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科幻小说 > 九鬼压棺 > 第2439章 九州之砣
  对上了无祁的眼睛。

  这双眼睛,明亮而神圣,跟高老师那双藏在油腻镜片后面,时常眯着的眼睛,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

  可这一瞬间,我依然想起了很多事情。

  夏天的光从窗棱透到了厨房,高老师穿着那件破T恤,在小锅里给我熬冰糖红烧肉,一边擦汗一边抱怨:“大夏天,非吃这个!”

  “那你别做了。”

  “要是让你心里好受点——做就做吧。”

  高老师放下勺子搓了搓脸,声音认真了起来:“你好好想想前途——世上恶人就是这么多,你不强大,总会被人踩在下头,只要你强大了,搞不好,那个高亚聪回头就来找你赔罪了,什么安家勇,得跪地认错。”

  “哪儿有那么容易,”我盯着门口斑驳的树影:“我上不了大学,拿什么变强大?”

  寒门之子,读不上书,天上掉馅饼的事情,都未必能落到了我头上。

  “你傻啊!”高老师用勺子尝完了一口汤汁,就用勺子指着我:“你们家老头儿那一肚子本事,你学过来,好歹能有个饭碗,保不齐,能成个大师。”

  “你听老头儿吹牛逼。”我那个时候,已经开始盘算上哪儿打工了:“他要这么厉害,他自己怎么混的隔夜粮都没有?”

  再说了,老头儿根本不想让我干这一行。

  “废话,你听我的准没错。”高老师往锅里撒了一把香叶:“老头儿那边,我给你想法子,君不见,万丈高楼平地起,辉煌只能靠自己。”

  “你能想什么法子?”

  “行了,活人还能拿尿憋死?”高老师嘿嘿一笑:“至少饿不着——有我呢。”

  那天开始,不知道高老师跟老头儿说什么了,反正,老头儿开始教给我行内糊口的本事了,与此同时,定下了不合阴阳群,不踏风水门,不上杨水坪的规矩。

  再远一点……金戈铁马的景朝,一张张越来越熟悉,仰望着我的脸。

  那天,一个陌生人来找我,说是告诉我一些关于四相局的大事。

  他的手放在真龙骨上,我看到了潇湘的背叛。

  河洛跟我说过,我不信。

  谢长生跟我说过,我依然不信。

  直到那天,亲眼在他手下看到。

  我最恨背叛。

  而四相局,需要青龙局的镇物。

  更远,更远——天河边,他跟我并肩站在一起,盯着九州鼎。

  敕神印神君,对他是感激的:“三界平安,多谢你操持。”

  “分内之事……”

  他也笑。

  远处有个身影,牢牢盯着九州鼎以外,像是蹲在了华表上的犼。

  一直背对着我们,对我们说的话置若罔闻。

  右边那个护鼎神君。可这一瞬,九州鼎忽然战栗了一下。

  敕神印神君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好兆头。

  九州鼎一旦出现了异动,那是三界要有大灾。

  右边的护鼎神君提起了声音:“灾从下头来。”

  敕神印神君习惯性的活动了一下手腕——又要出征了。

  “这件事情不小,似乎跟祟有关。”敕神印神君回头看着无祁:“我走了,这个地方靠你维护。”

  “神君放心,只管前去,我们为了九州鼎,愿意肝脑涂地。”

  只要守护好了九州鼎,一切就都还是平安的。

  那个时候,敕神印神君很放心。

  都是假的。

  那些好的,都是假的。

  九州鼎因为祟而异动——是他调虎离山,想擅自使用九州鼎。

  景朝的时候他帮国君想起了关于潇湘坑害神君的瞬间,是想让国君跟潇湘彻底决裂,以潇湘为镇物做成了四相局,好镇压住自己。

  高老师——那顿饭,是我被高亚聪骗了之后,离开学校,他给我做的。

  看上去,他一直在帮我——其实,那些伤害,全是他自己造成的。

  我的一切悲剧,全是他谱写出来的。

  理由呢?就因为,我坐在了他想坐的位置上?

  斩须刀横起——他的神骨,要保不住了。

  无祁盯着我,忽然眯起眼睛。

  他好像,看到了什么。

  可这一瞬,他像是下了一个不得不下的决定。

  不对劲儿。

  他是位置最高的神灵,可我依然毫不犹豫的用真龙骨里,祟的能力看到了他的运势。

  之前,是看出了一个“两败俱伤”。

  我以为,预兆的是我和他,可现在才知道——竟然是他跟自己的分身,潇湘河洛。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而现在,他脸上的神气,已经全被灰气锁掩盖,犹如乌云遮天,日月无光。

  这本来,是穷途末路的象征。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的印堂上,出现了一抹猩红。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死灰复燃?

  他这一次,运气竟依然不算太坏——真的,还有其他的退路?

  在斩须刀碰到他神骨的同时,他举起了手。

  身后猛地一声巨响。

  像是——天地崩裂了。

  这是……

  我回头一看,顿时屏住了呼吸。

  九州鼎——猛然颤动了起来!

  只要九州鼎震颤,那三界必有大灾!

  他为了自己——要拉上整个三界陪葬!

  下一秒,江仲离已经扑过去了,可周围依然不受控制的战栗了起来。

  现在,江仲离跟我一样,还没能真正回到那个位置上,自然没有无祁对九州鼎那种控制力。

  一个黑影冲了过来,是祸招神:“这是八方劫——别的别管了,护住九州鼎!”

  八方劫——会让山岳震撼,河川逆流。

  会死很多人。

  那些吃香火的,本来注意力全在衔阴上,这一下,瞬时也有些犹豫,小龙女立刻看向了我:“放龙哥哥……”

  我想起来了。

  我手里有那个东西——江仲离从封宝宫里抢出来的,那个圆盖子。

  我还想起来,那个圆盖子,叫“九州砣”。

  能压住九州鼎——跟船上的锚一样。

  这是分毫相争的事情,不回头,九州鼎震动起来,那就是一场大祸。

  我没犹豫,转过身,就把那个圆形的东西拿出来,对着九州鼎就扑过去了。

  地上剧烈的震颤,简直,像是在融化的冰山上。

  这个力量,已经扩散到了整个三界。

  九州砣出手,身体似乎有熟悉的记忆,我对着一个位置,就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