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都市小说 > 天国序列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下何事,不可随意(1.6w)第二卷完
  盖亚冷漠注视着单膝跪在纪长安面前的男人。

  不论是阿尔弗雷德的出现,还是他的实力,都有些出乎祂的预料。

  就在刚才,熔金之主主动联系了祂。

  要求祂在此战中诛杀叛逆阿尔弗雷德,作为代价,原先承诺的种种条件都可以尽数抹去,此次交易转变为合作。

  对此。

  盖亚没有给予答复,而是沉默以对。

  祂的根本目标,终究还是抵御界外神明,一位即将以火之神权成就真神之位的凡世生灵,有资格让祂平等以待,抱以期望。

  至于伊西丝……

  正如祂先前所言,若一人都不能死,何以活万国?

  一位神上神的存在,与两位真神加在一起之间的差距,对即将迎来界外之敌的这方世界来说是天壤之别。

  只有成为神上神,祂才信心庇护这方世界。

  盖亚抬头仰望了眼头顶的世界树,眼中夹带着些许的异色,怎么感觉上方的进度似乎有加快的征兆?

  是出了什么意外,还是伊西丝本人藏着的后手之一?

  既如此,那就不浪费时间了,速战速决。

  盖亚阖上双眸,名为“大地”的神权终于不再加以束缚。

  这一刻,祂的视野通过连接脚下的大地,而将整座北境都收入眼底,无有遗漏。

  大地如海面般波涛起伏,无数根石柱撑天而起,隆隆作响,地动山摇间,一尊尊如先前一般无二的石巨人拔地而起!

  擎天般的石柱交错林立,除去封锁天空外,无形的力量弥漫在石柱间,相互勾连,形成一种特殊的场域之力,置身其内,即便是同阶位的真神也会如凡灵坠入泥沼间,行动受限,前进艰难。

  而这座场域,几乎囊括了整座北境上方的天空!

  唯有纪长安身下金色神国的核心区域,才勉勉强强将如水波般荡漾在天空中的场域之力排斥在外。

  多达十数尊石巨人仰天咆哮,同时迈动震颤大地的步伐,若无盖亚亲手压制,整座北境的大陆板块都会被它们踏裂!

  “砸碎他的神国。”

  落座于石柱搭建的神座上的女子神明轻启唇瓣,下达了神谕。

  十多具石巨人咆哮举拳,从四面八方围拥而来,同时破坏着金色神国的边角落,不断向核心区域进攻。

  以骑士之礼半跪在纪长安面前的阿尔弗雷德缓缓起身,凛冽的双眸扫过周遭围拥而来的石巨人,目色冷淡。

  能够在回归陛下身边的第一日,就迎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争,他非但没有排斥,反而有种迫不及待之感。

  阿尔弗雷德刚要出手毁去这些石像傀儡,可身后的陛下却叫做了他。

  “阿尔弗雷德,它们不用你管,我需要你帮我拦下那三位盖亚序列的主君,盖亚由我来对付。”

  纪长安平静说道,他重新落座神座,执掌身下神国,与女子神明针锋相对。

  阿尔弗雷德转身行礼,神色恭敬道:

  “如您所愿,我的陛下!”

  而后。

  这位骑士大步流星,几步便走出了神国核心区域,正面迎向缓缓围向自己的三位盖亚主君。

  阿尔弗雷德冷漠望着和那些石巨人傀儡其实并无实质差别的三位“主君”,脚下流云火焰升腾而起。

  他的背后,一轮金色大日隐隐呈现,投落下融烬一切的炽热火光。

  一道煌煌火柱耸入青云,竟是直接勾连天空之上的大日,金色火焰如汪洋般扩散蔓延。

  三重色泽各异的圆环依次浮现,环绕在阿尔弗雷德身周,其上烙印着繁复古奥的符文,这是神权的象征。

  体表破碎的甲胄竟如同回炉重铸,其上流淌着若火光般的熔浆,只是一个瞬间,原本残缺破碎的甲胄恢复了万年前的原貌。

  这是接近神迹般的炼金术!

  此时身披赤色甲胄的阿尔弗雷德,就如同一尊行走于人世间的大日,仅靠周身散落的光辉,就足以燃烬一切敌手。

  暴虐而强横的气息随着鎏金色火海的蔓延而升腾而起,笼罩围困住三尊盖亚主君。

  面对三位虽然战力不在巅峰,但单论位格与自身同级的存在,阿尔弗雷德不退反进,竟是主动发起了进攻。

  已开始向着神之领域演化的鎏金色炎流,竟是在无形间,就毫不客气地将三位盖亚主君封锁其中!

  身处这座火之国度,那两位已得到部分意识苏醒的盖亚主君皆是面色剧变,冲天而起,欲图冲出这座炎之牢笼。

  然而流云火焰翻滚之间,毫无死角,彻底封死了通往外界之路,将他们避退回原地。

  阿尔弗雷德迈步而出,随手从身侧的火海中抽出一把火焰铸就的骑士长剑,淡漠道:

  “应陛下之命,送三位上路。”

  那两位试图逃脱火海困锁的盖亚主君相视一眼,同时从两侧发起进攻。

  一位在飞掠的过程中穿过一座凭空浮现的漆幽门户,身形消失在阿尔弗雷德的视界中。

  另一位双臂肌肉虬结,身后浮现于连绵的山脉虚影,立于最中间的是一座耸入不可视之地的通天神山!

  怒吼间,他举起背后山脉虚影中的一座山岳,猛地掷向阿尔弗雷德。

  原本虚影所化的山脉,竟在半空中由虚转实,一座巨大的山岳当头砸下!

  猎猎风声中,阿尔弗雷德举剑竖直劈下,火焰所化的骑士长剑瞬间膨胀扩大百倍,燃烧着金色火光。

  一把不在山岳之下的火焰长剑径直将山岳劈成两半,余烬甚至将碎裂的山石融化为最细小的尘沙。

  一剑劈碎山岳的阿尔弗雷德瞬间转身,肘部狠击在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男人。

  他以肘部重击男人的头部,挥动火焰长剑斩断了对方背后的死界之门!

  熊熊燃烧的烈焰燃烧着漆幽的大门,甚至开始向大门后方延伸蔓延。

  围绕在他身周的一道赤色圆环猛然迸发出无尽光辉。

  他身后的金色大日虚影,竟是如先前那山岳一般,逐渐由虚转实。

  与此同时,天际上的那轮烈日竟不知为何开始黯淡了下来,仿佛已到日落西山之时。

  明明是正午时分,可天上的太阳却失去了所有的光热。

  当高悬天空的太阳彻底黯淡,失去所有光辉,屹立在火海中的阿尔弗雷德,身后悬挂着一轮煌煌大日,向四方喷吐着金色流火。

  昔年位踞帝国第二王权者的阿尔弗雷德,既有无冕之王的称谓,又被称为太阳骑士。

  而在万年后,这位竟已将大日神权打磨至圆满的地步!

  “请诸君上路。”

  阿尔弗雷德缓缓说道,抬手握住了身侧由纯粹的大日之精,辅佐以炼金术铸造的流火长枪。

  他抬手掷出,宛若投下了太阳的权杖。

  在这一枪下,时空都仿佛消弭,只能隐约间看见一道划过天际的金色流火,在掷出的一瞬间便已贯穿一位盖亚主君的头颅,将他钉死在火海中!

  ……

  ……

  盖亚望着火海汇聚而成的巨大领域,感受着其内涌动的波动,面色有些不好看。

  祂转头望向同样落座神国的年轻男人,冷冷道:

  “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当真要再一次阻我道路?”

  纪长安收回投向阿尔弗雷德那边的目光,摇头道:

  “不是我要阻你道路,是你总做出我无法认同的选择。”

  端坐于石王座上的盖亚,淡漠道:“那便无需多言,试试将我拦在此地。”

  女子神明面无表情,俯瞰脚下大地叱令道:

  “起!”

  大地之下顿时传来地裂山崩的轰隆巨响,原本就已坑坑洼洼的大地,此时竟是裂开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沟壑纵横蜿蜒,又如蛛网般向四方扩散开来,在隆隆声中掀起,仿若地龙抬头,原本完整如一的北境大陆竟在此时四分五裂,而后又在名为“大地”神权的伟力下强行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条庞大到无法形容的土蛇!

  整座北境的大陆板块都被扭曲,滚烫赤红的熔浆从地底喷涌而出,在被掀翻的黑土上肆意流淌。

  整座北境之土,有近乎四分之一的土地,都被擎天的土蛇吞没,化为庞大蛇躯的一部分。

  若非世界树的根须早已扎根在北境之土深处数千年,竭尽全力稳固这座大陆,仅是刚才那算不上进攻的一下,就足以倾覆毁灭整座北境!

  由北境四分之一泥土石沙所化的土蛇盘卧在盖亚身后,庞大的蛇躯高耸入云,根本无法测量其身长。

  它低垂下蛇头,恭顺地低伏在盖亚脚底,任由盖亚踩在它的头颅之上。

  下一刻。

  这条古蛇开始尽情舒展自己的身躯,庞大的身躯碾压过剩余大地上滚烫的熔浆,尾巴狠狠甩在依旧矗立不倒的世界树树干上,留下一道类似鞭痕的痕迹。

  蛇躯将天空中的金色神国盘绕在中间,一双昏黄的蛇眸紧紧盯着神国中的纪长安。

  站在蛇头上的女子神明冷漠命令道:“咬碎它!”

  早已盯准猎物的古蛇如闪电般蹿出,张开血盆大口,仿佛要将眼前的金色神国整个吞没!

  本绵延无数里的金色神国,早已只剩下最根本的核心区域。

  而这座核心区域在巨大的蛇口面前,似乎一口就足以吞下。

  蛇牙狠狠扎在神国外沿的金色光晕上,竟发出金石交击的巨响,随着一声咔嚓响起,神国外侧的一层防护罩在蛇牙下裂开道道裂纹,向四周蔓延,最后砰的一声轰然破碎!

  古蛇毫不犹豫地将失去防护的神国核心区域一口吞入腹中!

  盖亚皱眉望着仿佛毫无抵抗之力,便落入蛇腹的神国,目光晦暗。

  若说他连这一击都抵抗不住,那自是全无可能,所以这家伙又准备弄什么鬼?

  紧接着,昂首的古蛇猛地发出痛苦的嘶鸣,一重重炸裂声在它的体内接连传来。

  完好无损的神国似乎只是光辉略微黯淡了一些。

  蛇腹逃生的神国中,纪长安睁开了闭合的双眼,轻吐出一口浊气。

  时间差不多了。

  他最后抬头望了眼世界树的树冠方向,缓缓从神座上起身。

  脚下的神国在他起身的那一刻竟开始崩解自毁。

  巍峨而庄严的金色神国在无声中自毁倒塌。

  无数守望在神国中的圣灵们恭敬地跪拜在地上,向着神座前方的男人俯首低头,低声诵念着伟大的名讳。

  直至消亡。

  自纪长安一出现在北境上空就绵延开了的辉煌神国,却在这一刻走向了毁灭。

  铸造一座伟大的建筑需要几年,数十年乃至成百上千年的岁月与积累。

  可毁灭却只需要一天,甚至更短,比如弹指一瞬。

  当原本恢弘庄严的神国只剩下残骸废墟。

  自这片废墟中,升起了无数圣灵所化的苍茫群星的投影。

  那一瞬间。

  有无尽星辰的辉光自神国废墟中升起。

  又自天际至高处投落而下。

  彼此融汇。

  群星交相辉映。

  如流沙般的星辰点亮在了纪长安的脚下,横铺而去,恍如一副浩大的星空图。

  纪长安站在星河之上,置身于恒沙般的亿万群星之中。

  隐约间,他眼角余光瞥见一座由纯粹星光构成的大门矗立在星河的深处,半掩半开,门后传来潮水拍打在岸的声音。

  仿若门后是星辰大海。

  可当他投去视线时,那道门后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只是自己的幻觉。

  但纪长安已无暇去深思其中的关键。

  心神迅速回转现实,他轻声诵念道:

  “群星不灭,吾身长存。”

  那浩瀚如海的星辰投影重重围绕在了古蛇的身周,彼此勾连的星光化作一道道锁链,瞬间将庞大的古蛇层层环绕!

  无尽星辰投影化作一道囚牢,将盖亚围困在中间。

  而不等盖亚有所反应,被星光锁链锁住的古蛇发出愤怒的嘶鸣之声,蛇躯奋力挣扎。

  庞大的蛇躯在大地上翻滚,地动山摇间,星光所化的锁链竟被它强行撑开。

  可它刚欲趁机脱身而出,被撑开的星光锁链再度紧紧缠上。

  薄雾般的星光弥漫间,无形的场域压在古蛇身躯上,将它重重压在大地上动弹不得。

  古蛇发出一声哀鸣,瞳孔中的色泽逐渐黯淡,蛇躯上散发的盎然生机不断向外界扩散弥漫,最终重新化为一堆碎石泥土,轰然倒地!

  冷眼坐观这一切的盖亚微微皱眉。

  刚才那弥漫的星光间形成的场域,竟然具备某种与这座古战场同样的性质。

  那就是隔绝超凡。

  领域之内,属于超凡的伟力在无声间被剥夺取缔,也正是因此,被祂灌以生命与大地神权的古蛇才会重新变为一堆碎石沙尘。

  当年这家伙手中,有掌握这种力量吗?

  女子神明仔细打量着围绕在自己身周的漫天群星。

  发现这些都只是徒具表象,皆为星辰投影。

  也是,若这家伙真能将群星拉入现世,那他早该步入真神之境。

  可即便是当年的最后时刻,这家伙也始终距离真神还有一步之遥。

  淡薄如雾气的朦胧星光下,尘沙般数以亿计的星辰投影遵循着某种冥冥中的规则缓慢运转,形成一幅幅迥异的星图。

  犹若以无尽星光演化众生万灵。

  “你准备,用这种东西将我困在这里?”

  盖亚淡淡问道。

  盘腿坐在星光之外的纪长安深呼吸道:

  “抱歉,正面打不过,只能取个巧了。想要从这里出去,你只有一个选择,打死我。”

  他语气平静地说着令人惊颤的话语,哪怕是涉及自身生死。

  女子神明横眉冷对,寒声道:“你当真以为,我还会对你留以情面?!”

  纪长安微微抬头,望向极上方处,开始自门户顶端垂落而下的“恩赐”。

  这一幕代表着来自此界根源之海的恩惠。

  当这道恩惠抵达门下纪暖树的眉心时,便是祂真正铸就真神之基时。

  他轻声道:“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毕竟你我间终究是两条相悖的道路,你总是宁愿相信自己,也不愿将信任多给予他人一分。”

  盖亚冷声道:“给予他人?谁?是你,还是伊西丝,又或是黛薇儿?别说百年,以你们几个的进度即便再过千年,也未必能触摸到神上神的门槛!”

  纪长安沉默片刻,开口道:“真的不行吗?只是你不愿罢了。

  你想以暖树的生命神权成就自身的神上神道路,可黛薇儿又何尝不能以你的大地神权成就自身的神上神道路?

  说尽千言万语,也都是些废话,你终究还是只信任自己罢了。”

  女子神明的面色恢复古井无波,淡淡道:

  “我不愿与你在此过多争执,我只问你”

  “百年后天外邪神入侵,谁来阻挡?”

  “你今日阻我成就神上神的境界,那么当日后此界无力抵抗天外邪神时,将要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又是谁来弥补?”

  “你可知,今日救一人,日后却可能要为此枉死万国之民?!”

  而后。

  盖亚看见坐在星图之外的男人忽然轻笑了起来,说了一句好像没头没脑的话。

  “这天下之事,在你我眼中,何事不可随意?”

  盖亚缓缓阖上眼,轻叹一声道:

  “说的不错,终究还是看谁的拳头大罢了。”

  当这位女子神明睁开威严而冷漠的金色眼眸时。

  大地再度传来隆隆之声。

  祂脚踩大地,地面岩石突起,一根根如长蛇般的石柱撑天而起,再度耸入青云,似要彻底捅破这方天幕,乃至是天幕背后的星空。

  一根根石柱捅穿了围绕盖亚周身的星空图,矗立而起的石柱间弥漫着土黄色的光晕,与薄雾般的星光争锋相对。

  这是与那日在迷境中极其相似的一幕,可在盖亚真身手中展现出的威势,却胜过迷境中十倍、百倍!

  无数群星投影被生生绞杀磨灭,又有无数星辰投影重生显化在此地。

  曾冲刷尽石柱林的浩瀚星光,却被土黄色光晕不断吞噬。

  蛇骨结构的石柱不断磨灭着周遭空间的群星投影,如群蛇伺机而动,寻觅着这方囚牢的最薄弱之处,欲图一击击破,彻底打碎这方牢笼!

  脚踩大地,一身伟力几近无穷无尽的盖亚,冷眼望着有崩解趋势的星光牢笼。

  见星光所化的囚笼崩解速度过慢,似乎还在极力挣扎。

  盖亚面无表情地跺了跺脚,大地顿时如海浪翻涌!

  土浪翻滚间,石柱的数量再度增加,磨灭星辰投影的速度随之加快。

  流沙般的星辰投影接连被磨灭,逐一黯淡,流转的星光间不可避免地出现纰漏。

  群蛇般的石柱抓住了霎时间的间隙,将这重星光囚笼强行从内打破!

  盖亚刚想出声讥讽那人只有这点本事与手段的时候,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

  随着咔嚓一声,笼罩祂的星光界域被强行打碎,可下一刻,斗转星移间,第二重星光界域瞬间取代了破碎的第一重。

  女子神明冷哼一声,探手握拳,力之神权猛然爆发,如玉般的右手砸在薄雾星光弥漫而形成的界壁上。

  拳下先是毫无动静。

  而后随着一道裂痕的延伸,仿佛打了信号般,以此为中心,密密麻麻如蛛网的裂痕疯狂向四周延伸而去。

  界壁轰然破碎。

  第二重星光界域,告破。

  然而。

  令盖亚面露不耐与恼怒的,是接踵而来的第三重星光界域。

  且这一重,无论是规模还是蕴含的力量波动,都比之前两重高了一个台阶。

  这是没完没了了?

  还是准备一重重跟自己耗下去,撑到伊西丝顺利完成蜕变?

  祂的背后凸显出了一道漆幽的门扉,大门缓缓向内打开。

  其内通往的是一座死寂、腐朽的世界。

  死界

  缕缕黑雾从门后飘出,汇聚成一条条盘绕在盖亚身周的黑蛇,猩红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那无尽星光,眼中满是贪欲。

  蛇群在盖亚的指挥下猛地扑进星光的领域中,大肆吞食着薄雾般的星光。

  黑色的蛇牙狠狠咬在界壁之上,随之到来的,是“衰亡”、“腐朽”、“毒素”等诸多负面神权。

  重重神权不断侵染着星光界域的界壁,让原本厚实而不可摧的界壁变得薄如蝉翼,一捅即破。

  在这过程中,漆黑的毒素被注入了浩如烟海的星光中,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传播至星光的源头。

  在无声无息间,大片大片的群星“枯萎”凋亡,走向了寂灭。

  第三重星光界域随之消亡。

  第四重界域以一座恢弘国度的形式浮现,矗立在女子神明的上方,仿若要将祂镇压在此!

  盖亚的眸色晦暗不定。

  每一重界域都比前一重稳固,且弥漫的那种隔绝超凡的场域之力愈来愈浓,好像在排斥着所有群星之外的“外物”。

  祂此刻忌惮的,是这座星光领域究竟有多少重变幻,不然即便自己能一一打破,可消耗的时间过长,对方的目的也就真的达成了。

  也就是说接下来比拼的,是速度与那人能坚持多久?

  盖亚遥遥望去,发现盘坐在界域之外的男人,面色苍白,压抑不住的地轻微咳嗽着。

  祂突然想起了男人先前所说的话。

  这个蠢货,难道又一次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只为了拯救伊西丝?!

  ……

  纪长安强忍住灵体的剧痛,忍痛保持着坐姿不变。

  哪怕再是高估了对方,可盖亚的实力依旧超乎了他的想象。

  难怪神性那家伙说,面对一位即将跨越真神与神上神间的门槛的生灵,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能勉强保命罢了。

  若真想将盖亚拦截一段时间,那他必须赌上一把。

  如果连自身性命也不敢下注,谈何与一位真神博弈?

  三重界域就此告破,几乎毫无悬念。

  纪长安抬头望了眼头顶,来自根源之海的“恩惠”开始缓缓落下。

  也不知剩下七重界域,能否撑到那时。

  纪长安默然阖眼,不再去看被困在星光界域中的盖亚,竭力维持着星光的运转,维持着界域的运转。

  他突然睁眼,望向北方。

  在那里,有一条黑龙裹挟血色的气焰撞向世界树。

  它燃烧了自己的灵体,燃烧了自身一切根基,疯狂地向着世界树振翅飞去。

  俨然就像赌桌上倾尽一切的赌徒,连性命都已毫不在乎。

  纪长安的目光微微一凝,抬手点亮了身周的四座星图,挥手将四座星图驱向那个方向。

  ……

  时间倒流三分钟。

  一直在旁观的赫尔赛斯突然开口道:

  “罗纳尔阁下,是时候了。”

  罗纳尔沉默地望着那位不知从何而来,却以一己之身拦住盖亚的年轻男人,轻声感慨道:

  “我等臣子,也不知该如何感谢这一位,更不知此生是否还有机会报答此大恩大德。”

  他的身躯渐渐开始龙化,片片甲胄般的黑鳞刺破肌肤,覆盖在他的体表,黝黑而粗壮的龙尾从他的身后钻出。

  当龙化结束,庞大的黑龙盘卧在赫尔赛斯身侧,龙翼上悬挂着亡灵的尸骸。

  黑龙喷吐着灼热的炎息,低头望着身侧的赫尔赛斯,最后道:

  “就此告别了,赫尔赛斯阁下,我并不后悔与你们合作。”

  音爆声骤然炸响,白色气浪间,黑龙已消失在原地,紧贴着地面飞行,翅膀疯狂振动,周身燃烧着一层血色气焰。

  每一次双翼的振动,都让他的身形前推上千米。

  依照母神的启示,他要摧毁母神的尘世凡蜕,助母神摆脱与尘世间的诸多因果,以此成就真神之位!

  这一刻,罗纳尔燃烧了自身的灵体,以此换取强大的力量,将自身速度推到了极致。

  在这股力量的推动下,他甚至触摸到了王座的门槛!

  然而就在他与世界树之间,十余位属于盖亚序列的列王同时站了出来。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帮助尊神,却下意识拦截住了这位欲图奔向世界树的黑龙。

  罗纳尔的心神一沉,本就因燃烧灵体而导致自身思维走向混乱的大脑,愈发杂乱无章。

  在这争分夺秒的关键时刻,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和这十余位列王级生灵纠缠不清!

  他愈发剧烈扇动着翅膀,身形如一道血色流星奔袭向那十余位列王。

  就在他准备冒死横冲直撞去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侧。

  “罗纳尔阁下,许久不见,看来你需要一些帮助。”

  来自东境的援手终于在这一刻赶赴战场。

  罗纳尔本昏沉的心神陡然一震。

  出现在他身旁的,赫然是东境陈浮生,以及已转为“玄武”的裴山河,和“朱雀”之象的凤有容,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位脸上带有一道刀疤,腰间挎刀的中年男子。

  陈浮生眯眼看向身前的十余位列王,嗓音平静道:

  “罗纳尔阁下请尽管直行,我等帮不上什么忙,但拦下这些境外之人,勉勉强强还能做到。”

  罗纳尔沉声道:“那是十余位盖亚序列的列王!”

  陈浮生微笑重复道:“请罗纳尔阁下尽管直行。”

  罗纳尔深深看了眼面前的老者,再不废话,速度不降反增。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陈浮生搓了搓手,望向不远处十余位境外列王,笑道:

  “这场架可不多见,有容,山河,绯村前辈,随我一道为罗纳尔阁下拦住这些境外的客人。”

  一身火色长裙的凤有容摇头道:

  “只可惜还差了白虎之位,不然四象齐聚,未必不能与他们痛快淋漓地打上一架。”

  一侧名为裴山河的中年男人淡淡道:

  “以拦截为主,不要让自己身陷重围,不然必死无疑。”

  腰间挎刀的中年男人正是从瀛洲地区赶赴而来的绯村十郎。

  他双手抱于胸前,难以置信地眺望与盖亚真身对峙的纪长安,咋舌道:

  “乖乖,我究竟是多小觑了纪督察?青云他究竟是从哪找来的怪物?”

  陈浮生哑然失笑,却不再分散心神,而是集中精力面对迎面而来的十数位列王。

  这种关头分心,是真的会死的。

  而就在这时,四道星图跨越空间而来,悬浮在他们的头顶。

  浓郁到近乎实质的星辉洒落在他们的身上,唤醒了他们体内沉睡的力量。

  这一刻,陈浮生心神一震,终于确定了心中的某个猜想。

  果然,他们东境的神话体系,是融合了群星途径与黄昏途径的双序列权柄!

  ……

  望着状若癫狂,已然舍弃一切倾尽所有的罗纳尔,赫尔赛斯不知想到了什么,幽幽一叹。

  忽然间。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神色微凛,抬头望向头顶。

  片刻后。

  这位旧日的欺诈之神以手抚胸,行礼道: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阁下尽管拿去便是。”

  凝聚在他手心的,是早已步入真理层次的“欺诈”神权!

  ……

  原本围绕成一体的火海渐渐退散。

  阿尔弗雷德独自一人从火海中走出。

  三位盖亚序列的主君已尽数死于他手,虽然算不上真身,可这种速度依旧骇人听闻。

  走出火海后,阿尔弗雷德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陛下的情况,当下就欲冲上去相助陛下一臂之力。

  “停步。”

  “阿尔弗雷德,不要插手,这是我的请求。”

  来自纪长安的声音,让阿尔弗雷德的身形骤然僵在原地,面色挣扎。

  “不要过多烦恼,对我多少也该有些信心才是。”

  带着轻笑声的话语传入他的耳中,让阿尔弗雷德沉默地站在纪长安不远处,怔怔望着面色苍白的陛下。

  劝住了阿尔弗雷德的纪长安,侧目望着已悍然冲到世界树之下的黑龙。

  他将“衰亡”、“死亡”、“寂灭”等诸多神权汇聚的毒爪狠狠抓紧世界树的根须之内!

  这一刻,庞大无比,生机浓郁盎然的世界树竟然开始了枯萎,翠绿的叶子变得枯黄,而后凋落而下。

  就如命运中既定的那一刻,终于到来。

  “轰!”

  眼见这一幕发生的女子神明神色震怒,挥手拉起一具万丈高的山岳巨人,将回归的“奇迹”神权完全融入了巨人体内!

  猛地起身的巨人撑破了星光界域,一巴掌将无尽星辰拍的湮灭大半,仰天怒吼咆哮。

  第四重星光界域。

  破碎。

  ……

  纪长安盘腿坐在星光界域之外,竭力维持着群星投影存在。

  脑海中的思绪忽然有些飞了起来。

  曾经的自己,是一个日子过得很得过且过的人。

  为此顾爷爷训斥了自己不止一次两次。

  哪怕面对的是关于自身存在与根底的问题,一旦发现想不通了,自己也就算了,过了一日算是一日,又何必去忧心烦恼于想不通的问题?

  而这世界上也几乎无人在明面上对他抱以期望,比如抓着他的肩膀,直视他的双眼,郑重地对他说:

  “纪长安,我希望你以后能成为……”

  这般的话语。

  正如除了田老师外,从未有人嘱咐他要好好学习。

  周怀之、林有德等人,曾经希望他的童年能够无忧无虑,可他们终究不是神明,算不到纪长安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一帮压根没带过孩子的人,所能想到的无忧无虑,自然是童年时期的自己曾幻想过,亦或是最期待的东西。

  比如不用忧心于学习,也不用害怕会因考试考差了被打……

  也正是因此,他们从未在这方面对长安有过管束。

  顾老爷子倒是想管,只是某人对于年少的他实在太过“宠溺”,总是推脱着说“不急不急,再过两年”。

  这一过,就是七年。

  从无忧无虑的男孩变成了得过且过的少年。

  又从少年长大为了一个还不算合格的男人。

  ……

  纪长安颤抖着轻吐了口气,只觉身体每一处的肌肉都在抽搐痉挛着。

  胸腹间犹如烈火焚烧,这种痛入骨髓的痛楚连片刻的停歇都没有。

  仿佛灵魂不断被磨盘绞碎,又不断复原,而后再度被生生磨碎。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如此反复的过程中,无法形容的痛楚如海浪般冲击着他心神世界仅剩的最后一道堤坝。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也许根本坚持不到第十重星光界域的打开也未必。

  他抬头望向至高处。

  那扇门户上,自根源之海垂落而下的“恩赐”已落至大门中央的位置,走完了一半的进度。

  然而此时盖亚的进攻也愈发猛烈。

  如蛇群的石柱碾碎了数以万计的群星投影,抓住群星流转间的一个间隙,狠狠撞在了星光囚笼的最薄弱之处!

  咔嚓。

  清晰入耳的破碎声响起。

  第五重星光世界就此瓦解。

  ……

  纪长安忽然有些出神。

  自己曾以为在叶姚姐一家到来前,以及叶姚姐一家搬走后直至林叔等人出现的那段岁月中,自己一直是孤孤单单一个人。

  他并未因那段岁月的孑然一身而怅惘失落,只是有些……怀念?

  他自己也不确定自己对那段岁月究竟抱着怎样的情感。

  而前不久,他才得知了一件颠覆了他某些认知的事情。

  原来即使是那段他自认为是孤身一人的岁月。

  也一直有个男人待在他的身边,一言不发地守望着他的长大。

  当自己孤零零坐在天台上望着黄昏下牵手回家的一家三口时,男人就坐在自己的身边,陪自己一起看着红而圆的落日,看着流云被暮色浸染成层次不一的暗红色。

  当自己第一次发现自己掌握的权柄,男人就笑眯眯地俯身在自己的身边,看着自己的脸色从害怕转为惊喜,又从惊喜转变为担心会不会被抓起来研究的忐忑不安。

  当自己首次借助权柄的力量飞向天空,一路小心翼翼地攀升到云海的边缘时,那个男人早已坐在云海上,笑容温和地等候着自己的到来,只是含笑地呆在一旁,看着年幼的自己在云海上打滚。

  而类似的场景,其实还有很多很多。

  ……

  第七重星空界域,被盖亚以极尽之力,以点破面,强势击碎。

  ……

  纪长安以手捂嘴,咳嗽了一声,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下。

  他忽然无声笑了出来。

  明明那个男人对自己没有任何要求。

  甚至没说一句希望你以后如何如何的期待话语。

  可不知为何,那名为责任的重担却重重落在他的肩上。

  魔都的那一日,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肩膀沉甸甸的滋味,那是被人所期待的感觉。

  在那之后。

  他时常会感到害怕。

  害怕那个选择了自己的男人会对自己失望。

  失望于原来自己选中的人其实没有自己预想中的那么优秀……

  那时的纪长安才明白。

  原来当这个世界上有人对你抱以期待后,你会不忍心让他的期望落空。

  然后。

  曾经得过且过的男孩,踏上了真正的战场。

  而真正的战场,只有前进,后退即是死亡。

  所以他不能,也不允许自己退一步。

  半步都不行。

  ……

  盖亚面无表情地轻吐出四个字:

  “天翻地覆。”

  天地倒转。

  大地取代了天空的位置。

  第九重星光界域。

  粉碎。

  而此时。

  远方传来一声最后的怒吼,带着无尽欣喜与满足。

  身化黑龙的男人,终于完成了昔年的约定,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塌在腐朽的世界树身旁。

  ……

  神国之外。

  早已七窍流血,这一刻看上去极为狰狞恐怖的年轻男人,极为艰难地抬起了头,目光恍惚。

  他突然想到了年幼时的一个约定。

  如果可以的话,自己一定要让叫做许小鱼的臭小子看看自己当下的处境,让他明白,所谓英雄,可不是这么好当的。

  他凝望着神国内不断毁灭着那漫天晨星投影的女子神明许久,似乎才想起对方的身份,不禁咧开了嘴,咳着血,微笑道:

  “只是如此?”

  他畅然大笑,笑声回荡在猎猎狂风中,道:“只是如此?!”

  说不出的轻狂与肆意。

  第十重辉煌而神圣的界域之内。

  古老而强横的气息陡然炸裂开来,女子神明终于展现出了完整的神躯,背后一方神国隐隐约约。

  哪怕此地虚空中凭空生出无数青铜锁链,欲图囚锁住祂的身后,却在那浩瀚无垠的金色汪洋之下被强行避退。

  祂抬头望着即将落至终点的一幕,平淡道:

  “终究还是我赢了。”

  祂抬脚欲踏碎此方界域,准备以胜利者的姿态重返当世,再告诉那个男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只是虚妄。

  而当祂彻底踏碎第十重界域后。

  纪长安气息再度跌落一大截,犹如风中残烛,随时会熄灭,那本无边无际的群星投影开始失去所有光辉,逐一黯淡消失。

  他仰头望着即将落至终点的一幕,微笑道:

  “抱歉,似乎这一次,还是我们赢了。”

  盖亚嗤笑着望着似乎失心疯了的男人,不再与他废话,准备直接截断那即将落至终点的恩赐

  眼前之人殚心竭虑下,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而这一步就足以决定胜局的关键。

  而祂重返世界树树冠上。

  盖亚的面色骤然大变。

  先前所见到、所感知到的“还差最后一点”的一幕,如幻境般破碎。

  这是……

  “欺诈”神权?!

  不可能!

  “欺诈”神权确实能瞒过祂的感知,营造虚假的幻象,可为何能够让原定的流程加快了一截?!

  来自根源之海的恩赐要想落入现世,这段时间是不可阻挠,也不可能加快又或是减缓的过程!

  哗哗的水声突然传入盖亚的耳中。

  祂猛地侧头望去,看见了一条虚幻的长河围绕在少女的身边。

  依旧坐在世界树边缘,身形悄悄长大不少的少女回头望向祂,一双鎏金色的眼眸中满是怒火与冰冷漠然之色。

  祂的身周流淌着一条虚幻而莫测的长河,时而溅起的浪花中,烙印着时光的印记。

  这是

  属于此方世界的光阴长河!

  盖亚勃然变色,不禁失声道:“时光?!你是何时执掌的时光神权?!你竟敢忤逆根源之海,以时光神权为根基铸就真神之位?!”

  而祂迎来的,是浩荡的河水冲刷,以及一声饱含怒火的低喝。

  “滚出我的神国!”

  女子神明面色再度变幻,不敢轻易沾染时光长河的河水,身形瞬间退后无数里。

  当祂站稳身形,只见原先所站立之处,一株蓬茂的世界树缓缓浮现在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

  当河水的哗哗声传入耳畔,一条奔流不息的虚幻长河凸显在此地上空,绵亘千万里之遥,无法追究其源头与流向!

  那矗立北境长达万年,终于在这一日倒塌的世界树,又重新扎根于时光长河!

  女子神明震怒地望着少女的方向,却已然拿前者毫无办法。

  祂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头望向早已七窍流血,看上去凄惨无比的纪长安。

  刚想动手,可那男人的身侧竟然缓缓浮现出一位不速之客。

  以神魂之身降临,附身在帝摩斯身躯上的神灵毫不退却地与盖亚对峙,目光漠然如万年不花的冰山。

  盖亚一字一顿叫出了他的名字。

  “归墟!”

  而就在这一刻。

  天地间陡然传出一股无远弗届的震荡。

  他们齐刷刷抬头望去,只见世界树的根须开始深入长河的河床。

  少女身形瞬间消失,直入时光长河中,逆流而上。

  祂一路溯流而上,沿途经过了无数风景,与无数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世纪之王碰面,互相点头示意,被承认烙印进这个时代的身份。

  这是一场逆流时光的旅行。

  ……

  少女在时光长河的下游处看到了一位立于天地间最高山峰之巅,俯览众山小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人负手而立,任由山巅罡风拂面,身形半隐于浩渺云海中。

  头顶是烈阳当空,脚下万丈之处则是奔流不息的滔滔江海。

  他随意挥拳,与山岳齐高的恢弘气魄之身显化天地间,轻易震散了浩荡云海。

  一拳平云海。

  天地无二人。

  中年男人身后不远处,躺着一位被一拳断绝所有生机的巨人。

  他脚下的这座大山被尘世无数生灵奉为神山。

  只因此山之高,凌驾在尘世所有山岳之上,是当之无愧的魁首。

  而据传,此世第一真神,那位大地之母,最早便诞生于此,只是历史的真相早已不可考。

  这座山岳也一直被盖亚序列的法外者奉为圣地,周遭生活着无数盖亚眷族。

  唯有盖亚序列的高位生灵,在踏上追随母神的道路后,才被允许踏上这座山岳。

  而中年男人既非盖亚序列的高位者,也不是身处其他序列,却信仰大地母神的虔诚信徒。

  此时神山之下,围聚着无数盖亚眷族的生灵,他们惊恐而难以置信地仰望神山,却不敢踏足一步。

  只有从昨日开始,有一位自称来自诸神净土的人类,一人一拳打穿了整座神山!

  负手站在山崖上的中年男人,仰头又低头,他估摸了下自己与天幕的距离,发现这座山也就一般,高度还比不上老家的那株世界树。

  那时攀登至世界树树冠的男人,身周可没这缥缈云海遮挡视线,仿佛天与地都在脚下。

  至于此地的无冕者,更是一般。

  心境漏洞百出,根基更是不值一提,就更别说对神权的应用,以及对肉身的锤炼,完全只是单纯仰仗血脉之力。

  中年男人有些兴致缺缺。

  身后躺着,胸口有一处前后贯通的大洞的那位,好像是盖亚序列在此世最强的一位无冕者,却也才勉强接下他三拳,接下三拳后就当场暴毙了。

  本以为此次当有一场场酣畅淋漓的血战,却不曾想却是如此无趣。

  他仰头望向天幕至高处,心中念叨着。

  也不知何时才能拳破天幕,去往那无垠星空走一遭,又或是能打入根源之海的外沿,找那位大地母神打上一架,也是极为不错的。

  这一刻。

  似感应到了来自虚幻长河中的窥视,中年男人侧头望去,面露淡淡微笑。

  他看着站在长河中的少女许久,最终颔首,认可了少女的存在,认可祂将自身印记烙印在此世。

  少女轻咬唇瓣,如面对一位长辈一般,有些怯怯地走上前,靠近中年男人的身边,轻声提出了一场交易。

  中年男人眯眼听着,没有拒绝少女的提议,而是笑着反问道:

  “不知数百年后的我,是如何回答你的?”

  少女沉默了片刻,最终轻声在男人耳边给出了一个令他有些不敢相信,却不禁陷入沉默的答案。

  他的神情在此时变得极为晦暗。

  良久。

  中年男人右手握拳,平平淡淡地一拳打出。

  这一拳没有撼动那重新汇聚的云海,仿佛不具半点威势,只是他随意的一个玩笑。

  可站在时光长河中的少女,却是神色微变,只觉脚下河水猛然湍急。

  原本沉静的河水突然掀起了一阵风浪!

  眼前之人,竟是触及到了“时光”神权的本质?!

  不然何以撼动时光长河?!

  不对……

  这难道是在以凡灵之力,借助“奇迹”神权,撼动光阴长河?!

  他究竟在脚下的道路上走了多远?

  “好,我答应你。”

  ……

  ……

  再度逆流而上的少女,离开了第三纪元,旁观目睹了属于诸神的第二纪元。

  成百上千座神国高踞天空之上,不朽的神光照映尘世,数以亿计的凡灵在神灵的光辉下跪地祈祷。

  少女第一眼,便看到一位高坐在天空至高处,被滔天火海围绕簇拥的女子。

  远远望去,女子坐在大日之中,又或者她就是大日的显化。

  身穿火红色长裙的女子慵懒坐在熔金王座之上,指间戳弄着一轮赤红圆日。

  似乎有些提不起劲。

  一想到在自己之前的很多年前,就有一个男人坐在此地,玩弄着无数熔金序列者梦寐以求的大日精粹,红裙女子就有些伤感。

  她单手托着下巴,目光痴痴地望向天幕之外的天幕。

  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就不与自己生在同一时代呢?

  可惜可叹。

  可惜可叹啊。

  而当仿佛已经成为每日例行一次的惋惜结束后。

  高坐王座的女子缓缓起身,迈步间,流云火焰铺就万里大道。

  她抬头冲着长河中的少女微微一笑,一轮金色大日被她握于掌中。

  风化绝代。

  现熔金序列第一王座至高日冕

  ……

  少女继续沿着河道溯流而上。

  突然感受到一阵刺骨寒意,仿佛连脚下的时光长河都因此而冻结凝滞,首次停下了奔流。

  这是一座属于血色极寒的世界。

  有身披白色大氅的女子君主沉睡在立于天地中心的王座之上。

  她单手托腮,双眸闭合,身后淡蓝色的长发随意散落。

  而当女子睁开鎏金色的眼眸,至高无上的威严莅临此地,身下绵延万万里的冰河陡然裂开延伸向天地尽头的裂痕!

  恍若打开了通往深渊的大门。

  当少女的“足迹”逐渐烙印在此世当中时。

  王座女子淡漠起身,雪白赤足轻踏于冰川之上。

  她没阻止少女,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就无聊地收回了视线。

  这世间于她而言简直无趣至极。

  别说是寻得一位旗鼓相当的对手,哪怕是低了两三档次的敌人,她都寻觅不得。

  她若想。

  即便是名义上在她之上的那位在世真神,她也能随时取而代之。

  毕竟所谓的深渊序列,早已成为了独属于她一人的序列之路。

  道路尽头。

  唯她一人。

  她是深渊的主人,此界诞生以来第一位极道者。

  王座女子无视了沿着光阴长河一路逆流的少女,缓缓踏步前行。

  她的目光扫过眼前苍茫的极寒死地。

  竟是极为难得地目露惋惜。

  听闻此世刚刚开辟之初,在自己那位“父亲”还未真正出世时,便有一个男人到访此地,成为世间第一个将足迹烙印在此地的生灵。

  那个男人曾被称为真神之下第一人。

  一想到这里。

  王座女子的心情就有些莫名复杂。

  她自是绝无可能承认那个男子在自己之上。

  若真要分出高下。

  自然是打过再说。

  这一刻。

  王座女子缓步踏出一步。

  脚下的万里冰川骤然崩殂,裂开黢黑深幽,仿若通至地心的裂痕!

  属于深渊序列的伟力显化此世,压的日月无光,天地皆寂!

  仿佛在昭告此方天地:

  天上天下,唯吾独尊!

  ……

  深渊序列第一王座深渊

  ……

  顺着长河一路而上的少女,看到了被女人高举在众神眼前的男婴。

  祂目睹了男婴的一路成长,从男孩到少年,再从少年到青年,途中牢牢握住了属于天国主君的权柄,高坐神王的宝座。

  他这一生,可用八字形容。

  独断专行。

  横行无忌。

  少女看到高坐神王宝座上的君主玩弄着手中的神权显化,亲手拉开了诸神的黄昏,拉开了这世界第一场“黄昏之日”!

  连绵天空的神国一一坠落,凡灵头顶燃烧的火光持续了数十年之久。

  而推翻了属于自己名下神系的君王,面色淡漠地走出诸神的神国废墟。

  他盘腿坐在天空的至高处,俯瞰脚下尘世。

  神色首次怔然,失神地望向那属于他的广袤疆域。

  当少女轻手轻脚接近他时,年轻的君王漠然转头,将威严的目光汇聚在虚幻的少女身姿之上。

  沉默良久,似在审视少女的根底。

  最后他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重新将目光回转到身下的苍茫世界。

  少女坐在他的身边,双腿在空中晃荡,轻声告诉他,他以后会遇到一个很好的兄长……

  孤高的君王霎时转头,流淌着灼热赤金色的瞳孔迸射出道道微小而锋锐的光芒。

  似是震怒,又似羞恼。

  可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疲惫地将目光再次投向脚下的世界。

  这一次,他的目光依稀带着眷恋与不舍。

  最后,那残破不堪的神躯化作点点星光散落,融入天空之上的群星之间。

  这是一场举行在云海之上的葬礼。

  盛大而无声。

  除了少女以外,无人有幸观看。

  ……

  天国序列第二王座暴君

  ……

  乙太序列第一主君无光之主

  ……

  盖亚序列第三王座极尽者

  ……

  熔金序列第二王座青铜王座

  ……

  盖亚序列第二王座冥君

  ……

  盖亚序列第一王座群山之王

  ……

  ……

  少女最终路过了一座极尽辉煌,几近囊括整座世界版图的无双帝国。

  帝国的上空高举着一座浮空的恢弘城市。

  而在浮空帝城之上,有八十一位王权者分列而坐。

  当少女路过此地时,位列第二位,身披骑士甲胄的男人抬起头,目光不由微凝。

  他锋芒尽敛,相较于其他人而言看上去普通无奇,可此地八十一人中,却唯有他发现了少女的踪迹。

  凝视片刻后,男人颔首,承认了其在这个时代烙印的痕迹。

  然后他收回了所有的目光,与身边的同伴一共欣赏着帝国十年一次的盛典。

  所有出征的王权者们在这一日齐聚一堂,与他们的君主共度这一盛典,畅饮美酒,肆意大笑。

  ……

  原熔金序列第一主君火之国度

  ……

  少女见证了群星帝国的新生、鼎盛、覆灭。

  也看到了那个早已不在人世,可万年后的人世中,却依旧源源不断地流传着属于他的传说的男人身化群星。

  他以自身身陨为代价,唤醒了群星的星灵,抵御界外神明。

  男人徒步迈入群星深处的最后一刻,突然停步驻足回头。

  一眼看到了沿着虚幻长河逆流而上的少女。

  他笑着抬手过头顶,冲少女挥手打招呼,仿若许久未见的友人。

  少女踮起脚尖,使劲挥手,笑容灿烂若朝阳。

  他们之间隔着一条浩瀚星河。

  而星河之下。

  便是人间。

  ……

  ……

  最终。

  少女一路抵达长河的源头。

  祂站在那一汪水潭身边,缓缓蹲下身,望着那粼粼波光,与水面上属于自己的脸庞。

  怔默许久。

  祂在心底告诉自己。

  要以那个男人为目标,要活成他的模样。

  最后,祂将自身的存在之基烙印在长河的源头。

  补全自身的根基。

  真真正正地成就了真神之基!

  ……

  ……

  这一日。

  原名伊西丝的少女,以时光神权叩开了真神的大门。

  成为此界第八位在世真神!

  ……

  ……

  站在纪长安身侧,抵御住盖亚窥视的神灵低头,目光复杂地望着身边的这个男人。

  即便万年过去了,即便如今的他已算不上曾经的他,可他却好像一点也没变,依旧顽固倔强如当年,死也不愿低头,死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坚持。

  最后。

  在目送盖亚离去后,这位神灵同样将自身神魂退出了依附的身躯。

  深深看了眼倒在云海中的男人后,祂选择了回归根源之海。

  “希望百年后,你的实力能更上一层楼。”

  意识模糊,心神世界接近报废的纪长安隐约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他的身躯倒在云海中,被狂风所托举。

  他艰难地睁开眼,眯眼望着头顶壮阔难言的浩荡长河,与天空中飘落的绿色光点,感受着光点中蕴含的浓厚生命气息。

  明明是以时光神权作为自身根底,可踏入真神后,作为赐予万灵馈赠的,依旧是生命之力吗?

  纪长安咧嘴笑了笑,而后闭上了眼睛,在心中喃喃地告诉自己:

  好累啊。

  那就这么睡上一觉吧。

  这次应该没给那家伙丢脸吧?

  对了……

  纪长安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为难。

  那家伙似乎说希望自己当着整座世界的面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

  唔,总觉得莫名羞耻……

  这次不算,才一座北境而已,等他拯救了整座世界再说不迟。

  下次一定!

  仅剩的清晰意识终于支撑不住。

  躺在云海上,遍体鳞伤,模样看上去极为狰狞恐怖的年轻男子缓缓合上了眼。

  他似乎做了一个好梦,染血的面庞神色安详,嘴角微微上翘。

  睡梦中。

  他似乎在说着梦话,不知在对着谁说轻声道:

  “你好,我叫纪长安。”

  这一刻。

  那原本渐渐归于平息的浩荡时光长河陡然汹涌沸腾!

  无数高坐在王座上的伟大存在同一时间回头望来。

  他们的目光穿过千百年的时光隔阂,看到了那个身形狼狈的年轻男人。

  他们面露微笑,目光或是饶有趣味,或是满含敬意,又或是战意盎然,却又同时颔首致意,轻笑道:

  “你好,我是……”

  “很期待,与您的相见。”

  ……

  ……

  第二卷,完。

  第三卷诸王的盛宴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