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网游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致命游戏·承(IX)-存活之路
  【空白之册2:存活之路:畸创】

  任务级别:唯一传说任务链

  任务难度:弹性

  领取要求:完成前置任务【落日余晖:肃清之剑】

  领取奖励:解锁【信仰值】、解锁职业【丰饶神官】(因领取者拥有天赋【无信者】,职业解锁失败)

  任务内容:以‘玫芙·香鸾’的身份逃离【血腥少女竞技场】

  隐藏内容:???

  任务限制:玫芙·香鸾、不登上【虐杀号】

  任务进度:59%

  基础奖励:学园都市综合藏书馆——禁书区第七层开放权

  额外奖励:若任务结束时完成度>125%,则获得随机获得10个史诗阶法术理论;若任务结束时完成度>150%,职业【驭法者】将转为史诗阶职业,已解锁的所有专精等级+10;若任务结束时完成度>200%,则会获得品质为唯一传说的装备【罗伊娜之冠·贪婪的掠夺者】、固有结界【疣猪之梦】、天赋【唱唱反调】。

  【备注:哈~】

  ……

  慵懒地瞥了一眼自己的任务进度,玫芙·香鸾……或者说是双叶隐蔽地打了个哈欠,随即便用她那纤长的指尖在面前那枚菱形水晶上轻轻抚过,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解析其中的构造,并在同一时间开始着手进行干涉,其速度之效率、操作之精准,可以让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高阶法师直接脑溢血。

  正如墨檀所怀疑的那样,这位名叫玫芙的女神官正是双叶在【存活之路】这个‘副本’中所扮演的角色,而她之前的种种表现,自然是用来迷惑包括哈鲁·库塔塔在内所有相关人士的演绎。

  这对双叶来说并不困难,尽管她在游戏外确实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社恐,但这种症状却只会出现在‘牧悠’这个人身上,而在身披包括‘双叶’在内的种种马甲时,双叶在欺诈领域的天赋绝不会比墨檀差太多。

  与哈鲁·库塔塔相仿,玫芙同样在自己那本圣典上记载了很多东西,区别在于,她并没有把这本东西藏在什么地方,而是光明正大地放在房间最中央,因为那些通过神术烙印上去的字迹没有人能看见,至少在这种地方没有人能看见。

  比起哈鲁·库塔塔这个简单的人,玫芙·香鸾这个角色要复杂很多,无论是她的经历、她的精神状态还是她所写下的内容都十分复杂,但双叶依然只用了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从中提取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正如墨檀之前所猜测的那样,玫芙·香鸾确实是圣教联合战斗序列中的一员,严格来说,她应该算是丰饶教派驻守敦布亚城的战斗神官,而且还是小队长级别的那种,在很遥远的过去,也是一位性格温婉的女士,甚至还有一位公正教派的青梅竹马。

  ‘我看到他叼着牙签,抱着自己的头盔冲我挥手,身边是几个总喜欢开我们玩笑的朋友,他拿着不知从哪家小孩手里骗到的糖果,靴子上满是泥土,嘴角的弧度热情而开朗,背在身后的左手捏着准备吓唬我的虫子……’

  在那本破破烂烂的圣典中,这段话至少出现了不下三十次,而且每次出现都会伴随着大量模糊不清的污渍。

  尽管双叶能从字里行间中看到玫芙那逐渐扭曲的灵魂,但唯独这幅画面,在她的脑海中永远都是那样干净而清晰。

  ‘我要回去找你,但你永远也等不到我了。’

  这是玫芙留在这本笔记上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而除了这些尚能让人理解的内容之外,玫芙所记录的其它东西几乎都是模糊而扭曲的,有许多段落甚至根本只是一个个毫无意义的扭曲符号。

  至于那些尚有逻辑存在的零星痕迹,则让双叶大体理解了玫芙的经历。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简单总结一下的话就是在几年前,玫芙所率领的小队在一次支援行动中遭到了伏击,被灰蜥狩的精锐部队圈在了包围网中,尽管她们英勇作战,最终却依然被几乎一网打尽。

  就在战斗的最后,那支原本应该被支援的大部队总算赶到,与灰蜥狩的精锐形成了对峙之势,而玫芙则看准机会,用自己原本准备殉教的最后一丝力量释放了神术【年轮】,强行引爆了大量树人的残骸打开了一个缺口,制造出一个机会。

  而准确抓住了时机的援军也顺势救出了被围困其中的绝大多数幸存者。

  没错,是绝大多数,因为就在玫芙释放完这个神术后,距离她最近的一名灰蜥狩成员立刻杀了过来,将其彻底控制住了。

  最终,在一番鏖战后,玫芙终究是没能被救出来,而是作为‘战利品’被带回了断头崖。

  随之而来的,即是漫长而绝望的地狱。

  当玫芙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送到了这个地方,成为了一名角斗士,而且还是手上已经沾染了数十人鲜血的角斗士。

  而在她从一片浑噩噩中重新找回了‘自我’的那一刻起,这个名叫玫芙的女人就已经彻底疯了。

  在那之后,已经逐渐扭曲的玫芙便宛若一具行尸走肉般病态地活着,她无数次想过去死,但每次都会梦到那个叼着牙签的、拿着糖果,却已经被自己忘记了名字的公正骑士。

  她还想再去看他一眼。

  就算再怎么想死,也想看完他最后一眼再死。

  只要单方面的,不被任何人察觉地远远看他一眼就够了,她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不会再跟他说话,更不会再假装被他手中的虫子吓到。

  看过后,就会悄无声息地离开、死去。

  让不再是自己的自己最后看他一眼,让曾经纯洁无暇的自己永远留在那个人心里,即是玫芙唯一的愿望。

  一个并不过分,理应被满足的愿望。

  然而——

  【按照现在这个任务进度来看,想要完成基础目标其实并不会太难,而且结合任务奖励,超额做到125%左右的程度应该也有很大希望,但是后面……怎么看怎么离谱啊,这完全不是能活下来的节奏啊。】

  有些无奈地关掉任务面板,双叶一边快速解析着面前那枚晶体的结构,一边低声叹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她其实还是希望这个名叫玫芙的女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回去圣教联合去见那个公正骑士最后一面的。

  并不是说双叶有被感动到,只是她一向不讨厌这种固执的人,也并不抵触玫芙那份扭曲。

  【按照这个进度的话,再有个十分钟就够了……】

  满意地翘起了嘴角,看似站在原地伸手发呆的双叶正在以匪夷所思地速度拆解着一层又一层邪能之力,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复杂的工作,虽然对于真正的玫芙·香鸾来说只有大费周章地展开‘反结界’才能勉强中和掉竞技场外围那层结界,但在得到这具存在魔力,同时也能感知到魔力和元素的身体之后,双叶很轻松就可以做出更为高效的解法。

  【根据任务进度来看,那位真正的玫芙也没有死在这里,所以她当时应该也选择了无视外面那层警报,然后强行顶着干扰在这些人的辅助下展开了反结界,呵……所以我这应该算是降低任务难度了吧。】

  瞥了一眼身后那些正在集中精神戒备的‘同伴’,双叶得意地舔了舔嘴角,随即便抛开杂念,集中精力加快结界核心的拆解速度,力图尽快完成手头这项工作。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数个监督者飞快地冲了进来,并在短暂地愣神后怒吼着向房间内的众人发动了攻击。

  然而,尽管这些人的实力要强于普通守卫,但早有准备的施法者们依然成功凭借汹涌地法术压制完成了反杀,虽然这个过程并不优雅,甚至堪称粗暴,却依然以最小代价打灭了敌人的第一波攻势。

  与此同时,双叶也凭借她已经彻底玩明白的‘丰饶神术’榨干了那个食人魔术士,并将从后者体内汲取到的小部分魔力压缩成一个球体,在表层附上了十余个微型法阵用法师之手将其扔了出去。

  下一秒,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房间外炸响,第二波敌人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双叶那大杂烩般的【永动元素风暴】吞没了,而后面的幸存者们则惊恐地看着无数【火球】、【风刃】、【冰箭】仿佛不要钱似的泼洒而来,几乎被吓到破胆。

  要知道这些最低阶的魔法虽然单独拿出来没什么伤害,对这些平均实力都有高阶的监督者们更是难以破防,但如果这个数量变成了两位数乃至三位数,而且还是在这种狭小的空间下,但凡没到史诗水准不死都得脱半层皮,看看那几个一上来就被卷进核心位置的倒霉蛋吧,猝不及防下几乎是直接就被绞碎了。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如果只有单一属性的魔法还好,比如一百个【火球术】什么的,但在这种各种元素基本都被融进去的大杂烩下,就算不去管那铺天盖地的直接杀伤,光是元素与元素之间产生的反应都快够杀人的了。

  最令这些监督者们头疼的,就是这些不分敌我的魔力洪流、元素爆破全都发生在他们所在的走廊里,根本不会波及到门口那层厚厚的复合法力护盾,而且一时半会根本散不掉。

  有一说一,双叶刚才甩出的这发被她胡乱命名为【永动元素风暴】的魔法在杀伤力层面绝对够得到史诗门槛了,不过这东西严格来说应该属于那种一次性消耗法术,理论上是不可复制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颗被双叶压缩成指甲盖那么大的魔力宝珠在通常情况下根本就不会存在,只有通过玫芙的‘丰饶神术’才能借被害者的生命力量凝结而成,其魔力含量基本等同于一个高阶法师的全部魔力,而双叶所做的只是在这玩意儿周围布置一个元素循环法阵和一大堆能够重复充能的低阶元素法阵。

  说实话,这根本就不算魔法,而是双叶在发现自己并用不了那个食人魔术士的全部魔力后随手攒出来的畸形魔力卷轴。

  尽管原理并不复杂,但能在短短几秒钟内想到这招并立刻付诸于实践,也足以看出双叶已经差不多把‘魔法’这个概念给玩成艺术了。

  总之,因为这个意料之外的收获,门口那些监督者们竟然硬生生被拦了三分多钟,直到两名身披铅色重甲的灰蜥狩成员赶来才打破僵局。

  他们的处理方式同样简单粗暴,只见左边那人猛地拉过身边的一个监督者,将其直接扔向那片元素风暴的中央,而另一人则紧跟着后者逐渐变得支离破碎的身体后,并在距离拉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拎起胯下那头【毒角灰蜥】身侧的长枪,直接将面前的监督者捅了个对穿,直接半空中那枚并不稳定的魔力宝珠。

  “跟上。”

  冷冷地下达了命令,刚才随手抓起一个人丢出去的灰蜥狩成员驾驭着坐骑赶了上去。

  事实上,凭借他们的实力以及身上这套装备,就算不拿那个监督者做肉盾也有办法破掉那枚已经开始自我崩解的风暴,最多也就稍微麻烦点而已。

  不过灰蜥狩一向讨厌麻烦,尤其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

  所以,没用的废物,丢出去。

  方便快捷,一举两得。

  嘭——

  两枚闪烁着红光的毒角直接刺穿了门口那数层防御盾,紧接着,毫不犹豫就让坐骑用掉了近半个月才能使用一次的【火毒裂】、并将其留在外面的两个灰蜥狩成员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

  “呵呵,小宝贝儿胆子还挺大。”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房间中央台子上的玫芙,为首那个灰蜥狩成员咧嘴一笑,将体内的战气灌注到了身上那套抗魔性颇强的重甲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干死……”

  “干死他。”

  双叶淡淡地下了个命令。

  然后……那人就让一干被他严重错估了实力的施法者给干死了,保守估计至少同时中了十几道高阶单体魔法,完整的尸体都没留下一块。

  “艹你妈。”

  双叶撇了撇嘴,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傻辶。”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