礼物放在一起,然后异口同声向笑出了浅浅梨涡的小姑娘祝贺。

  “生日快乐,风花!”,,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