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和港黑重力使隐婚之后 > 第7章 第七章
  江户川柯南这个孩子出乎了鸢川凛的预料。

  她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比一般孩子要聪明一点的小鬼,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情况——

  冷静的观察四周的细节、向周围的人询问案情的状况、用天真无邪的话语恰到好处的给大人提示,甚至……是利用手表让毛利小五郎昏睡过去。

  一直注意着江户川柯南的鸢川凛看到他翻开手表的盖子,瞄准了毛利小五郎的时候,本来还在好奇他打算做什么,结果就看到有一道近乎透明的光芒射.过去。

  以她的动态视力可以捕捉到那是一根极短的银针,在扎入毛利小五郎的脖子的瞬间,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紧接着毛利小五郎就摇摇晃晃地跌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一改刚才奇奇怪怪就如同是胡诌一般的话语,用相当沉稳的语气开始解说刚才发生的案情。

  听到他戏称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一个玩笑,目暮警部等人也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毛利兰忍不住叹气:“爸爸,你既然早就知道真相了,就早点说嘛!这里可还有小孩子诶!”

  “抱歉抱歉……”

  他连说了两声,才道:“回归正题,刚才我说一条先生是凶手,不过是凶手故意给我们造成的假象,真正的凶手其实另有其人!”

  “而那个狡猾的凶手,就是你!——苍井先生!”

  就在这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名姓苍井的男人的身上。

  鸢川凛还是在看江户川柯南,对方在做完了刚才的一系列动作以后,就躲到了一边的桌子下面,被阴影遮住了看不大清楚,不过隐约可以看到举着红色蝴蝶结领结的轮廓。

  因为这里是咖啡厅的关系,人员非常的嘈杂,就算是现在大部分的人都静下来看毛利小五郎,也还是有在窃窃私语的,总的来说声音还是非常的杂乱。

  不过鸢川凛隐约能够听到江户川柯南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她能确定对方所说的话和毛利小五郎所说的一模一样。

  两个声音是叠加起来的,没有延迟,处于一个同步的状态,而毛利小五郎的嘴一动不动,也就是说他此时的声音是江户川柯南发出来的。

  那个蝴蝶结是变声器。

  鸢川凛翘起了唇角,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一个需要把大人用麻.醉.针弄晕,然后借用他的声音来推理破解案件的小孩子……

  这件事情一下子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正在进行推理的江户川柯南忽然背脊一凉,进行到一半的推理也顿了一下,又咳嗽了一声继续进行自己对案件分析的解说。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周围,奈何桌子底下的视野有限,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太多的东西,所以最终也只能够放弃了。

  被他说是凶手的男人冷笑了一声:“你既然说我是凶手,那么证据呢?”

  “你想要证据是吗?”

  “毛利小五郎”询问着,又不等他回答,直接就开了口:“苍井先生,可以给我们大家看一看你的鞋底吗?”

  本来还倔强的男人仿佛被人在膝盖后方打了一棍子,再也没有办法像刚才那样子站立,就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垂下了自己的头颅:“……毛利先生,你说得不错,确实是我杀了荒木。”

  “苍井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一直在旁边垂泪的女人,被害者的女友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苍井不由地苦笑:“因为如果荒木不死的话,你的目光就永远都不会落在我的身上,而且他这么伤害你,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原谅他的……”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怎么会这样……”

  女人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断向下滴落,看到她这样伤心难过的模样,男人的眸中也掠过了一丝悲伤:“或许是我错了,你这样子哭泣的模样,并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他伸出了手,让高木警官为自己拷上了手铐,经过心爱的女人时还忍不住回头看她,叫旁人不由地唏嘘这真是一件悲伤的案子。

  鸢川凛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能怪她冷漠,只不过她是真的感觉自己就像是看了一部八点档的泡沫肥皂剧,心里没有一丝的波动。

  “妈妈!”

  风花已经吃完了蛋糕,从桌底穿过趴在了她的膝上:“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

  “不再逛一逛了吗?”

  她用直接手帕擦去了女儿嘴角沾到的奶油,小姑娘用力地把脑袋一点,险些把头磕到了桌沿上面:“不逛啦!想要回家睡觉!”

  年纪小的孩子睡眠的时间总是比较多的,看风花眯着眼打哈欠的样子,鸢川凛就让服务员过来结账。

  这个时候警方已经将凶手和被害者的尸体都给带走了,除去气氛还有点诡异之外,店里面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毛利小五郎也从睡眠里清醒了过来,本来还茫然着,听到女儿说自己已经把案件给解决了,便洋洋得意的笑起来。

  “爸爸——”

  毛利兰连忙制止了他,为难地看向带着两个孩子走过来的鸢川凛:“实在是不好意思呀,凛小姐。我爸爸他平时就是这个样子。”

  “没关系。毛利先生真的是相当的厉害呢!”

  这种事情估计也不是第一次了,不仅是外人,就连当事人都完全没有察觉,真的是相当的厉害。

  她深深的向江户川柯南看了过去,笑容不减:“雪彦、风花,来向柯南君他们道别。”

  “好——”

  小姑娘拖着长长的尾音,和哥哥一起跟今天认识的父女俩还有江户川柯南道别。

  毛利小五郎为什么太大的反应,倒是毛利兰笑着邀请三个人有时间到侦探事务所来玩,也被鸢川凛给应下来了。

  看着一家三口渐渐走远的背影,毛利兰不由再次感慨:“凛小姐真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会有这么大的两个孩子的年纪呢……”

  “就是说啊,我还以为她是哪所大学的学生呢!”

  毛利小五郎这么接了一句,下一秒就背脊一凉,在女儿质疑的眼神之中,慌慌张张找了一个借口就开溜了。

  “真是的,爸爸这个样子,妈妈怎么可能会愿意回来嘛!”

  我看那个大叔是这辈子都改不掉这副德行咯!

  江户川柯南在心里吐槽着,回忆起了刚才在那家咖啡厅里察觉到的视线,认为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就摇了摇头,看向毛利兰:“小兰姐姐,我们也回去吧?”

  “嗯,好哦!”

  两人往毛利侦探事务所走,走到附近的商业街时,正好碰见顺路买菜的鸢川凛等人,又打了招呼,才各自离去。

  在越来越接近家的道路上,风花和雪彦不知道怎么的就慢下了脚步落后在鸢川凛的后面,说是累了打算慢慢走,让她先一步去开门。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也不知道兄妹俩究竟打着什么鬼主意的鸢川凛挑眉,却还是先一步来到了家门口。

  她远远地就看到了停在屋外那辆颜色极其鲜艳的跑车,再定睛一看,靠在引擎盖上面的青年刚好抬眸看过来。

  他扬起了一个笑容。

  “Surprise?”

  “中也!”

  鸢川凛忍不住加快了脚步跑到了他的身边,中原中也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拥抱,顺手把手上的袋子拎了过来,在她耳畔落下了一个吻:“又让你久等了。”

  “没事,你现在不是过来了吗?”

  她摇了摇头,突然就明白了刚才在咖啡厅的时候雪彦和风花拿着手机在捣鼓什么,回头向停在不远处的两个小机灵鬼开口:“还不快过来。”

  得到了应允的风花一下子就冲了过来,公主裙在空中画出了一朵花,跳起来抱住了中原中也的腰:“爸爸,好久不见!”

  小丫头这一下冲击力算是不小的,中原中也却一下都没有动,弯了弯腰顺手就把她捞进了怀里:“有没有乖乖的听妈妈和哥哥的话?”

  “有!”

  晶莹的紫眸期盼的向兄长看过去,似乎是在快夸夸我,雪彦便点了点头,道:“风花很听话的。”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鸢川凛用钥匙打开了大门:“别在外面站着了,进来再说话吧。”

  “好。”

  中原中也应声,一手抱着风花,一手牵着雪彦就走了过去。

  他虽然一直没有过来住,但是这里是一直备着他的那双拖鞋的。

  打量了一下这栋房子的格局布置,尽管比不过大房子和高级公寓,却有一种特殊的温馨在其中。

  中原中也一下午都在陪风花和雪彦,被缠着给他们讲故事,平日里在港黑和外界都颇有威信的干部顿时变成了一个笨拙的父亲,举着本故事书磕磕巴巴地读起来,看得坐在一边的鸢川凛忍俊不禁。

  不过她也没有去帮忙,谁让到了日本都快一周了,中原中也才回到他们的身边。

  风花是打定主意折腾他了,鸢川凛和雪彦又怎么可能去帮忙。

  听着他从一开始的不怎么利落,到后面总算是可以流利的说故事,就算只是照本宣科的念着文字完全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可言,风花也觉得满足极了,趴在他的膝上慢慢就睡了过去。

  中原中也打算把她抱回房间去,雪彦却自告奋勇地接过了这个任务,将这片天地留给了很久不见的夫妻二人。

  这个多星期的时间,对于之前最长的时候几个月都可能不会见面的夫妻来说并不长,但是这一次是在同一个地方没都有相见,从意义上来说就是不一样的。

  “阿凛……”

  “中也,你和我来。”

  鸢川凛打断了他的话,脸上的笑容还是温柔的,却让中原中也有点忐忑,跟她出了客厅上到三楼的阁楼里面,一眼就看到了那幅画出来的全家福。

  背景是在这栋房子的客厅,风花靠在鸢川凛的膝上睡得正香,雪彦趴在沙发上侧着脸和两个大人说着什么,而他坐在妻子的身边,注视着自己的家人。

  中原中也下意识抬头看向现在画边的女人,从天窗在撒进来的阳光为她镀上了一层光晕。

  “欢迎回家,中也!”

  之前的几年他们总是在旅行,现在也终于有一个可以落脚,真正被称作是“家”的地方了。

  他的容颜变得柔和起来:“嗯,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