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穿越小说 > 唐末大军阀 > 868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李天衢自知长子李继志,虽然平常看来十分恭顺,但他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主见,而且也十分容易被别人的意见所影响。如若身边有佞臣作祟,就很容易被奸臣潜移默化的操控。

  就算方今魏朝还有开国皇帝执掌,先前也肃清了一批权臣党羽...可是李天衢深知历朝各代昏聩国君,有不少在没继位,亦或朝中仍有威望极高的辅弼重臣、宗亲长辈耳提面命的教诲,也都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可一旦掌握皇权,他们就像是没了父母管束的败家子,致使朝纲糜烂、国家动荡。

  李天衢对于自己的长子,就有这等顾虑。就算李继志饱读诗书、奉命惟谨,也全因为自己的老子时常管教。李天衢心说我在世之时,固然可以再铲除一拨围绕在子嗣身边的奸佞小人...但我离世之后,你小子再无人管束,又会是什么样子,又可能辨得清忠奸?

  次子李继弘,则与他大哥的性子截然不同,性情更为好动,也有一股闯劲。虽然自幼也被安排邸第学教师教其读书写字之时,这小子打瞌睡、走神溜号,乃至诈病逃课都是家常便饭...可好歹又挨了李天衢几通教训,起码该念的书,也都没有耽误下来。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而且李继弘更为好武,身体已经发育得孔武有力,开得弓、骑得马,起码在他这个年纪,应该已可说远胜同龄人,只不过当然还不曾经历真刀真枪的战阵厮杀...而且李天衢教诲时,李继弘也不似他兄长李继志那般,唯唯诺诺的恭谨称是,而是经常会提出质疑,似乎也是要刻意在自己父亲面前,彰显出一副天资聪颖,自有主见的模样。

  问题是,大人教育你不爱听,说一句顶三句,总以为自己想得就是对的,这可就不是自有主见,而是性情顽劣了...而且李天衢也已察觉,李继弘以大魏皇子自居,人还不大,可是摆起的架子,却是越来越大了......

  这次便是如此,李继弘眼见自己的父亲与夏鲁奇切磋比拼。什么侍卫亲军马军都虞候,这等要职在武将眼中,固然是殿前司位高尊崇的要职,可是在李继弘看来,就是他李氏皇家的家奴没有什么分别。

  区区一个武将,不知礼让主子,哪怕你胜了一招半式,也当称罪说恕臣冒犯...竟还敢说什么当朝帝君就是赢不得你,这还成什么体统?

  至于夏鲁奇刚和自家主公切磋罢了,结果就挨了二皇子李继弘一通呵斥...他蹭的心头火起,可好歹为官时日也久了,为人处世,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从军未久,便敢指着执掌殿前司诸部禁军的王彦章大喝“王铁枪,与我单挑”那般的愣头青......

  与李天衢来往频繁,即便是君臣有别,彼此相处的也不必太过客套见外。可是二皇子突然跳出来指责自己冒犯帝君,夏鲁奇清楚也不便与他发生冲突,遂只得忍气说道:

  “微臣一时莽撞,实不该对陛下言语不敬......”

  李继弘听了冷笑一声,还待再做言语时,却听自己的老子忽然沉声说道:

  “且慢,朕与爱卿切磋,甚感痛快。而爱卿使尽浑身解数比试,也让朕受益匪浅。这何罪之有,又何必陪不是?”

  李天衢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又向李继弘那边看去:

  “朕与夏爱卿较量身手,正觉尽兴,哪有你多嘴多舌的份?”

  李继弘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大声嚷道:

  “父皇乃是真龙天子,尊无二上,帝家威仪,又怎能容得下臣冒犯?儿臣只是以为,君臣无礼,而上下无别,皇家威严,不容有人触犯。夏都虞候既为臣僚,也须知道规矩,这往重了说,乃是大不敬!儿臣出言呵斥,也是要让他谨守君臣礼制,难道这还有错么?”

  什么真龙天子,他娘的还神龙斗士呢。

  李天衢瞧着李继弘那副倨傲自矜的模样,更是气不到一处来,又呵斥道:

  “你若说朕该拘泥于君臣之礼,可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亚圣所言,你倒忘却了?

  那些心腹臣僚不拘小节,却并无不敬之意,朕能分得清,可是你行么?只是一味的以势压人,你以为便能让众臣敬服?你身为帝王家皇子,也不要以为便可凌驾朝中众臣之上。

  朕自兴兵东征西讨,历经艰难险阻,如今成就帝业,也全赖众卿出生入死,共保社稷国泰民安,而你不过是坐享其成,只是在宫中养尊处优,为国又可曾立下寸功?”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夏鲁奇在旁,听李天衢这一番言语说罢,也感到心里暖洋洋的...然而他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站在当场却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毕竟帝君当着他的面,也是为他说话教训皇子...夏鲁奇也不便插嘴干涉,心里也正嘀咕着:

  他娘的,这要是我家的小兔崽子没大没小,几个大耳括子抽上去,先打一通再说...可终究我总不能对陛下说你这儿子欠揍,是该好好教训一顿吧?

  而李继弘自问是看到了他老子失了颜面,当然要站出身来好好斥责那目无帝王威仪的臣子一番,结果却被自己的父亲好一通挤兑...他面色登时涨红了起来,又羞又恼,忍不住便要发作...可是在自己老子面前,他也不敢太过放肆。

  本来李继弘以为,自己就算还有个兄长,可是魏朝嗣君的位子,到底还是会有他来坐。

  毕竟那所谓的长兄李继志是什么出身?他生母顾惜云,也不过是父亲当年讨灭朱瑾时,所纳的他府邸中的侍妾,如今在宫中就算母凭子贵,还还不过只是个侧妃...可是李继弘心说我娘亲可是魏朝正宫皇后,何况大哥他又是什么性情?平素那副俯首帖耳,那般懦弱的模样我都瞧不起,父皇又怎会喜他?

  至于三弟李继灵,平时就喜欢些吟诗作赋、风花雪月的道道,貌相还带着几分胡人的特征...对于嗣君之位似乎也没什么兴趣;至于四弟李继贤,年纪尚幼,应该也不足为虑。

  不过长兄李继志,毕竟被父皇安排为官历练。李继弘心说更要突显自己的能力,近期也时常主动到李天衢面前畅论国家大事,不过在深宫中养尊处优,未经世事,李继弘便豪言以往我朝打哪一场仗不够圆满,若是我统兵又该如何如何,就算是符存审、王彦章等开国名将,他也敢指指点点;针对国家政令,他也会说如果由我来主持,便当怎样怎样......

  这在李天衢看来,自己这个二儿子有些用力过猛了。偏偏李继弘要争嗣君之位心切,对于他人的管教又十分敏感,自己父亲明里暗里的敲打,他也听不进去;而对于外界的否定,他第一反应便会是激烈排斥......

  然而今日又被李天衢当着夏鲁奇,与几个小黄门的面一通教训,李继弘羞恼已极,更感到下不来台。即便不敢对自己的父亲撒泼耍浑、大发脾气,可是李继弘气呼呼的,仍是不甘的嘟囔道:

  “哼哼...儿臣也不过晚生了二三十年,否则也能成就一番事业。那些所谓的开国功臣,不过是恰逢其时投从父皇效命,又有什么了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