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和港黑重力使隐婚之后 >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横滨的情况有好转了吗?”

  毛利兰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就下意识的向那边看了过去,雪彦也拿出了手机,开始在网上搜索那则突如其来的消息。

  鸢川凛没有看,只是听着毛利小五郎的转述。

  “在横滨港口有不明巨大飞行物体坠落,其中是否有幸存者尚未可知,但据目击者描述,该飞行船上载有武器等危险装置,甚至有人目击到有使用异能力的人物……”

  读到这里的时候,毛利小五郎嗤笑了一声:“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异能者存在,这个消息写的也太敷衍了吧!”

  “我也这么觉得!”

  江户川柯南在旁边连连地点头,对于一个坚信着这个世界是科学的存在,他也不认为这是一篇正确的报道。

  看到这个地方,毛利小五郎就已经没有了要阅读下去的兴趣,毛利兰倒是来了兴致,在他扔出手机的瞬间把手机接住了,打算继续看上面的那个信息。

  不过,她在接住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触摸屏幕上的刷新键,等到她再定睛看向手机的时候,上面已经显示该网页已经不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

  毛利兰不由地疑惑出了声,左右地看了看,江户川柯南也站起来从她手里把手机接过来,看到这样子的一幕,确定了并非是网络问题以后,向她解释:“可能是发这条消息的人也觉得自己所编的那个故事太奇怪了,所以就把它删掉了吧!”

  “这么说也是……”从小就生活在普通环境之中的毛利兰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说法。

  他们很快就将这个话题给略过了,甚至没有注意到站在旁边的安室透的笑容有了一瞬间的停顿。

  就连向来敏锐的江户川柯南都没有注意,就更不要说是别人,当然这并不包括在场的另外三位压根就不是普通人的一家子。

  作为知晓这个世界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神秘,甚至是整个世界秘密的人物之一,鸢川凛还知晓着横滨目前的情况,所以她对这一则消息的真实程度处于完全信任的状态。

  只是她觉得很意外,这样子的消息应该在第一时间就被异能特务科封锁在横滨市内,不在除此之外的地方流传。

  结果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人发到了网上,甚至还拍下了清晰的照片,编写成为正儿八经的报道。

  她扫了一眼雪彦手机上的内容,因为他没有像毛利兰一眼点到刷新,所以页面上依旧是那个消息的画面。

  上面还附赠着图片,甚至在一张拍摄到人物的画面下备注到——飞船上的中岛敦。

  这就是这篇报道最有意思的地方,不仅能够捕捉到飞船上那微不足道的人,甚至还知道对方的名字。

  可不就是很有意思吗?

  鸢川凛将目光收了回来,继续微笑着看向已经转换了话题的毛利兰一行,由衷的祝贺:“虽然那篇报道的内容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我想晚一点就可以知道横滨那边的动乱是否已经结束了。”

  “我想也是。”她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感慨一声:“要是真的平静下来就好了。”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

  鸢川凛道:“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很和平的。”

  ——你认真的吗?

  安室透虽然已经转身走向了吧台的方向,但还是听到了她的这句话,随后就想起了鸢川凛此时的身份——意大利黑手党彭格列家族专属暗.杀部队的干部之一。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不过转念又想,安室透想到了在里世界的那些传闻,其中有一则就是说彭格列是守护着世界稳固及和平的一员,黑衣组织似乎也相信着这件事情,他们还在私底下调查相关的那些秘辛,只是更深一层的消息以他目前的地位还没有办法知晓。

  安室透想着想着思绪就往其他的地方飘了,很快又有新的客人走进这家咖啡厅,在榎本梓轻快的“欢迎光临”的声音之中,他逐渐地回过了神,然后为他们准备起了所点的餐食。

  鸢川凛一行与毛利一家以及江户川柯南聊得愉快。

  两个孩子天真无邪,而女人美丽大方善于交谈,这一样子的家庭确实是非常的容易收获他人的好感。

  他们聊得很愉快,愉快到甚至忘记了时间,等到回过了神的时候,毛利兰才发觉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江户川柯南已经放在了旁边的桌上的手机再一次振动起来,他拿起来一看,这一次是官方发送出来的速报。

  “看样子至少那则八卦报道有一件事情是说对了的。”

  他举起了手机,递给一直关心着的毛利兰和毛利小五郎看:“横滨的警界已经解除了。”

  “这样子就好。”毛利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没过多久鸢川凛就带着两个孩子向他们告别。

  说是出来闲逛,不过也就逛了几条街,然后就坐在了波洛咖啡厅里面,一坐就是一下午。

  不过由于吃了不少好吃的东西,风花在回家的路上都是蹦蹦跳跳的,鸢川凛在稍微落后两步的位置看着她这样子,再一次挽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这一次比之前要真挚许多。

  直到走进了家门,她才低下了头:“把截图发给我。”

  忽然听到了声音的雪彦也抬起了脑袋,并不惊讶于母亲知晓自己已经将整个页面的内容截图下来的事情,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嗯。”

  鸢川凛再仔细的去看那则新闻的时候,人已经在书房里面了,这里就是她在日本的办公室,和阁楼的画室比起来,中原中也来这里的次数要更少,而且他从来都不去碰书架上的书,就算是偶尔要使用电脑,也基本用的是放在房间里面的笔记本。

  鸢川凛并不担心中原中也会发现书房电脑里面的东西,因为那些都是通过特殊渠道和手段加密,需要复杂程序才可以开启的,一般的使用电脑根本就不会发现。

  她耐心地看完了图片上面的那个像是八卦报道一般的消息,虽然有些用词被夸大了许多,但是总体来说的确是一篇准确的报道。

  那么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这篇报道是经由谁的手从横滨流传出来的?

  页面消失被删除,明显就是异能特务科和官方那边动的手,但是现在鸢川凛对将这则消息流出的家伙更感兴趣。

  毕竟,不是谁都有这样子的手段的。

  只可惜鸢川凛在这方面并不怎么精通,也就只能够交给手下的人去调查了。

  尽管结果还没有出来,不过她大概也能够猜测得到,多半是利用各种跳板和公共网络发不出来的,想要真正找到幕后的那个人很难。

  但是总得要试一试。

  她将图片保存在了彭格列架构出来的专属服务器上,然后关闭了一切的东西,只留下一个播放器,随手一点,让不算宽敞的书房响起了悠扬的歌声,就如同精灵在森林之中吟唱。

  再过没有多久就是晚餐的时间,鸢川凛在书房呆到那个时候,才去到厨房给孩子们准备今天的晚餐。

  雪彦这段时间常常在厨房里面帮她,慢慢的鸢川凛就已经习惯了,也开始教导他一些困难点的料理方式,他也学得很好。

  风花照常托着小脸坐在餐桌上面看着他们,时不时低下头来看看手机。

  她都电子产品之类的其实不算太热衷,不过现在网络的发达让她能够在上面了解很多的东西。

  风花正在很努力的学习日语,打算在中原中也回来的时候,给他一个惊喜。

  “看太久了对眼睛不好。”

  她盯着手机的屏幕想着中原中也会有的反应发呆,完全没有注意到雪彦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把手机翻过来扣在了桌子上面。

  小姑娘这才回过神,鼓了鼓脸不乐意:“也不算是太久嘛!”

  “加上今天看电视的时间就足够久了。”他此刻俨然就是一名严格的兄长。

  风花向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不过并没有再去碰手机了。

  很快鸢川凛就把晚餐端了上来,一家子照常用过晚餐,然后在客厅度过黄昏与初升的月亮的夜晚。

  被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鸢川凛第一时间就把它抓了过来,按动了一下音量键让声音只剩下振动,她看了一眼上面的备注,下意识地低下头看了眼趴在怀里已经睡着的女儿。

  “但愿这个小丫头醒过来知道了不会吵闹。”

  “不会的。”雪彦从她的怀里把妹妹抱了过来,动作很轻生怕将她给吵醒了。

  他压低了声音:“我带她回房间,妈妈你就和爸爸好好聊聊吧。”

  “好……”

  鸢川凛见他这般懂事的模样,摸了摸他的脑袋没有反对,一边目送两个孩子离开客厅,一边接起了电话。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喂……”

  “喂——”

  青年的声音带着几分醉意,像是刚刚喝过酒,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中原中也刚和森鸥外以及尾崎红叶庆祝这一次的胜利,顺便开了一瓶自己珍藏了许久的名贵红酒。

  不过他的酒品向来是不大好的,所以是等着醉意散去了不少,才给思念许久的妻子打去了电话。

  “阿凛,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

  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踌躇,鸢川凛轻轻地笑了一声,显然也对丈夫这种特性了如指掌:“看样子,这一次的工作很顺利。”

  “是啊,很顺利。”

  他靠在自己在港黑大厦中留给干部休息和居住的房间的落地窗上,身体缓缓的向下滑,背靠着窗户侧着脸望向外面的夜景。

  这个高度足以俯瞰大半个横滨。

  “我不久之后就可以回来了。”

  虽然组合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因为他们的关系,中原中也的工作量又增加了不少,工作还有一点需要扫尾的地方:“大概就两三天之后。”

  “嗯,我知道了。我们会等你回来的。”

  鸢川凛也从客厅走出去了,走上了阁楼,没有开灯,就这么从斜顶的窗户向上看。

  这一片是居民区,灯光没有闹市明亮,所以还算是可以看到布满星辰的夜空。

  “今天晚上的夜色很美。”

  “是吗?”

  “是啊,有许多的星星在夜空里闪烁着,就像是在夜空里铺满了宝石……”

  中原中也其实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横滨亮起来的灯火,城市的灯光足以照亮夜空,也就不像是鸢川凛那样可以看清楚天上的星星。

  他闭上了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看到妻子用轻柔的声音所描述出来的星空:“这听起来似乎很美好。”

  “风花说等你回来之后,想要到海边去玩。”

  鸢川凛打开了窗户,让夜灯吹进来:“到时候在沙滩上应该还能看到更美的夜景。”

  “我很期待。”

  他的嗓音比起平时沉一些,带着醉意的沙哑,拂过了鸢川凛的耳畔:“阿凛……”

  “嗯?怎么了吗?”

  “你只说了景色和孩子们的事情。”

  中原中也抱怨着:“为什么都不说说你的?”

  “我可没有什么好说的,亲爱的中也先生。”

  鸢川凛将手靠在窗户框上,脑袋枕在了手臂上:“除非你想要让我说无数遍我想你了。”

  “那似乎也不错。”

  “你确定不会听厌烦吗?”她挑眉笑着。

  “永远不会!”

  中原中也却无比的郑重,除了身份和工作的事情有隐瞒,他对鸢川凛从未说半个虚假的字眼:“永远不会的,阿凛!”

  “我开玩笑的,你可别太当真了。”

  她听着丈夫认真的许诺,语气又轻快了几分:“我对你的思念是述说不完的,就像是这天上的繁星,每一颗都代表了我对你的喜爱与想念,它们还可以化作吹起来的微风,将我的爱带到远方的你的身边……”

  或许是意大利血统里面带来的浪漫,鸢川凛在情话上面的天赋总是能够将中原中也说得面红耳赤,声音也变得结结巴巴的,完全不像是那个在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港黑的重力使。

  他涨红着脸,除了害羞之外,还有一种说不过鸢川凛的懊恼。

  这个时候中原中也就有一点羡慕太宰治那张能言善辩懂得讨女孩子欢心的嘴,然而一想起对方,他本来还柔和的表情立马就扭曲了起来。

  要不是醉意已经散去了很多,而且电话的那头是心爱的妻子轻柔的嗓音,他恐怕就已经把那句“混蛋太宰”给骂出来了。

  鸢川凛的声音总让人有一种被治愈了的感觉,至少中原中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真的非常喜欢听她这样子和自己说话,就算是说一辈子也乐意。

  心里是怎么想的,中原中也就怎么说了出来,让鸢川凛哭笑不得:“一直不停的说话,那可是很累的,也会很渴……”

  “那、那就不说这么久……”

  他心疼妻子的嗓子,急匆匆地这么说了一句,又换来了她的笑声,就仿佛是鸢川凛刚才所说,伴随着微风吹到了他的耳边。

  “如果是中也的话,不管是什么时候,我都会对你说。”

  “说什么?”酒后的干涩让中原中也作出吞咽的动作。

  “——我爱你。”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中原中也的耳边重复了好几次。

  “我爱你,中也。”

  两个人的话语随着夜色暧昧,而在屋子不远处的车子里面,穿着西装的男人看着那扇被打开的阁楼,用望远镜借着月色和路灯勉强可以看清撑在窗户上面的女人。

  他从前两天开始就不时的会到这附近来,而目的则是为了监视住在这栋房子里面的这个年轻的妇人。

  风见裕也并不明白自家上司为什么会让自己这么做,不过既然这是命令的话,他也没有办法去多问一些什么。

  因为降谷零是一个难以琢磨的对象,而且他们之间也不能够经常性的联系,对方到底还是在那个黑衣组织进行卧底,有很多的地方都不是很方便。

  他看着女人的发丝也夜风吹起,又被撩到了耳后,似乎是和人讲了很久的电话,才关上窗户重新回到了黑暗的房间里面。

  风见裕也收起了望远镜,刚刚打算要打动车子,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看起来应该是从哪个公共电话亭打过来的,不过他的心里有数,很快就把电话接了起来:“喂,你好。”

  “是我。”

  熟悉的嗓音让他立刻叫出了对方的身份:“降谷先生!”

  化名为安室透的降谷零“嗯”了一声,又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正按照你的吩咐,在那个鸢川家附近进行监视。”

  他如实的禀报,并且将自己这几天的观察告知了电话那头比自己的年龄还要小,但是能力却可以说得上是精英中的精英的上司。

  安室透安静地听着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一边听,一边就在脑袋里想起了鸢川凛今天下午在离开波洛咖啡厅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

  他之前不确定对方这一次到日本来究竟是来做什么的,不过这两天听说港口黑手党似乎是要和彭格列那边合作,如果鸢川凛是为了这件事情过来的,那么确实不会惹出什么太大的乱子。

  但是这样子的话,对方应该是要住在横滨,而不是住在东京,甚至还特意买了房子,就连两个孩子都带过来了。

  安室透做梦都没有想到等再见到鸢川凛的时候,对方竟然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不过那个叫雪彦的男孩子年纪稍微大了一点,应该不是对方亲生的,而那个叫风花的女孩那双眼睛明摆着就是和对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仔细的回忆起了鸢川凛身边的那两个孩子的长相,安室透突然发觉风花有一点的眼熟,并不是和鸢川凛相像的那种眼熟,而是和他曾经见过的某一个人。

  只是那个人,安室透一时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了。

  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了几下,思绪也渐渐的从风见裕也的声音里面拉了回来。

  “降谷先生、降谷先生?降谷先生,您还有在听吗?”

  “我听着的。”

  就算是在思考问题,安室透也没有忽略掉他的那些报告,他在脑袋里做了简单的整理,才下达了第二个指令:“风见,之后不用再继续重点注意他们了。”

  “降谷先生的意思是……”

  “那户人家大约是没有什么可疑的。”

  关于鸢川凛的身份,降谷零是心知肚明的,之所以让公安的人监视那边,也是担心出什么乱子,现在既然暂时确定了的确是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对方还亲自警告了自己,没有必要再进行监视。

  彭格列的能力毋庸置疑,安室透还不想暴露自己和日本公安之间关系。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等这周结束,你就不用再过去了。”

  “我明白了,降谷先生!”挂断电话,风见裕也再看了一眼亮起灯光的斜顶阁楼,才发动了车子的引擎离开地方。

  降谷零坐在没有开灯的漆黑房间里面,由于拉上了窗帘,手机屏幕的荧光成为了唯一的光源。

  他还在整理自己目前所知晓的这些消息,一直到很晚的时间。

  ——

  中原中也一觉醒来已经上午十点钟的事情,是由于难得的放松才睡了这么久,而不是因为宿醉,毕竟昨天的那点量实在也称不上是宿醉。

  等他收拾好了,就有下属来通知说首领要见他,中原中也就随便咬了一块吐司面包垫肚子,匆匆赶到了首领的办公室。

  森鸥外正在和劝爱丽丝换上自己新给她买的洋装,中原中也看着散落在地上的那些小裙子,一边留意有没有适合自家闺女儿的,一边吐槽着首领每次都乱花钱。

  这真是矛盾的心理。

  已为人父的青年这么想着,目光已经看向了总算注意到自己到来的森鸥外的身上。

  早就被自家干部明白了尿性的中年男人完全没有要慌张的意思,只是轻咳了一声,就走到了旁边自己专属的位置坐了下来。

  “中也君,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这是我的工作,谈不上有什么辛苦的。”

  这句话倒是真的,如果不是现在已经成家多了个牵挂,中原中也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好好的休个假的事情。

  这一点就有点应了现在网络上的调侃,社畜中的社畜。

  干部在森鸥外的面前拥有着特权,不过中原中也还是站得很直,直视着自己的首领:“首领,您有什么吩咐吗?”

  “其实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中也君。”

  他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必太过的着急,慢悠悠地开口,询问道:“我只是想要问一问,你对我们这一次和彭格列之间的合作有什么看法罢了。”

  “看法?”

  中原中也并没有想到森鸥外会和自己讨论这种事情,毕竟他对这种事向来都是不怎么擅长的。

  “对,你的看法。或者说,你对这次的合作有什么意见?”

  森鸥外此时循循善诱像是一个老师,事实上在这些年里,他也的确是有担当老师的工作,不过大部分的时间是对太宰治,而不是对中原中也。

  所以后者对他依旧是对待首领的态度,将这件事情当作了很严肃的事来对待,思索了一会才开口:“和彭格列合作对港黑的发展有一定的好处。他们是里世界的老牌家族,并且拥有很高的地位,港黑能够和他们合作,在海外的发展也会更加的顺利。”

  “但是……”

  “但是?”森鸥外等待着他的下文。

  “港黑和彭格列之间的利益不一定是长期一致的,所以要保持长期的合作,必须考虑到很多东西。”

  “你说得不错。”

  森鸥外对中原中也这些年来的进步还是感到非常的满意的,要知道当初他被带回来的时候,对于黑手党来说就像是一张白纸,如今却已经是完全一名完全能够独当一面的干部了:“红叶君把你教导得很好。”

  “红叶大姐确实是帮助了我许多。”对此,中原中也并不否认。

  他颔首,在森鸥外的示意之下又继续地讲述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森鸥外都一一地听了进去,时不时提点一两句,倒是把现场的气氛变得像是在友好讨论。

  不过不得不说,中原中也是受益匪浅的。

  “我们确实是应该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和彭格列之间合作的一些关系。”

  森鸥外最后做下了总结,表情也慢慢变得严肃了起来:“要不是组合的事情,或许我们已经完全达成合作了。”

  “这种事情也不能急于一时。”中原中也缓缓地低首。

  “那之后的事情就拜托中也君了。”

  他微笑道:“港黑能够有你和红叶君、芥川君这样子的人才,真的是我的幸运。”

  “也是我的荣幸,首领。”

  中原中也向他行了一个礼,然后就退了下去,刚才被森鸥外用甜点哄开心了的爱丽丝已经换好了一条新的洋裙从后面走了出来,刚才的对话她全部都听进去了。

  “结果林太郎你还是没有把目的告诉中也嘛!”

  “这种事情也不好开口呀。”

  他表现得非常的为难,在爱丽丝嫌弃的目光下,又微微一笑:“就像是中也君所说的那样子,不能够急于一时。况且彭格列那边也说了,不希望牺牲两边的幸福而获得利益,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中也君和艾丽丝小姐能够好好的接触一下。”

  “中也是不会同意的。”她眨了眨眼睛。

  “总会有办法的。”

  森鸥外向她耸了耸肩:“我相信,中也君一定会很喜欢艾丽丝小姐的。”

  “但是,”爱丽丝纠正了他:“对方不一定会喜欢中也。”

  “你说得对,爱丽丝酱。”

  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艾丽丝小姐对中也君的喜欢更重要。或许应该让红叶君先教他一些足够讨女士欢心的办法。”

  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在森鸥外正伤脑筋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得抓紧处理完手头的事情,然后赶回东京去,而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在对鸢川凛许诺的期限之中,一脚油门就将车开回到了位于米花町的家中。

  他进入客厅的时候,两个孩子正在读故事书,看到了风尘仆仆的父亲,风花直接就扑了过去:“爸爸!”

  中原中也在她的头发上落了一吻:“好久不见,风花。”

  “好久不见!”

  他又看向了后方站着的孩子,雪彦向他微笑了一下,拥抱了过后,向他道:“妈妈在阁楼的画室里。”

  风花也利落的从他的怀抱中退了出来,扬起小脸,认真道:“我之后再找爸爸要补偿!”

  “好……”

  中原中也在他们两个人的头上揉了揉,就转身上到了楼上,他敲了敲门,在大门被打开的瞬间,便张开了双手拥抱了久违的妻子。

  鸢川凛原本以为是风花或者雪彦,不过脚步声又不大像,正打算看看是谁的时候,就被人搂入了怀中,下一秒也伸手搂住了中原中也的腰。

  “欢迎回来,中也。”

  “嗯,我回来了!”

  拥抱之中就是一个亲吻,中原中也才和她一起走进了画室里面,鸢川凛正在画新的画。

  虽然画还没有完成,但是中原中也知道那应该是一片星空。

  见他盯着那副画在看,鸢川凛也走到了那边:“这是之前和你提到的星星。不过,那晚上没有这么亮。”

  她一边说着一边回首看向了中原中也,也顺便看到了他身后墙上挂着的那个时钟。

  “中也,你饿了吗?”她眨了眨眼:“我去做晚餐……”

  “今晚的晚餐我做吧。”

  他摸了摸妻子的头发,又凑到了她的耳边亲了亲:“一会做好了晚餐,我再上来叫你。”

  “那好吧。”

  鸢川凛并不勉强,也很乐意享受这种感觉,重新坐回了画架的面前,直到中原中也做好了晚餐之后,上来叫她下楼吃饭。

  虽然只是多了一个人,但是今天的晚餐明显是比起之前要热闹了不少的,中原中也似乎已经慢慢地变得擅长逗孩子开心了,让整个晚餐欢笑连连的,也使得本来一直都惦记着他的一家人慢慢放下心来。

  中原中也感觉这段时间在横滨的那些事情就像是做梦,家庭的温暖和妻儿的怀抱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比起之前一切结束之后醒过来的时候还要放松。

  他侧身搂住了鸢川凛的腰,后者才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搁在了床头的柜子上面,然后低头看向将脸埋在了自己怀里的丈夫:“怎么了,中也?”

  “……你都不在意我。”

  中原中也的声音有些闷,呼出来的气息透过夏天单薄的衣物撒在她的皮肤上面:“阿凛,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看书。”

  “所以,接下来你要问,我是不是不爱你了?”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鸢川凛含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中原中也的身体一顿,也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话说中了尴尬,还是为什么的。

  男人是真的很不擅长撒娇这种事情。

  她笑着看依旧趴在自己怀里不肯动弹的丈夫,指尖在他橙色的发丝之间穿梭过,轻轻地揉了揉,稍稍弯腰将嘴唇贴在了中原中也被撩开发丝而露出来的后颈。

  是很浅的一个吻。

  “我只是认为你今天能好好休息,毕竟才刚出差回来,应该很累了。”

  “我才不累。”

  中原中也总算是抬起了头,鸢川凛的手还扶在他的后脑上,见此也耸了耸肩膀:“那看起来是我多虑了。”

  话音落下,她就就=着这个姿势再次吻了上去,另外一只手按下了床头台灯的开关,只留了一盏微黄成暖色在整个房间里面显得只是点点的夜灯。

  影子在灯光下纠缠着。

  第二天一早,中原中也照常去上班,上班族可没有什么暑假可言,尤其还是他这种甚至就连周末都可能不会有的工作。

  东京和横滨之间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况且港黑又不用打卡上班,只要没事儿人不在那边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中原中也已经习惯性的每天报道了,所以一切都还在照常的进行着。

  在进入港黑大厦之前,他确实是这样子想的。

  “红叶大姐?”中原中也诧异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你不是要出差吗?”

  “本来是这个样子的。”

  尾崎红叶抬起了一只手,用袖子掩住扬起来的唇角:“不过,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什么事?”他下意识的就开了口:“需要我帮忙吗?”

  “确实是需要你帮忙,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需要你配合的事情。”

  她轻轻地颔首,将手搭在了这个经由自己一手带起来,已经长大了的孩子的肩膀上。

  望着中原中也的那张脸,尾崎红叶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里面顿时就不禁感慨了起来。

  而对于她,中原中也自然也是愿意尽一份心力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尽管和我说就好了!”

  “中也。”

  “是?”单纯的干部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什么事情。

  尾崎红叶却已经从森鸥外的口中知晓了,虽然她并不赞成这样子的做法,但是如果不是勉强,而是两边都看对眼了的话,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她再一次有一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之后这段时间,你的工作就是跟着我。”

  中原中也:“哈?”

  “你得和我再学一点东西。”

  她语重心长道:“你长大了,得学一学能够让女孩子开心的技巧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