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都市小说 > 赏金猎手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模拟案发现场
  晚十一点,柳飞烟的面试考核开始,侦猎社成员一起在会议室看新人表演。

  面试者一共有六人,两女四男,在柳飞烟的指挥下,分成三组,每组一辆车在柳飞烟安排的三个位置潜伏。

  袁忘看监控传输回来的画面,道:“C组不行,最少司机不行。他没注意到霓虹灯照射车身后的反光,他应该再停进去一些。”

  柳飞烟边记录袁忘的看法,边道:“C组女生是一名退役地勤,擅长修理和保养机械。是猎人中的新人,三个月前才拿到执照。C组男生是纽走保安部的一名保镖,在特勤局工作过数年,因工作过失被解雇。他对于是否转行猎人没有坚定的信心。这一组是我最不看好的,将他们放在一起,希望能爆发出亮点。”

  柳飞烟:“A组甲三十七岁,前贝雷帽军官,退役后酗酒多年,在一年前戒酒成功。忠诚,勇敢,具备全面的战斗素养,团队合作度高,坚定。缺点,大男子主义,不习惯在女上司手下工作,临场应变能力较差。A组乙,今年22岁,青少年时期是一名街头扒手,18岁服役三年回国,从事送外卖工作,期间考取了猎人执照。乙的性格和甲相反,服从权威,临场应变能力强,口才好。但自我利益心较重,计较得失。”

  柳飞烟:“A组甲有实力,乙有潜力。我们缺少乙这类融入型侦查,或者说踩点类型人员。甲具备丰富的局部战斗经验,战斗协调能力强,忠诚可靠,能给危机中的同伴带来安全和信任感。属于逆风和不利局面不可或缺的人员。其欠缺思考方面可由搭档补足。综合来说,A组不算很好,但各有特点,我暂时还没有太多的想法。”

  柳飞烟:“要注意的是B组这对金童玉女。男,三十二岁,服役期间是海陆救援行动小组成员。23岁加入法国外籍军团。27岁加入水星国际狼牙佣兵团。接下去的三年时间,以佣兵身份转战全球。狼牙佣兵团不到十五人,是佣兵界的猎人。他们擅长突入军阀地盘,抓捕要犯。金童所在的狼牙五人组曾经从猛虎组织老巢中抓获目标,并且顺利脱逃。”

  柳飞烟:“缺点也很明显。金童擅长野外,户外,自然环境等作战领域。没有城市作战经验。此人孤言寡语,很难交流和沟通。水星国际对其的判断:一位可靠的伙伴,忠诚的战友,但不适合做朋友。从契合度来说,我认为他的最佳拍档是秦舒。和赵雾与袁忘你们不合拍。”

  袁忘问:“玉女呢?”

  柳飞烟道:“玉女父母是巴尔的摩小有名气的猎人夫妻档,因言传身教,玉女从小就接触到圈内文化。玉女从警校毕业,分配到巴尔的摩重案组工作。一年后被指控为父母抓捕逃犯开绿灯,最终主动离职。”

  前文说明过,猎人承担了警察抓捕工作中存在风险。在一定情况下,警察愿意由猎人来抓捕猎物。比如巡警扣押一名超速嫌疑人,猎人到达说明,通常巡警会把嫌疑人交给猎人,而不是居功将嫌疑人带到警局。

  玉女的同事喜欢玉女,正想办法追求玉女。在非一定情况下,把嫌疑人交给了玉女的父亲。非一定情况指的是嫌疑犯是一位危险人物,玉女的父亲只身一人。最终嫌疑犯打伤了玉女的父亲逃之夭夭。

  警方内部调查虽然没有证据明确表明玉女和此事有直接关系,但为了保护帮助自己父亲的同事,玉女把这件事扛了下来,主动离职。

  离职之后,玉女考了猎人执照,和父母组成家庭猎人档。没想到其父亲犯了很多男人会犯的错误,被玉女母亲打成重伤。虽然最终玉女母亲免于牢狱之灾,但其因暴力问题,不仅被吊销猎人执照,而且被禁止从事和猎人、安保等工作有关的工作。

  柳飞烟在猎人网发布招聘信息后,收到了玉女投递的简历。

  柳飞烟道:“我和玉女只见过一面,对她性格完全不了解。从简历和从我朋友处获得的信息上看,玉女应该算是一名综合能力很优秀的猎人。她和袁忘都有短暂从警史,也都上过警校,我认为她是袁忘你的搭档候选人之一。她是一位比较守法的猎人,对法律有发自内心的尊重。”

  袁忘品味一会:“飞烟,我感觉你话中有话?”

  柳飞烟:“袁忘,自信点,把感觉去掉。”柳飞烟说的不仅是袁忘对法律存在的漠视,更在于袁忘近期行为散漫的问题。从旧金山回来之后,袁忘有明显的变化,变的更像普通人。

  柳飞烟补充:“她比你大两岁。”提醒袁忘,如果玉女入选的话,资历是压不住玉女的。

  袁忘还没回应,电话先震动。袁忘接电话:“叔叔好。”看了一眼秦舒,大家明白是谁给袁忘打电话。

  秦岚道:“我老婆去欧洲给一位长辈贺寿,我很无聊,你开车过来带我去兜兜风。”

  袁忘:“好。”

  秦岚:“带上枪,穿防弹衣,防窃听搜索器。”

  袁忘:“好。”

  袁忘挂断电话:“考核交给你们,秦叔叔一个人无聊,想找我讨论案子。”

  ……

  叶夜转动监视器,看袁忘在车厢后座检查枪械。大家互相看了会,柳飞烟道:“叶夜,视频放错了。”

  秦舒心中惊讶,可以肯定是自己爸爸给袁忘打电话。自己爸爸有什么事要袁忘带武器呢?自己爸爸没明说的话,袁忘随身就携带有短枪。袁忘检查枪箱,还把防弹衣拿到前座,说明自己爸爸特意交代袁忘要携带一定武装。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

  秦岚上车,把手机递给袁忘:“这个位置。”

  袁忘选位置,用导航软件打开,看清楚路线图,问:“西郊破庙?”一股浓浓的武侠味道扑面而来。

  信徒多,庙就新,信徒少,庙就破。破庙全名叫观正寺,是二战前日本开办的净土宗分院。二战期间日本传教被勒令停止,这家庙就这么荒废了。破庙地处偏僻,连现在纽唐还没有扩张到这里。加之寺庙所在村的村民在上世纪都已经搬迁离开,寺庙理所当然成为破庙。

  袁忘知道这地方是因为去年的新闻,伴随着和尚职业化和寺庙营收比的可怕利润,加之美国多洲对宗教不征税的原因,一些人打算在纽唐重新修建大乘禅宗和日莲正宗两座寺庙。选址一度考虑到破庙。但因破庙交通不便,地处偏僻,对信徒有诸多不便。最终放弃重建观正寺。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袁忘开车:“这地方?”

  秦岚脸色严肃:“远征给我发的位置。昨天晚上收到,今天好不容易把晚娘骗走。”叶晚娘不会让秦岚这么追查下去,远征的事太模糊,没有安全性。

  袁忘:“我是不是应该带点人?”

  秦岚:“如果远征他们要暗算我,一个团都保护不了我。”

  袁忘疑问:“你让我带枪?”

  秦岚:“万一他要暗算我,最少还有垂死挣扎的空间。”

  行,话都是你说的。袁忘内心也好奇,远征为什么会给秦岚发一个定位。袁忘询问:“远征面包屑查的如何?”

  秦岚许久没说话:“我觉得他想当魔鬼,又不想当魔鬼。他现在在当魔鬼的路上,他希望有人能制止他。”

  这么说很多人不理解,换一个方式:一个需要减肥的人,正在烹饪罪恶的三层肉,培根,香味已经让他控制不住自己。他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吃,再吃就找不到女朋友了。但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罪恶的食物,于是他希望有人能制止他。假设真有人制止他,他肯定要翻脸……

  人这东西,有时充满矛盾。

  ……

  破庙面积不小,地处偏僻,但并非没有人烟。破庙附近有一个护林营地,同时也是童军训练的营地之一。

  车颠簸开到附近被拦了下来,原来今天这里正在举行40人的童军训练。袁忘出示了猎人证件,对方教官核查之后道歉,热情邀请袁忘今晚到护林营地休息,明天给童军们上一堂课。

  袁忘无法保证明天自己有空,不过他表示下一次一定有空。顺手将李寻的号码留给了教官。袁忘将车开向左边道路,开向距离护林营地直线距离大约五百米的破庙。

  袁忘靠边停车,让秦岚到驾驶位。袁忘双手握枪开始推进:“呼叫粗犷,我是牛粪。”

  猎团粗犷:“未发现区域内存有人类,把你看见的视频发过来。”

  袁忘戴上无镜片眼镜,眼镜上的摄像头记录袁忘看见一切。

  破庙由很多建筑构成,但目前只有主殿有残破的屋顶,其他地方只留下低矮的围墙。这里本是童军夜宿特训的地点。童军今晚没有人在此留宿的原因是这鬼地方竟然有灯光,并且还有标牌。标牌上写:侦探联盟临时租借场地,非有关人员请勿入内。这自然也是教官没有怀疑一名猎人为什么来破庙的原因。

  也因为标牌和灯光让袁忘把车停下来,步行进入破庙区域。相对来说,他不如秦岚值钱,没有人愿意出钱要他的命。

  粗犷:“跟着电线走,注意脚下。”

  有一名战友般的后勤支援,让人在寒夜中倍感温暖。

  从破庙穿过去,可以看见破庙好多地方有标识牌。不,准确说是一个案发现场。在现场放置有物证号码牌。跟随着电线穿过破庙,袁忘看见停在大殿后的一辆皮卡。皮卡后斗有一台小型发电机,还有几罐柴油。

  检查发电机发现油已经到底,袁忘小心检查柴油后将柴油加入发电机中。皮卡没有上锁,有一些文件夹放在皮卡内。再巡视一圈后,袁忘解除警报,秦岚进入了破庙中。

  ……

  “这是一个模拟案发现场。”秦岚拿了文件夹查看:“大殿处有人朝十五米外的目标开枪。”

  秦岚站立在地面贴有黄胶布的位置:“这里是被枪击者当时所处的位置。”

  秦岚按照示意图朝前走了三十米,这三十米的扇形内一共有四条红色胶布,秦岚道:“四处血迹,C是动物血迹,A和D是男性血迹,B是女性血迹。”

  秦岚道:“远征请我帮忙,让我推测出被枪击者留在现场的是哪片血迹。”

  袁忘接过示意图查看,示意图画了周边建筑,说明了地面结构,非常详细。

  袁忘:“秦叔叔……”

  “卧槽。”秦岚立刻警惕:“干嘛这么亲切?”

  袁忘笑嘻嘻,凑近在秦岚耳边道:“这好像是诺亚的案发现场。诺亚枪击了一个陌生人,当天下大雨,原本以为不可能采集到DNA。但事关重大,以色列人全面介入,也不知道怎么搞,硬是找到一些DNA。”

  秦岚:“与你有关?”

  袁忘:“说来话长。简单来说,诺亚要确定哪组DNA才是入侵者留下的。以我的看法,诺亚排除了另外三组DNA,只剩下一组DNA。但是诺亚不清楚,这组DNA是不是入侵者留下的。或者是入侵者没有留下DNA。”

  秦岚:“事情很大吗?”

  袁忘:“相当大。”

  秦岚:“难怪请了远征,远征还要再请我来核查。按照示意图和地形,基本可以肯定入侵者朝A方向逃跑。奇怪,现场并不复杂,为什么要我跑一趟?”

  袁忘:“入侵者是丁威的儿媳妇的爸爸,这人可能是上官铁的后代。”

  秦岚看袁忘:“我听你的口气,其中有很多故事。”

  袁忘苦笑:“是。”

  秦岚问道:“既然你涉入这么深,你认为这个案发现场有没有可能考的不是我,而是你呢?”

  “嗯?”

  秦岚:“这些人多少都有点小聪明。这类人从来不相信别人的嘴,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我告诉你,入侵者从A点撤离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不用我出马,有一定刑侦经验的人都可以下结论。根据地面情况,天气情况和现场射界,朝A点撤离的可能性最高。”

  袁忘疑问:“可是他们真有DNA。当时下着大雨不说,DNA怎么会保存那么久呢?”

  秦岚:“子弹打中人体前,必然是先打中衣物。穿透人体后,也会再打穿衣服。如同有些衣服特别难洗一样,血渍沾染上一些衣物也很难清理。再看地面结构,这是小石头组成的地面,不会形成积水。即使这样,想找到这份DNA需要10分的努力,990分的运气。”

  秦岚环顾现场,冷笑:“本侦探不相信偶然因素,因此我选择不信这个现场。你回车上把事情说清楚。我认为其中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