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三爷的宝贝暖妻 > 第1072章 自救
  顾沫吃痛的捂着脸看向一脸愤怒的简韵诗。

  简韵诗扯起她的衣领,那份气势咄咄逼人:“你这死女人居然敢骗我,你知道我简韵诗是什么人物吗,敢踩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顾沫恼火,正要反击的时候,身后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你才给我放聪明点。”

  简韵诗回头瞪向来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哦,我知道了,你是这个女人的相好吧。”

  “闭上你的臭嘴,”季舒白上前将简韵诗的手扯开:“我从不打女人,不过敢欺负我外甥女儿的人,我从来都不当成是女人。”

  季舒白上前狠狠的甩了简韵诗一巴掌。

  “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简韵诗尖叫着就扑向季舒白。

  “都住手,”旁侧,司墨南快步赶了过来。

  季舒白和简韵诗被分开。

  顾沫上前扶住自己的舅舅。

  司墨南看到顾沫脸上五指分明的指印,拳头紧握。

  “谁打的?”

  季舒白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指向简韵诗:“那个女人打的。”

  “打回去,”司墨南看着她双眼命令。

  顾沫视线环视一圈,周围全是看热闹的。

  苏阮和文希也在。

  “顾沫,打回去,”司墨南再一次说道。

  简韵诗委屈:“司总,你为什么只管她一个人,这个野男人也把我打了。”

  “你该死,”司墨南回头瞪向简韵诗。

  简韵诗吓的立刻噤了声,惊恐的看向他。

  周遭的人也全都傻了眼。

  司墨南握起顾沫的手:“顾沫,从今往后不管谁欺负了你,我给你撑腰,打回去。”

  顾沫咬牙直勾勾的走到简韵诗身边。

  简韵诗害怕的向后缩了缩脖子看着她。

  顾沫毫不犹豫抬起手在她脸上掴了一巴掌,声音冷漠的道:“咱们扯平了。”

  说完她转身冲出人群,很快消失在了楼梯口。

  ……

  次日下午,顾沫下班后,来到电视台的地下停车场,才刚打开车门准备进去的时候。

  旁边一辆面包车上突然冲出了两个男人,上前一左一右的控制住她,将她拖进了面包里。

  面包车驶出地下停车场,一辆玛莎拉蒂也跟着开了出去。

  顾沫惊恐的看着车上的四个大汉极力保持冷静。

  “哟,大哥,瞅瞅这小娘儿们倒是老实,居然不挣扎嚎叫。”

  顾沫右手边的男人捏了捏顾沫的脸:“这脸,像是能挤出水似的。”

  “你最好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顾沫用了最大的勇气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呵,听听这口气,告诉你,今天老子非但要捏你,一会儿还要上你呢。”

  顾沫心里一慌,想到了三年前的那个画面,心里瞬间像是被人用刀子割开了一般,害怕,不安,也恐惧。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不过,她现在没有帮手,只能冷静自救,她沉声问道:“谁让你们来对付我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记住我们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

  “对方给了你们多少钱,我给你翻一倍,放了我。”

  “哼哼,就算是放了你,也得等我们哥儿几个玩够了之后。”

  男人说着抬手拍了拍顾沫的脸。

  顾沫看他们的车子向郊区开去,心中想着一定要自救。

  出了收费站,车子开进了一个加油站。

  开车的男子下去加油,加完油,男人没钱,跟车上的绑匪要钱。

  绑匪落下车窗喝道:“你他妈虎呀,我哪儿有钱,去跟老大要。”

  开车的绑匪转身去要钱,车上的男人落车窗玻璃。

  顾沫逮着时机猛的推开左侧的车门,撒腿就钻了出去。

  她紧紧抓住自己身边一个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手:“大哥,救救我,我被绑架了。”

  那加油站的小伙子一看愣了,车上的绑匪跑下车喝了一句:“臭娘儿们你找死啊。”

  其余三人听到一起跑回来,四个人将加油站小伙子围住,为首的那人道:“哥们,别多管闲事,我管自己婆娘呢。”

  加油站有七八个工作人员都在围观,没有一个伸出援手的。

  顾沫索性回身拿起灭火器,朝着加油站的油箱就砸了过去,还顺带砸了后面一辆等着加油的私家车。

  这下事情闹大了。

  加油站的几个人全都围了上来不放顾沫走。

  四个绑匪互相看了看,觉得情况不好。

  正要跑的时候,就听到周围警车呼啸而来。

  顾沫顿时觉得原本灰暗的天空都亮了起来。

  绑匪对视一眼后奔上车就逃,警察追击。

  而警车后面跟着一辆玛莎拉蒂停下。

  车上男子走下,顾沫腿儿软的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男子走近顾沫搀扶起她:“你没事儿吧。”

  周围的人全都傻了眼。

  居然是小天王文希耶。

  顾沫仰头看他:“没大事儿,就是腿儿软,你怎么会在这儿?”

  “刚刚我去电视台录节目,正好看到你被人绑架了,我想我也打不过他们,索性就报了警开车追了出来。”

  顾沫呼了口气,手心里吓的全是汗。

  “太感谢你了,我刚刚还以为今天死定了呢。”

  “不会,你看你多聪明,居然还知道砸设施自救。”

  文希说着掏出两张名片分别递给加油站工作人员,和被砸车的车主。

  “不好意思,刚刚我的朋友是为了自救,加油站的赔偿和这位先生的修理费需要多少都由我来赔。这是我经纪人的名片,们随时找他办理就可以了。”

  一切搞定,顾沫跟着文希离开。

  车上,惊魂未定的顾沫声音都有些发颤。

  文希转头看她笑道:“吓坏了吧。”

  顾沫只是抿唇笑了笑没有做声。

  “要我帮你打电话给老司吗?”

  “不用,不用,”顾沫重复了两遍。

  “如果我是你,我会给他打个电话。”

  顾沫抿唇:“他很忙的,我不想给他添麻烦。”

  从警察局做完笔录出来,顾沫一直都有些恍恍惚惚的。

  回到家的时候司墨南还没有回来,她一个人坐在最空旷的沙发里发呆。

  天亮了,她还是一个人窝在沙发中。

  所有的灯仍然亮着,司墨南一晚上没有回来。

  她恍惚的坐起身,头痛欲裂浑身无力。

  她摸着发烫的额头……

  正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她满心期待的拿起手机,看到的却是陌生的来电。

  “顾沫,是我,文希。我听说昨天老司有了场大案子临时出差了,所以就打电话问问你怎么样。”

  顾沫站起身,接着就眼前一黑,整个人向身前的茶几上栽了过去。

  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她人又在医院了。

  时隔几天,她又二进宫住进了VIP病房,手腕上输着点滴。

  床边,文希坐在那里刷微博。

  文希说着将iPad递给她:“瞅瞅,写啥的都有。有人说我见义勇为,有人说你是我藏起来的小女朋友。”

  顾沫看着ipad上的照片不禁吓了一跳。

  苍天,这是文希在加油站救她的照片。

  完了,怎么会有她的正面照?

  如果这照片被那人看到……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