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网游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致命游戏·承(VII)-存活之路
  “你这小子……”

  墨檀一巴掌抽在库顿的后脑勺上,没好气地说道:“该不会真以为我对玫芙有什么意思吧?”

  库顿眨巴了两下眼睛,好奇道:“没有吗?”

  “没有吧?”

  看着对方那一脸无辜的德行,墨檀有些拿捏不准地扯了扯嘴角:“虽说我也不是什么挑剔的人,但对某些方面还是看很重的,玩玩的话也就算了,但……唉,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确实不怎么懂的库顿傻敷敷地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

  墨檀打了个哈欠,不甚在意地问道:“你有听过‘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这个名字吗?”

  库顿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懵道:“没听过,那是谁?”

  “那是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女人。”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哈鲁·库塔塔面色严肃地表了个态,然后拍了拍库顿的肩膀:“没事了,继续带路吧,刚才告诉你的记得保密。”

  然后库顿便继续闷头带路了。

  ……

  片刻之后

  伴随着库顿推开长廊尽头的铁门,墨檀顿时感觉豁然开朗,在他面前是一片极为宽敞的空间,从陈设和布局来看,十有八九是练习场之类的地方,虽然各方面都粗犷简陋,无论是设备维护还是清洁做的都非常差劲,但比起身后那兼具着沉闷、阴暗、腐朽、潮湿的‘牢笼’来说,这地方已经算是环境优渥了。

  大概有七八十个人分散在这片场地的各个地方,尽管年龄、性别、种族等要素都截然不同,但他们依然存在着少许共同点,比如凝重的表情……以及那难以自制、呼之欲出的杀气。

  “大家好。”

  鉴于并不清楚这些人中是否隐藏着某个本体一米六不到的贫瘠少女,墨檀也回到了之前那‘哈鲁·库塔塔式’的画风,抬手对那些在自己踏入这里那一瞬就将目光投来的人打了个招呼,言简意赅地说道:“都过来吧。”

  得益于这里类似体育馆的结构,尽管墨檀并未使用【扩音术】之类的魔法,也没有扯着脖子硬喊,但他的声音依然颇为清晰地响彻在这片空间中,并成功让人们行动了起来。

  很显然,【药王之毒】哈鲁·库塔塔在这些人心里还是颇具地位的,作为这次出逃计划的核心人物之一,在并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被压缩到了几年这一前提下,大家众人对调制出‘解药’的哈鲁还是十分敬畏的。

  除此之外,这些角斗士们也很清楚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如果想要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那么今天的一切都绝对不容有失,所以如果这种时候有哪个‘刺儿头’蹦出来找茬的话,不用哈鲁动手,其他角斗士就会第一时间把坏事者的脑壳打飞,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啥也没装。

  不过这个世界的聪明人虽然不多,但蠢到会在这种时候找事的傻子也没几个,所以当墨檀和库顿缓步走到场地中央的时候,那些原本散布在各个位置的角斗士们已经相对整齐地集结在他面前,态度可谓是相当的顺从。

  “很好,看来大家并没有忘记我们今天的主题。”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墨檀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一个颇为狰狞的微笑:“用生命与鲜血去铺砌一条自由之路,用包括牙齿在内你们所能利用的一切手段逃离这里,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谁都没有说话,但人们的目光确实愈发犀利了起来。

  “很遗憾,你们即将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

  墨檀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咧嘴道:“你们会在距离生路最远的地方,作为导火索去引发第一场骚动,在短时间内成为【血腥少女】最夺目的焦点,并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拼死抵抗,直到我们另一批伙伴成功解决掉最外围的大结界为止,你们都会处于最危险的位置,甚至在那之后,注定会成为最后一批撤离者的你们依然会时刻受到生命威胁。”

  人们的目光黯淡了些许,不过却并未产生骚动,恰恰相反,墨檀如此开诚布公的话反而让很多心存疑虑者踏实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既然【药王之毒】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大家至少不会有被卖掉的风险,这样一想的话,生命危险什么的就不足为虑了。

  要知道这些角斗士可以说是每天都在冒着生命危险,他们本就是活在绝境中的一批人。

  “你们是这座竞技场最底层的一批人,你们是计划参与者中最弱小的一批人,你们大多都只是陪衬、暖场与餐前甜点,你们取悦观众的形式并非胜利,而是被残忍地杀死在所有人面前。”

  墨檀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你们别无选择,甚至就连不参与这个计划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你们是‘弱小’的,而在这种地方,‘弱小’即是原罪。”

  依然没有人说话,因为没有人能够反驳哈鲁,正如上述那番话所说的,聚集在这里的人确实是【血腥少女竞技场】中最为弱小的人,尽管仅仅只是相对而言,但弱小就是弱小,乐子就是乐子,一切借口在更为暴力的暴力前都是笑话。

  “但这同样是一个机会,伙计们。”

  墨檀轻轻拍了拍手,平静地说道:“尽管我们注定会有人永远倒在这个地方,但同样会有人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所以与其因为弱小而毫无意义地死在未来的某一场‘表演’中,我更希望你们的血能够流得更有意义一些,而我,将会与你们一起战斗。”

  说罢,他便缓步从人群中穿过,头也不回地说道:“动员结束了,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以库顿为首,聚集在这里的角斗士们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武器,井然有序地跟在墨檀身后,来到那扇平日中都有被牢牢锁住,但在这个日子里却已经被协同者们悄然打开的大门前。

  呯!!!

  “演出开始了~”

  一脚踹开了那扇雕琢着利刃与鲜血的大门,墨檀在面前那个被吓了一大跳的守卫反应过来前便扬起右手,将一枚黝黑的毒箭甩进了后者的眼窝中,高声笑道:“让我们奏出第一个重音吧!”

  “杀——”

  爆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库顿一把扯下自己的斗篷,露出下面那件臂弯处绑有红色布带的守卫服,用腰间那柄巨大的斩马刀将另一个守卫拦腰斩成两截,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同样爆发出纷乱的嘶吼,双目赤红地向面前那十余个措手不及的守卫扑去,只用了短短不到两分钟便以堪称疯狂的姿态将其团灭。

  轰!轰轰轰轰轰!!!

  伴随着一枚枚红色的碎钻被墨檀掷出,早在两天前便被以库顿为首的协同者们埋在附近的【红蝎子试剂】在顷刻间被骤然引爆,发出了一连串响彻整个竞技场的轰鸣,与此同时,一蓬暗黄色的粉末被墨檀扬手撒到空气中,几秒钟内便化作层层叠叠的浅黄色氤氲扩散开来,笼罩了以他为中心半径十余米的空间。

  而早在被放出来时就得到了解药的角斗士们则在同一时间飞快地恰了个丸子,将这片毒雾的影响彻底隔绝在心肺之外。

  只过了片刻,大量身穿与库顿同款的轻甲,手持武器与铁链的卫兵便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鉴于墨檀等人目前所处的位置是【血腥少女竞技场】地形相对狭窄的宿舍区,虽然短时间内只有一百余人冲了过来,但伴随着一阵阵刺耳的爆鸣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发生在这里的骚动正在以极快地速度传开!

  “死!”

  消瘦的侏儒老者凌空跃起,随即如鹰隼般急坠而下,稳稳地跪坐在其中一个守卫的肩膀上,并在下一秒用两柄锈迹斑斑的铁匕首绞断了后者的脑袋。

  “滚开!”

  身材精悍的矮人武僧一记【崩拳】轰出,竟是直接砸穿了一个守卫的胸口,随即抽出自己鲜血淋漓的左臂甩出两道气刃,又将一个因为摄入过多毒雾而脚步虚浮的守卫劈倒在地。

  “就凭你还想玩老娘!”

  肌肉虬结的高地人女战士挥出长鞭,狠狠地勒紧了一个掩着口鼻的卫兵,干脆利落地通过暗劲震断了后者的脖子。

  每一个角斗士都在浴血奋战,在哈鲁·库塔塔通过提炼【八眼巨蛛毒液】所制成的毒雾中,不受影响的他们很快便干掉了至少三十个最先赶来的守卫,每个人在下手时都没有半点犹豫,皆是以最致命、最快捷的手段将敌人格杀,最大程度地保持着自己的体力。

  尽管几乎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但堵在这里的角斗士们却没有半点大意,他们很清楚,最初的这波优势完全只是因为哈鲁·库塔塔的毒雾,除此之外,他们悄然恢复了大半的实力也起到了关键作用,狠狠地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但要是再往后的话,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在【血腥少女竞技场】中,这种最低水准的卫兵虽然基数很多,但却绝不是守备力量的核心,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人都是用来维持秩序或者搞搞保洁什么的,至于战斗力,虽说不至于太拉胯,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至少在这些每天舔着刀子过活的角斗士面前,着实有点不够看。

  所以除了他们之外,为了维持竞技场的‘稳定’,尤其是为了防止这些人造反,还有另外三种防御措施。

  首先,就是普通守卫的升级版,也就是实力比较强大的‘监督者’,这些人的实力通常都在高阶,装备相较于前者也要更加精良,除此之外,他们的集体作战能力也颇为强大,一般都是由从前线轮换到后方休息的老兵来担任,平时不但能够吃香喝辣,而且隔三差五还能看看比赛、下下注什么的,是这里的主要安保力量之一。

  然后就是那层笼罩了整个竞技场的结界,那是十几年前上一任断头崖的首领,也就是哈鲁·库塔塔效忠的那位王斥重金雇佣某位黑巫师布置的,它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禁止任何被打上【角斗者烙印】的人进出竞技场,那位黑巫师留下了一枚印章,只要是被送到这里的角斗士都会被强制烙上‘契约’,一旦这些人试图逃离这里,就会被契约折磨得苦不堪言。

  鉴于那层结界的核心机制并不是用魔力之类的东西来防御,而是诱发角斗士体内的契约,所以耗能并不大,而且极度难以豁免,就连十四这种深不可测的强者也不能免俗。

  而第三种防御措施,就是常驻在【血腥少女竞技场】中的三十名灰蜥狩成员。

  作为断头崖最精锐的战斗力没有之一,那支名叫【灰蜥狩】的部队里每一位成员都有着高阶巅峰的水准,而且还配有产量稀少的【毒角灰蜥】作为坐骑,身上的铠甲更是价值连城,如果密度不大的话,甚至能够单凭防御力挡住中阶职业者的全力一击。

  无论是防御力、机动力还是战斗力,灰蜥狩都没有任何死角可言,而现在这位哈鲁和库顿口中的伪王,也正是因为暗中拉拢了【灰蜥狩】才成功实施了那次叛乱的。

  “保存体力,慢慢跟我向出口的方向移动!”

  被所有人保护在中央的墨檀一边继续引导着毒雾,一边不容置疑地进行着调度:“近战职业者去最外围互助前后两侧,受伤的人过来我这边恢复,所有盗贼系都给我铺出去,一旦看到监督者或者灰蜥狩立刻汇报位置,动起来动起来动起来!”

  尽管远远不如自己处于绝对中立人格时的即时指挥水平,但身为‘檀莫’的墨檀在这方面也绝不算是拉胯,至少要比很多业余的调度者强,再加上这帮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主心骨’,所以他便毫不犹豫地践行起指挥的职责,尽可能地进行布置,拼命争取时间。

  为现在多半已经潜入中央区域与那几十个施法者汇合,正在攻克竞技场外围那层结界的玫芙争取时间!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