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玄幻小说 > 温情霍庭深 > 第1073章 新闻
  文希翘着二郎腿调侃道:“网络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对吧。”

  文希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就被从外面急匆匆的推开。

  顾沫抬眼看去,居然是一身风尘仆仆的司墨南。

  文希跳脚:“我的天呐,你不是去日本了吗?你这是坐火箭回来的吗?”

  司墨南白了文希一眼,走到病床边摸了摸顾沫的头:“怎么样了?”

  会议开到一半中场休息,他打开手机听到留言就立刻终止了会议,买了最近的机票飞回来了。

  顾沫扬唇笑了笑:“没事了。”

  司墨南神情肃穆:“抱歉,昨天我有很重要的会议临时出国了,我们的团队路上一直在开会,没有办法给你打电话……”

  “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顾沫宽慰的笑了笑。

  司墨南的视线扫到她手中的iPad上,看清上面的照片时他不禁皱紧眉头:“这是什么东西?”

  顾沫将iPad扣住:“没什么。”

  他抢过仔细看了上面的照片,一脸怒目的瞪向文希:“文希,你说。”

  文希冤枉道:“吓我一跳,你干嘛跟我发这么大的火儿呀,你的老婆被人绑架了,我正巧遇到她救了她,你得供着我感激我才行。”

  司墨南拳头紧握,十指指节发出响声:“绑匪抓住了没有?”

  “抓住了。”

  司墨南气的有些火冒三丈:“顾沫,我要说多少次你才能记住,我是你老公。”

  “我知道。”

  司墨南一张英俊儒雅的容颜上,写满了肃穆:“那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为什么你会觉得你是在给我添麻烦?我们是夫妻,你不麻烦我麻烦谁?”

  “哇塞,”重新拿起iPad看的文希发出一声惊呼。

  “老司,你也上新闻了,你看你看,这题目多劲爆呀,富少爷喜新厌旧,小天后伊人憔悴。”

  文希将画面摆给他看。

  这则新闻上有两张照片。

  一张是司墨南与顾沫在宴会场上的侧影。

  另一张是小天后苏阮独自去机场坐飞机,双眼红肿,人显憔悴。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你看看这内容,哈哈,说什么小天后被圈外人夺爱。我说老司,你们公司的庆典不是一向都做的很严密吗?这种照片是怎么流传出来的。”

  司墨南黑着脸拿出手机拨打了郑意的电话。

  ……

  文希告辞离去,司墨南还有些不解气。

  他不停的逼问顾沫:“下次再出现什么问题,能不能记住第一个给我打电话。”

  顾沫像个孩子似的,乖乖的点头道:“能记住。”

  她应完,又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亲,你不用去看看苏阮吗?”

  司墨南看她:“我为什么要看她?”

  “你都传绯闻了,她不会生气吧?”

  司墨南凝视着她,别的女人生气,她却让自己的老公出面?她不生气吗?

  他压着怒气,反问道:“她生不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她的绯闻男友吗?”

  “你天天胡诌八扯的乱扯了那么多新闻,还信娱乐新闻?”

  顾沫吐了吐舌,“那怎么能是乱写的呢,我亲自拍到你跟苏阮在你家别墅住了好几天。”

  司墨南无语一笑:“这么说那新闻是你发的?发自己老公的绯闻有意思吗?”

  ……

  司墨南有些闹心:“说话!”

  顾沫嘿嘿笑:“拿奖金的时候比较有意思。”

  “你……”司墨南真想撬开这女人的脑袋,看看这笨蛋,是什么成分组成的!

  看在她生病的份儿上,司墨南决定,忍一忍。

  顾沫住了两天院,司墨南陪了两天。

  他这两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背出我的电话号码。”

  如果顾沫不能一口气背出来,他肯定会翻脸。

  顾沫也是醉了。

  她又不是三岁的孩子……

  休息了两天,顾沫终于出院,又整装上阵回公司上班了。

  这新闻还没有写一条,她的手机倒先响了。

  见是陌生号码,顾沫接了:“喂,你好。”

  “你好,是顾沫吧。”

  顾沫愣了愣:“是我,请问你哪位。”

  “我是苏阮,前几天我们见过的。”

  顾沫猛的从座位上站起:“你好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周围的同事都将目光落到她身上,想着这女人大概疯了。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我今天刚回西城,可以请你吃个饭吗?”

  顾沫想到这几天新闻的事儿,有些犹豫。

  苏阮道:“你们新闻社不是一直想采访我吗?我答应了,不过,我只接受你的采访,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跟你们领导说。”

  “不用了,我去!”

  顾沫觉得,苏阮主动找她,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公司的事儿,她没法儿逃避,尤其是对方还是苏阮,这事儿她要是真拒绝了,告到领导那里,倒霉的还是她。

  她欣然赴约。

  苏阮的助理带她来到一间会所,引她进了包间。

  她进去的时候苏阮正在一个人优雅的喝鸡尾酒。

  顾沫进去:“你好苏阮。”

  苏阮将酒杯放下,起身来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显得热络。

  她拉着顾沫坐下,主动接受采访。

  顾沫问了一些该问的问题后,就结束了采访。

  她关了笔记本和录音笔。

  苏阮给她倒了一杯酒道:“简韵诗针对你的事儿,我听说了。”

  提起简韵诗,顾沫表情凝重了几分。

  听文希的意思,上次绑架她的事情好像就是简韵诗做的。

  她真的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嫉妒心居然可以强到这种地步。

  苏阮眉心微微挑了挑给她倒了一杯酒:“其实你也不必觉得委屈,女人的嫉妒心,总是很可怕的,我能感觉到墨南对你很好,我还从没有看到过他因为女人的事情,而封杀掉一个很有前途的模特的事情呢,可他为你做了,他对你越好,投递到你身上的敌意就会越重,不是有句话说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顾沫惊讶:“简韵诗被司墨南封杀了?”

  苏阮点头:“恩,你还不知道吗?这对墨南来说不过是小事,顾沫,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顾沫淡淡的点头:“你问。”

  “你跟墨南到底是什么关系呀,他真的是你表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