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当总裁文看多了之后 > 第52章 大结局
  穆修甚至不愿去房间,而是拉上窗帘。

  “闭上眼睛。”

  曲扬身体僵硬,闻言还是闭上眼睛,直到被握住服务至苏醒都未睁眼。

  “不用做这些,直接来。”

  上方的人没有说话,察觉纳入温暖,他诧异睁眼,对上扶着沙发艰难往下坐的穆修。

  没有润滑剂,穆修额头都是汗,握着沙发的手背满是青筋。

  “等等。”曲扬想退开,却被扣住肩膀。

  “我故意的。”穆修气喘嘘嘘,“记住这痛苦的只有我,与你无关。”

  的确,曲扬感受到的是快·感,而穆修眉头却是越皱越深。

  这一场两人都不好受,穆修匆匆穿好衣服,又匆匆离去。

  曲扬看着满室狼藉,愣了许久。

  隔天,曲扬去店里,碰上也进店的穆修,他有些尴尬,毕竟昨天连套都没带,穆修走的时候也没清理,总得问一问人怎么样了。

  他还没想好措词,穆修只是点了点头,直径走进店里,走姿有些怪异。

  他心里很闷,很气穆修居然来这么一招,让他猝不及防,更让他没办法心安理得。很想找人说话,想来想去,也只有苏客能够明白自己的心,刚拿起手机,想起自己还在人家黑名单里,又放下。

  要是真打得通,苏客可能也没时间接,因为龙傲天决定搬家和离职,搬家太忙,没空照顾娘娘,所以只能托老板照顾两天。

  苏客知道他为什么要走,所以提前批了辞呈,以后难保不会再见面,苏客请他喝茶。

  两人手机都是一个牌子的,放桌上两人也没留意,见屏幕同时亮起就各自拿起手机。

  最近苏客很郁闷,所以又重新刷起了论坛,看着自己被加精的帖子感觉特别心酸,照常刷了一会,还回复了一条留言,忽然发现这ID不对啊,山花红艳艳不是他啊。

  对面的龙傲天显然也察觉了,两人对视一眼,默默互换了手机。

  临走时,龙傲天真心实意说了一句,“正羡慕你和高总。”

  人走后,苏客把两个帖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得难过。

  羊喜找龙傲天找得发了疯,甚至跑到了苏氏,才知人已经匆忙离职。

  一个人要消失多么简单,电话不接,房子退租,工作不要,就可以轻松淹入人海,了无踪迹。

  就在他绝望之际,却接到了龙傲天的电话,语气轻松,邀他回母校。

  羊喜马不停蹄的赶去,在校门口见到晒太阳的龙傲天。

  龙傲天拒绝拥抱,他很难过。

  校园不大,老旧的建筑已经翻新,某某地多了一块校庆时学校往届学生捐助的石雕,某某地多盖了一间校舍,操场也重新岸上了塑胶跑到,甚至看台都重新设计得更加的美观。

  唯独不变的,是儿时已经遮天盖日的老榕树。羊喜急于解释,但频频被龙傲天制止。天才一秒钟就记住:(www).72wx.com 72文学

  校门口的眼镜店还在,一听他们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店主的女儿热情的邀请他们喝茶。

  龙傲天:“现在还用视力表?配眼镜的方法也和以前一样?”

  “是一样的,现在很多地方都用最先进的测视仪,我也想引起一台,我爸说这镇子上人不多,年轻人都到外面大城市,近视的回来也都有好眼镜了,犯不着再花钱弄一台机器,这柜子都放十几年了,都没换。”

  “以前我还陪你来配过眼镜。”

  羊喜点头,回忆起过往,笑就藏不住,“被我们后面那小胖子坐坏的,正好是联考前,然后我们就坐着一边背单词一边等。”

  店主女儿笑,“现在学生哪里有这么刻苦的。”

  坐了一会,龙傲天忽然说想吃冰,两人又冒着寒气找了两条街,这才买了两条冰棍,边吸溜着冷空气边走。

  曾几何时,两人也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下肆无忌惮的在寒冷的冬天从街头走到街尾,聊着篮球,聊着学习,也聊着爱情。

  在这条翻新的街道上,曾经偷偷摸摸的牵过无数次手,也曾趁着路人不注意在小巷子里小心翼翼的接吻,却胆怯于说出喜欢二字。

  年少的龙傲天总是紧紧跟着羊喜,而时过境迁,今日羊喜紧紧跟着龙傲天,因为他不断提起少年时的往事而激动不已。

  太阳落山后,天气更加阴冷,龙傲天却又带着羊喜再次回到学校。

  高三的学生还没来上晚自习,教室很空,也很冷。

  毫不费力的找到以前的位置,却连课桌都是新的,龙傲天满教室的溜达,最后只发现挂在讲台上名人名言似乎旧了些,与周围格格不入。

  “你在找什么?”羊喜好奇。

  “找曾经。”龙傲天说完,却噗嗤一笑,自顾自的摇了摇头,“你始终没有长大,我不愿意等你成长,也不愿意陪你幼稚。”

  羊喜张了张嘴,却只打了声喷嚏。

  龙傲天把演唱会的门票还了回去,走出教室。

  羊喜猛然回神,跌跌撞撞追到楼下,看着前方的人缓慢的朝前走,伸出的手却只按住热而湿润的眼眶

  如果追上去,那就真的无法长大。

  他和“他”的爱情,止于十年前。

  龙傲天请张莉莉等人吃饭,一伙人风风火火的去了小龙虾馆,客气的寒暄了几句,戴上手套毫无形象的拔小龙虾吃。

  席间,有人说起高氏最近摊上倒霉事了,好像是台风天的时候高氏的老总办公室窗户没关,偏偏桌上有重要的文件,都给吹没了,还有一份大单,要没了那合同,高氏是要破产的。

  苏氏的员工连这事都知道了,苏客当然也知道,他急得嘴里长泡,夜不能寐,却找不到高然、

  苏妈妈觉得儿子顶不争气,堂堂一个男人,为另外一个男人失了魂,伤了神,却又想起年轻时的自己,明明有家庭条件更好的男人可以嫁,最后选了苏客他爸,没想人还早死,可架不住就是喜欢。

  龙傲天来带娘娘走的时候,雄霸和娘娘抱在一起,同仇敌忾的的看着他,简直难舍难分。

  龙傲天嘀咕,“别是百合了吧。”

  正在书房练字出来拿杯水喝的苏妈妈:.....

  把娘娘抓紧猫箱里废了一顿功夫,两只猫甚至还掀翻了猫窝,从猫窝里掉出一张纸条,高然的笔迹,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要回老家半个月。

  苏客拿着纸条乖巧的坐在苏妈妈面前,眼神很坚定。

  苏妈妈很着急,“你都没弄明白人家是不是喜欢你,你就一个劲的扑上去。”

  “喜不喜欢我另说,我很喜欢他,这种事嘛,不喜欢追一追就喜欢了。”

  “.......”

  直到儿子扛着小背包跑出了门,苏妈妈还在嘀咕,自家儿子偏偏在这事上这么有男子气概!

  从高妈妈嘴里问到老家的地址,苏客兴匆匆的出发,又是飞机又是转车,隔天晚上才踏上乡间小路,冷得直哆嗦。

  这乡下贼冷,风往骨头里刺,走一步就得抖三抖,偏偏他出门出得急,衣服没带够,只好一路小跑前行,路过一农户家里,被冲出来的狼狗吓得往后踉跄,结结实实的踩了一坨牛屎。更新最快的72文学网w~w~w.7~2~w~x.c~o~m

  农村小路多,走着走着人越来越少,路灯又黯,四面八方看过去都是漆黑的一片,只有连成片的狗吠。

  好不容易逮住一辆拖拉机,小伙子一听高然的名字,乐呵呵道那必须认识啊,让人上车一路开着拖拉机把人送到家。

  听到声音的高然开门,看着背着双肩包,头发凌乱,衣服单薄,哆哆嗦嗦怂着肩膀从拖拉机上跳下来,浑身还飘着莫名其妙屎味的苏客,楞了。

  苏客和小年轻挥手致意,笑嘻嘻的喊,“高然,听说你公司重要文件被台风吹走了,得破产。”

  刚回过神来的高然:.....

  “没关系!我很有钱的,可以养你!”

  高然:.......

  这不对头啊,好不好总得说一声不是,苏客往前走一步想看清人表情,却被猛的抓过,被高然狠狠的揉在怀里。

  这才对嘛,按照剧情好好走可不就得感动死么!

  苏客心满意足的伸手回抱。

  半响,苏客尴尬开口,“能......先进屋吗?我要冷死了。”

  高然:........

  虽然没有浴缸,但热水器还是有的,苏客热乎乎的洗了个澡,但是没有内裤穿,只好借了高然的内裤,然后悲催的发现真是空旷得很,无论是小小苏还是小小苏的蛋蛋,都没有很好的被保护到!

  走出浴室,高然给煮了碗西红柿鸡蛋面,苏客捧着就着小米辣吃得满身是汗,吃干抹净把碗一放,严肃道:“高然,我们好好谈谈。”

  高然点头,顺便抽了张纸巾帮人把嘴角蛋花擦掉。

  “你公司的事怎么办?真的得破产的。”

  “已经让律师处理了,最重要的合同当时放在家里,没在公司。”

  苏客有点小遗憾!因为真的很想体会赚钱养家的乐趣!

  “苏客。”

  “是。”

  苏客坐正,双手贴膝盖放好。

  “之前和你说的那件事...”

  “没关系,”苏客抢话,“之前不喜欢我没关系,你追我一次,我现在再追你一次,也是一样的。”

  高然笑,捧高他手背亲了一口,“相反,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想明白了,如果对一个人的感激是日夜思念的话,那太过反常。”

  苏客眨眼,假装听不懂,心里叫嚣着:哎哟哟,这情话说的,请再来一沓。

  高然凑近,“我想和你结婚。”

  被吻上的那一刻,苏客晕乎乎的想:成!嫁了!

  屋外冷,屋内热,缠绵了好一阵,两人总算缓和过劲来了,高然转念一想,说:“不对,你是昨天出的门,可纸条我走那天就放进猫窝里,打扫的话一定能看见,也就是说将近半个月,你都没帮雄霸扫过猫窝?”

  苏客眼神游离,扑进高然怀里开始蹭,并挑起了其他话题,欲盖弥彰的想让人忘记这茬。

  “听说今晚有一场演唱会在咱市内举办,这次是赶不上了,回去之后去别处听~”

  在苏客和高然缠缠绵绵的时候,演唱会正开得火热,台上歌手正唱着劲歌,好不容易攒够钱来看追星的大学生小李惊悚的看着身旁哭得稀里哗啦的男人,犹豫半响,才掏出一包纸巾递过去。

  龙傲天接了,却粗鲁的用袖子擦了擦眼,哑着嗓子解释:“这歌....唱得太好,我没忍住。”

  与此同时,整个场地视野最好的位置,座无虚席的情况下,空出一个位置显然很扎眼。羊喜只是呆呆的看着舞台,握紧手里的两张票卷,湿了眼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