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穿越小说 > 唐末大军阀 > 869 另一个臭小子,却是个情种
  李继弘此言一出,却登时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

  夏鲁奇望向自家主公,欲言又止,见惯了厮杀战阵的他,眉宇间竟然也流露出慌张;而跟随着李继弘的那几个内侍小黄门,更是骇得面如土色、抖若筛糠,双膝酸软,做势便要跪倒在地上。

  李继弘还有些纳闷,然而他刚抬起头,就见李天衢直直的凝视过来,满脸煞气,而一股威压之势扑面而来,也让李继弘浑身一震,也被骇得一时噤声,不敢言语!

  李天衢动了真怒,因为听李继弘这一番言语,立刻让他想到了一个人:南吴杨行密的亲生长子,为人却从来不知天高地厚,蔑视、记恨...甚至迫害他父亲的嫡系旧臣,而终究被近臣所杀的吴王杨渥。

  本来雄主杨行密身故之后,继位者就算只是个守成之君,吴国内部仍是文武才干汇聚,而且先前有意篡位、谋反的逆臣,也已被杨行密清绝除尽...结果杨渥做了吴国之主,本来仍然能够为杨家所用的宿臣无端被杀、被迫出走、远离朝堂...还有谋划弑主的、拥兵自重的,杨氏大权旁落,不过两代,便已被外姓权臣把持,这就是因为杨渥的狂妄自大、独断专行而一手造成的。

  然而这种话,从自己的亲生儿子口中说出...这不但让李天衢顿时火冒三丈,也完全能够确定,魏朝嗣君的位子,也绝对不能由自己这个二儿子来坐。

  只不过...到了现在,李继弘也还不会认为自己错了。

  经历一阵死寂,李天衢忽然长长的又吐出一口浊气,他冷眼打量着李继弘,便一字一句的说道: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你既然说生不逢时,朕也没有给你为国建功的机会...好,我朝与晋人终要决一死战,而大举北伐的时机成熟,朕也会御驾亲征,光说不练假把式,到了那个时候,且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又是否能与我朝其他良将相提并论......”

  本来眼见自己的老子神情立变,李继弘受那股威压之势,而不敢作声。可又听李天衢说罢,他顿时又来劲了,当即便把脖子一梗,扬起头来,豪声说道:

  “那父皇又打算何时出兵北伐晋贼?到时儿臣怕嫌迟了,只盼能够尽快建功扬名,而让朝中臣僚好好瞧瞧,儿臣早已便能为父王分忧!”

  分忧?分个鸟忧,你这小兔崽子,可快愁死我了......

  李天衢心中一叹,眼前这个眼高手低的小儿,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毕竟虎毒不食子,李天衢寻思也不能似发觉哪个臣子开始谋私误国,动摇国本,便不动声色的收集罪证,再突然下手将他给做了......

  然而瞧着李继弘还是这副模样,李天衢暂时也不愿再与他多废唇舌,遂一挥手,沉声道:

  “多说无益,你眼下也不必再夸夸其谈。既然朕还是大魏帝君,何时与晋人决战,也不由你来做主。而疾风彰劲草,朕会给你接受考验的机会。

  若是真金,便不怕火炼,可若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到了那个时候,也必然会无所遁形......”

  李天衢长声说罢,便招呼夏鲁奇离开演武场,把这个二儿子晾在原地。而李继弘瞧着自己父亲远去的背影,仍然气呼呼的,鼻翼张阖,胸脯起伏的频率也变得越来越快,就好像是一个刚挨了自己父母一通责骂,可仍然不知错,而只能发着闷气的熊孩子一般......

  夏鲁奇当然清楚,帝君管教皇子,闹得氛围也颇有紧张,以他的立场而言而着实不便插嘴说些什么...所以很快便向李天衢告退,出了皇宫内朝。

  而李天衢的心情很差,不由的又念及无论是五代皇朝,还是十国以上的割据政权...大多政权即便强盛一时,可更迭的太快,也都是因为二代国君全然不及他们父辈的本事,甚至败坏基业,非是大权旁落,便是社稷覆亡。

  再想到朱温之子朱友珪与朱友贞、杨行密之子杨渥、王建之子王衍、马殷之子马希声、王审知之子王延翰...算上徐温之子徐知训,也还有太多的例子。念及至此,李天衢再想到那个尚还在观察考核中,自己心里却越来越没底的长子李继志,以及这个言行做派已经很像是个二世祖的次子李继弘...心下也不由腹诽到是不是在这个时代,就连生败家子的概率都要比其他时候高出不少?

  就算千秋万代,终究也只会是一种奢望。可是李天衢当然不想自己亲手建立的,会是一个很快便要湮灭在历史长河当中的短命皇朝...立嗣大事,到底还是要继续劳神操心下去。李天衢蹙眉寻思着,不觉便又朝着后宫的方向行去......

  魏朝汴京皇宫为节省开支,皇帝的寝殿,皇后与嫔妃的殿宇,乃至为皇太子预留的东宫都连成一片。而大皇子李继志按李天衢的安排已经开始做官历练,久居宫外;二皇子李继弘、三皇子李继灵、四皇子李继贤尚还没有受赐亲王府邸,而转迁至宫外。

  虽然李天衢以勤俭为念,可到底是帝王后宫殿宇,期间诸堂、阁、楼、台、轩、观、亭齐备,多有幽雅舒适的景致可供观览。

  郁郁葱葱的林苑间,一处凉亭中,正有个身着锦绣华服的少年手中捧着一本书籍,神情惬意,环视秀丽风景,忽的他又喃喃念叨: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韦老所做的《女冠子》这首词,果然是极妙极好的......”

  虽然这少年年纪不大,却也颇有几分文人骚客寄情于山水间的意味。未过多时,有个宫女端着茶具,袅袅亭亭的行至凉亭,便对那少年说道:

  “殿下出来观景,想必口渴了,还请用清茶。”

  那少年回过头来,就见他生得也与李天衢神形貌相有几分相似,可是全然不似他的老子发起狠来时,会面露鹰视狼顾之相...虽然李天衢长得算不上俊俏,可五官端正,而这少年的相貌,则刚好结合了他父亲与母亲的优点,然而却生得碧绿色的眼珠,五官相较寻常汉儿更为深邃,混血儿的特征也十分明显。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魏朝三皇子李继灵,含笑望向面前那温婉可人,属于小家碧玉型的宫女。他笑得如沐春风,还带着几分怜意,便温言说道:

  “好姐姐,还是你知人冷暖。”

  那宫女着实也要比李继灵大了几岁,可她听了,连忙朝着左右张望一番,既为难、又慌张的对李继灵说道:

  “殿下实在是折煞奴婢了!奴婢是何身份,怎当得起殿下如此称呼?”

  李继灵听了,却狡慧的眨了眨眼,又笑说道:

  “姐姐不提,我也不提,外人怎能知道,这就是咱们的秘密......”

  然而那个宫女,虽然听李继灵如此说罢,不觉已是心花怒放...可她也十分清楚宫里的规矩。而眼见那宫女急得要哭出来,李继灵赶忙安抚道:

  “好好好,若是为难了姐...让你为难,我不说便是,且坐下来陪我说说悄悄话......”

  “殿下,您就莫要再为难奴婢了...啊,玉兰殿那边还有事要打理,若有疏忽还要受罚,奴婢先行告退了。”

  那宫女说罢,也不再理会李继灵出言挽留,一溜烟的逃了...不过她那张俏脸上仍带着几分慌张,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眉宇间也分明带着几分娇羞的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