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言情小说 > 当总裁文看多了之后 > 第9章 哥们,一起看个片
  高然是看过这类型颜色小短片的,早在打拼的时候累得半死,抽空睡觉还能梦见只见过几面的苏客时,他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普通人不会在梦里对一个男人有那么深的渴望,更不会在梦里翻来覆去的做。但第一次搜这些颜色片来看时,看了个开头便索然无味的关掉。

  肖想了很久的人就呆在身边,他奇异的很有感觉,呼吸加重,喉咙干渴,但重要的地方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毕竟男科医院诊治报告书还在家里的抽屉!这周也约好了心理医生。

  苏客若有若无的扫扫过,发现对方一点反应都无,面上也是一脸平淡,便暗自下了结论,此人非同道中人。

  这么看来,那天摸不着头脑的话也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虽然旁边的人一脸平淡,他却不由自主的看出了反应,心目中排行前三的颜色片果然名不虚传!

  “要交流吗?”高然拿过他ipad放在桌上,“那天不是说了要交流技巧么?”

  你都没反应,交流个毛线的技巧啊,苏客脑里的想法还没理好,小小苏就落入他人手中。

  他实在是太震惊了,身子往后一仰,就这么四平八稳的摔下了沙发,腰还磕到了茶几,精神的小小苏都立刻吓软了!

  高然也吓了一跳,赶紧把人扶起来,撩开一看,后腰已经肿了一片。

  当晚,在山庄大厅打牌的员工们都知道,高总到前台要了跌打损伤膏,可见场面一定特别激烈!

  虽然闪了腰,但隔天天未亮的时候,苏客还是爬起来换好了登山服,因为爬上山头看日出这种事,小清新怎么可以错过!

  早起爬山的活动是自愿的,隔天山脚下却乌压压的来了一堆员工,因为大家都听说了,昨天老板们激烈得要借助跌打损伤膏!

  看到苏总,员工们狠狠吐槽了一番,真是太不怜香惜玉了,昨天还要跌打损伤膏,今天就要人爬山!难道就不怕用坏吗!

  爬山的时候,听着高总时不时就问一句腰好一点没有,又帮人拿水壶背包还充当拐杖,众员工哼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一点都不值得感动。

  苏氏的员工偶尔会提到龙傲天,因为昨天他是坚持要爬山的主力军之一,而此时,龙傲天正在仰面看天花板。

  他被人上了。

  记忆伴随头疼还有无数粗话就这么在脑里转着。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啊。”喝得醉醺醺的人扯住看起来眼熟的员工不肯让人走。“我给你讲个好笑的笑话啊,故事是这样的,有两个蠢蛋谈恋爱,蠢蛋们约定好上一所大学,结果其中一个蠢蛋居然变卦了,他妈的居然变卦了,走得悄无声息啊!这四个字你晓得怎么写吗,我写给你看啊。”

  被扯住的员工求救般的看着早就站在龙傲天身后,微微皱眉一脸置身事外的高氏经理,后者却转身就走。

  真是太不仗义了啊,虽然我们不是同个公司,但好歹有共同团建的情义啊,员工可怜兮兮的抢回被扯得变形的领子。

  “你知不知道啊,老子一晚上边哭边绕着操场跑啊,跑得拉伤了半个月啊....”

  被同部门员工毫不留情的抛弃,龙傲天哼哼唧唧的往房间走,其实也没太醉,就是这心堵得慌啊。

  刚开门,他就被从拐角处闪出来的羊喜凶狠的推进了房里,在黑暗里被凶狠的上了,直到睡过去的时候,他还记得羊喜那狠狠的眼神,和狼似得。

  外头估摸着刚天亮,几缕阳光透过没拉严实的窗帘,投射在依旧熟睡的人身上。

  龙傲天穿好衣服,先捡起羊喜的衣服丢进马桶里,然后满屋子溜达,没找到刀,倒是找到用过的保险套一个。

  他觉得自己得疯,抓起套套狠狠往羊喜脸上摔去。

  羊喜刚醒,就被按在被窝里打。

  龙傲天打得又狠又急,拳头像雨点一样往羊喜身上砸,后者起初还躲,后来不躲了,猛的翻身用被子套住龙傲天,结结实实的压着。

  “我没骗你!我也报那所学校了!但我爸妈偷偷把志愿改了,我也是拿到录取通知书才知道的!”

  嘶吼声过后,两人剧烈喘气,羊喜匀了匀气,“他们改了志愿后就帮我报了美国的夏利营,那时候没办法带手机,我走的时候和你说过的。

  等我回来准备开学的时候才发现志愿改了,给你打电话也没通,你们家是外地的,家庭联系地址写的也是你住的出租屋,后来我又去了我们说好的大学,教务处里没有你的名字。”

  羊喜靠着龙傲天颈窝,声音沙哑,“小天,我找不到你啊。”

  “......”

  夯长的沉默过后,龙傲天动了动手腕,“起开。”

  他沉默起身,走进浴室,坐在马桶上发呆。

  羊喜当然找不到他!从同学嘴里得到消息,又被羊喜的父母找上门。

  “你们太年轻了,有点冲动是正常的,小喜已经知道错了,特地改报的学校,他让我们和你说,好聚好散,以后好好学习。”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无广告72文学网am~w~w.7~2~w~x.c~o~m

  停了手机号,搬出了出租屋,回了老家,大学没去报到,跟着高三重新读了一年,稚嫩的感情与当时浑浑噩噩的心情都在十年间逐渐被其他厚重的记忆掩埋,只剩淡淡的恨,以及那一夜在跑道上一边闷声哭一边朝前跑时胸腔快要炸裂开的感情。

  “小天。”羊喜敲门,“看见我衣服没?”

  龙傲天:......

  当楼下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那些爬山的员工心满意足的回来休息之后,龙傲天已经去了一趟羊喜的房间,拿了干净衣服,两人把话说开,得知龙傲天当年根本没去报道,羊喜叹气,捂着人手深情道:“我们重新开始吧,现在的我们能够更加随心所欲的掌控自己的生活,绝对不会再发生以前的事。”

  龙傲天意味深长道:“你以为,稀里糊涂被你上了一次,还会再给你上第二次么?”

  羊喜:......

  当龙傲天谢绝羊喜黏在身边,捂着腰往餐厅走时,碰上了捂着腰慢悠悠正面而来的苏客。

  两人打了个照面,苏客迟疑了一下,又很释然的拍拍他肩膀:“内部消化也好,别耽误工作。”

  龙傲天:......

  此次团建是几家欢喜几家忧愁,虽然高然家的水管已经修好了,但两人的关系显然已经从合作伙伴升华到朋友的关系,晚上下班早的时候高然还会到苏客家里看看电视连续剧,拖鞋也一直放着。

  一天,不得以留下来加班的苏客接到高然的短信:

  ‘客户送了大闸蟹来,拎两只给你?’

  ‘今天下班挺早的啊,现蒸吧,钥匙在门口地毯,我争取回去吃口热的。’

  ‘好。’

  “苏客。”

  “在。”

  每次听庄总助连名带姓的喊,苏客就知道得出事,上一次这么喊还是他不想继承公司想浪迹天涯的时候。

  “最近你和高总走得很近。”庄周周勾了勾手指,“他是?”

  苏客也摸不准,说是吧,可是那么激烈的视频看了一点反应都没有,说不是吧,可是以他GAY了二十余年的经验来看,又觉得不那么完全。

  庄周周缓和了语气,他是知道苏客性向的,因为这孩子又乖又怂,一直也没被什么坏人骗,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本以为他这次和高总出了点什么事,但现在看来,应该还没有。

  苏客心里记挂着大闸蟹,好不容易结束了工作,在路上让司机飙车回的家,一开门就看见高然戴着超市买满就送的小熊围裙在厨房忙活,头上还扎了个面巾。

  鬼使神差的,他掏出手机照了张。

  大闸蟹果然还热气腾腾的,肉又嫩,膏肓也很多,苏客吃得很满足,心想真是好吃啊,就算是死,也是死而无憾了。

  于是,一个小时候,他和高然因为食物中毒被送去了医院。

  医生问了圈,锁定还得是那大闸蟹的问题,原来大闸蟹没保存好,到高然手里已经死透了,高然又蒸了,于是两人食物中毒,高然吃得少,症状轻,可怜苏客来了个上吐下泻。

  两人在医院住了一晚上,高然愧疚万分,半夜想起来嘘嘘的苏客一睁眼,就见黑暗里熊一样的男人默默坐在身边,吓得差点尿裤子。

  万分愧疚的高然把苏客当成五岁的孩子照顾,在苏客拒绝了用尿壶后,他又十分热切的举着点滴瓶带苏客去厕所。

  苏客把着裤头,面无表情,“高总,我自己可以的。”

  “没有点滴架,你一个人搞不定的吧,小心血液回流。”

  “睡前我还看见点滴架在屋内来着。”

  “我让护士拿走了,想着如果有需要,我能应付得过来。”

  “.......”

  在对方一脸正直而严肃的视线下,苏客颤巍巍的解放了小苏苏,完事后还很不受抑制的抖了抖。

  庄周周是隔天早上接到苏客不去上班的电话后才知道人食物中毒进医院。

  赶到苏家,看到高然穿着小熊围裙在熬粥,他楞得放缓了拖鞋的速度。

  高然倒是很坦然,告诉了药的剂量,提着公文包上班去了。

  看着怏怏躺着的苏客,虽然觉得很可怜,但庄周周还是忍不住想,同样是食物中毒,很显然高然更能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