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和港黑重力使隐婚之后 >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太宰治这个家伙,可以说是一朵奇葩,而且还是武装侦探社众奇葩之中最奇葩的那一朵。

  就作为搭档的国木田独步而言,对方无疑是侦探社里面最难对付的一个。

  毕竟其他人就算是经常上演不可说剧目的谷崎兄妹,也没有随时随地不分场合的作死闹着要自杀。

  不过不论怎么说,对方不会在关键的事情上面掉链子,所以就算是国木田独步也没有到真正忍无可忍的地步。

  然而……

  这个混蛋绷带浪费装置这一次又乱跑了!

  国木田独步看着远处草坪上面断掉的白色东西,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然后对上鸢川凛那双担忧的眼睛,仿佛能够看到对方说:“建议你带他去医院看看脑子。”

  说句实话,他也想知道太宰治的脑袋里面究竟都在想什么。

  国木田独步押着常常给自己惹祸的太宰治,郑重的向这个受到了对方“骚扰”的女人表示了深深的歉意。

  “真的非常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

  鸢川凛向两个人摆了摆手,顺便换了一只手提袋子:“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好的!”

  他摁着太宰治的手放了下来,看了一眼鸢川凛被重物勒得微微发红的手,迟疑了一下:“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我家就在不远,很快就能回去了。”

  她摇了摇头,向他们浅浅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离开的时候,鸢川凛还能听到后面随着风声一起传来的国木田独步训斥太宰治,结果又被对方戏耍一番的声音。

  还真的是有意思的两个人。

  “我回来啦!”

  她拿出钥匙,打开了眼前的大门,很快在二楼客厅里面的两个孩子就跑了下来,给了她一个拥抱。

  雪彦看向了她的手,下意识又抬眸看了过去:“妈妈……”

  “没事,其实没有什么感觉。”

  鸢川凛也看了眼自己的手,白皙的手指间有明显红色的勒痕:“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就算力量再强大,人类到底是人类,况且她也不是那种用枪之类武器的人,手上没有多少的茧,会显现成这样子的颜色也很正常。

  “很快就会消掉的。”她揉了揉儿子和女儿的脑袋:“走吧,我们去吃午餐。”

  “好——”

  两个孩子托了长长的尾音,非常自觉的从袋子里面拿出了几件东西抱着,试图要给母亲减少袋子的负重。

  尽管这对于里世界的人算不上什么,他们也还是会想要帮她点忙。

  鸢川凛对自己的孩子这么懂事真的非常感慨,同时也觉得庆幸,还好家里的不是熊孩子,不然她估计得操心死,Varia的那群人估计也要经常炸毛了。

  只要一想到曾经听说过的,蓝波年少的时候闹出来的那些荒唐事,鸢川凛就觉得非常的头疼。

  还好还好……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她一边做着简单的午餐,一边这么想着,而远在意大利睡梦之中的蓝波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看了看房间的四周,又重新向后倒了下去。

  一家子吃了午餐之后,又在附近的街上走了走消食,等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鸢川凛就做了她已经想了一上午的事情——痛痛快快地睡一觉。

  等一觉起来已经是下午三四点的事情,鸢川凛难得会这个样子,沐浴在从白色窗纱朦胧进来的阳光之下,她甚至想要瘫在床上不起来了。

  而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不过虽然是躺着的,但还是用手机在处理一些弗兰那边发过来的他没有办法处理的问题。

  “所以你真的不打算到我这边来吗,弗兰?”

  “虽然Me也很想,但是Me和You的属性完全不符,作战队长和Boss是不会同意这件事情的。”

  她戴着一只耳机,懒洋洋地教导弗兰,偶尔又调侃,让他到自己的这一组来:“或许等我问了斯库瓦罗之后会有转机呢?”

  “艾丽丝姐,You还是饶了Me吧,Me一点都不想要被堕王子烦——”

  “好疼——”

  他忽然拖长了音调,鸢川凛很快就在耳机里听到了贝尔那极富特色的笑声:“xixixi,艾丽丝想要挖人也不应该考虑这只青蛙吧?”

  “请不要叫Me青蛙,那明明是贝尔前辈硬给Me塞的帽子,Me现在戴的可是苹果。”

  “而且不得不说,前辈的审美真的有待提高……”

  两个人就着这件事情就这么吵了起来,鸢川凛就算是没有在现场,也大概能够通过二级里面的声音想象出那边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吵闹的声音很快就变成了打架声。

  鸢川凛听了一会,在确定这场战斗一时半会是没有办法再进行下去了的时候,果断的就掐断了这次的通话。

  她一直等到快到晚餐时间了才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进到了厨房准备在中原中也回来之前将晚餐做好。

  然而今天中原中也回来的时间要比她预料得要早,系上了围裙的腰被人从后面搂住,他将鸢川凛的发丝撩到了一边,将脸埋在了她的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中也,你在撒娇吗?”

  “……嗯,不可以吗?”

  他在妻子的耳后亲了亲,今天一天都和尾崎红叶呆在一起学那些有的没的,实在是让他感觉比平常工作的时候还要累:“今天好累呀,阿凛。”

  “你今天回来得很早哦,中也。”

  “因为很累。”

  中原中也抱着她的腰不松手,鸢川凛将切好的菜暂时放到了一边,然后洗了手拿过毛巾擦了擦上面的水渍。

  她拉着对方的手,缓缓地转过了身,在中原中也的手重新环上自己的腰的时候,回以了一个拥抱:“身体累还是心累呀,亲爱的?”

  “都累。”

  太过动脑的玩意儿还不如让他去打一架来得轻松,对尾崎红叶所教导的那些东西,让中原中也突然就有了一种“女人心,海底针”的感觉。

  好在自家妻子不是那种善变的性格。

  看他这个样子,鸢川凛也摸了摸他的头发。

  现在中原中也已经养成了进家就会摘下帽子的习惯,微长的橘发非常的柔软,似乎还带着外面风的味道。

  两个人拥抱了一会,才放开了彼此,鸢川凛觉得应该给中原中也换换心情,于是让对方和自己一起做晚餐,一边做菜一边聊天。

  中原中也的注意力渐渐就从之前的那些事情之中转移了,感觉人也轻松了不少。

  “……我把东西买回来的路上,经过了一个公园,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所以就走进去看了看。”

  鸢川凛腌好了的鱼从冰箱里拿了出来,嘴里还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然后看到一个奇怪的家伙。”

  “奇怪的家伙?”中原中也一边打蛋液,一边回头看了过去:“一个什么样的家伙?”

  “让我想想看。”

  她在已经热好的锅里刷上了些许的油,用筷子将鱼放上去煎,两者之间碰撞发出“滋滋”的声音的同时,食物的香味也在厨房里面蔓延开了:“外表大概二十多岁,穿着驼色的风衣,不过总的来说,算是一个俊朗的年轻人。”

  这个描述听起来怎么这么的耳熟?

  中原中也心想着,嘴里还不忘记问:“你夸他俊朗?”

  “亲爱的你在我眼里是最帅的。”

  听他酸溜溜的语气,鸢川凛偏头亲了一下他的脸,然后又继续盯着平底锅里面的鱼,以防煎过头,话语却是不停的:“他似乎是在上吊自杀,不过因为绳子断了的关系,所以没有成功,从树上摔下来了,整个人坐在草坪上,脸也因为缺氧而涨得通红。”

  中原中也的手一顿。

  背对着他的鸢川凛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继续道:“不过他倒是比我想象的要精神,脖子和手上都缠着绷带,也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么来的,我问他需不需要叫救护车,他却突然起来了……”

  “砰!”的一声,中原中也将手中的碗重重地放在了桌面上,要不是想着鸢川凛在旁边要克制着自己,现在异能应该已经飙出来了。

  这个动静有点大,鸢川凛当然是发现了的,刚好也煎好了一块鱼块,关了火转身看向一脸不爽的中原中也,抬手抚平了他眉心的褶皱,就被人抓住了手。

  “阿凛,那个混蛋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殉情,不过也只是问问,而且他的同伴很快就过来了,和他一起跟我道了歉。”

  鸢川凛安抚着自己的丈夫,看着他的不悦,吐了吐舌头:“抱歉,不应该和你说这种事情的。”

  “不,你告诉我知道了,这样子很好。”

  不然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那个混蛋青花鱼居然调戏自家老婆,而且让自家老婆陪他殉情!

  太宰治他配吗!

  中原中也暴躁脾气上来了,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武装侦探社去找太宰治的麻烦,但他还是克制住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平静个鬼!

  要是太宰治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他一定要狠狠的把那个家伙的脑袋砸进墙里面去!

  中原中也咬牙切齿的在脑袋里面开启了《太宰治的一百种死法》的小剧场,忽然感觉自己腿被人抱住了,下意识低头向后面看,就看到小姑娘那张笑盈盈的小脸。

  “爸爸!”

  风花是刚刚才睡醒的,本来是打算过来喝杯水,谁知道就看到了下了班回来的父亲。

  她抱着中原中也,开始偷偷地使用起了自己能力:“欢迎回来!”

  “啊……”

  他感觉自己的暴躁和疲惫顿时就不见了,精神就像是被洗涤过一样的平静。

  “我回来了。”

  看到中原中也平静了下来,鸢川凛也松了一口气,事实上她确实没有想到,中原中也的反应会这么大。

  之前她也有被搭讪的经历,中原中也在场也没这样啊……

  鸢川凛眨了眨眼,最终将结论定义在果然是因为那种家伙做的事情太危险了上面。

  那确实是一个麻烦的家伙。

  夫妻两个人的想法此时并不在一个频道上,不过最后的结果其实都差不多,对太宰治那个家伙的都下了一个麻烦的定义。

  不过在中原中也那里,他还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混球。

  但是现在,他又莫名的生不起气来。

  哄了一下女儿,就心平气和的和鸢川凛一起做了晚餐,然后一家人在一起,又是一个愉快的夜晚。,,网址,...:

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