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学 > 玄幻小说 > 杨尘凌雨瑶 > 第1997章 反败为胜的关键
  “王……”

  不少人怀着复杂的心情,看向场间一直对峙得了两人。

  他们甚至不知道该去照料谁,该不该将他们两人拉开。

  杨尘也是颇为震惊。

  因为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这修罗族中的问题有那么多。

  而且看样子,作为唯一第二代的修罗王,在很多往事上,像佉罗骞驮他们一直瞒着婆稚。

  眼见婆稚王已经有些无法维持住自己原本的情绪了,莫吒赶紧向前一把拉住婆稚王。

  “王!有些事情……有些事情你不要想得那么复杂!父亲他……”

  莫吒现在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当年的血战是他陪着婆稚一直走下来的,所以他也非常清楚,这八万年来,婆稚到底对于真相的追求有多么的渴望。

  只是这样的事实,让他这个做哥哥的也有些无法接受了。

  明明是那样正直的父亲,兄弟两人从未质疑过父亲做出的决定,包括在那场战斗之中,他们也认为父亲拒绝告诉他们会议的内容,只是为了阻止他们忌恨其余三王。

  却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当时最早做出决定,也是最为支持那个九尾狐离开修罗族的人……

  “父亲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的……王,你应该明白的,天人比起我们修罗族的族人强了不只一星半点——或许没有当年的决定,修罗族就换不来这八万年的和平。”

  莫吒两手紧紧揽住婆稚的肩膀,声嘶力竭的冲他喊道。

  只是,在那瞬间,他已经注意到了,婆稚王原本还算清明的双瞳,在那一刻竟然渐渐转为漆黑的墨色。72文学网首发 https://www.72wx.com

  “王……不!婆稚!你清醒一点!我们还有胜算,一切等到战胜了天人之后,我们都还有机会去亲自验明!”72文学网首发 www.72wx.comm.72wx.coma

  “哦对了,婆稚,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们——”

  然而,见到婆稚王已经濒临黑化,作为一开始就打算着把婆稚王引进深渊的人,毗摩质多罗完全没有放过这个契机的可能。

  “只有亲生的骨血才能够继承下父辈的修罗真身,你们虽然活了八万多年,但在修罗族中仍旧只是小孩子罢了,所以这一点,恐怕你们两人都不清楚吧?”

  “你说什么?!”

  “毗摩质多罗!你到底想怎样?你是想说吾王并非先王的亲生骨血?开什么玩笑!”

  莫吒已经完全无法忍受毗摩质多罗在一旁的煽风点火了,作势便直接激发了血脉的力量,瞬间就化作天魔阿修罗降临场间。

  黑红的血气在周围环绕着,头上的犄角也长成了完全体的模样,光是他这幅压迫感十足的样子,就让在场除了诸王以及杨尘以外的所有人无法呼吸。

  “喂!为什么婆稚王代代相传的天魔阿修罗真身会出现在他的护卫身上?”

  有人显然不清楚婆稚与莫吒之间的关系,反而正因此,却说出了让杨尘都为之一惊的事实。

  “也就是说,莫吒传承了之前修罗王的真身,但王位却落在了如今的婆稚身上——”

  杨尘在心中飞速的演算着,毕竟之前的那一战,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婆稚真身上传来的厚重的冥土气息。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自然是因为……”

  毗摩质多罗肆无忌惮的微笑着,只是他话刚要出口的瞬间,莫吒就毫不留情的冲了上去。

  对修罗王出手的修罗族,莫吒真是前无古人的第一人。

  “跪下!”

  只是,见莫吒冲上前来,毗摩质多罗冷哼一声,手掌朝着虚空按压,一股无形且沉重的混沌之力竟是凭空出现在莫吒的头顶。

  轰!

  一股根本无法抵抗的力量,将莫吒的身体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一阵剧烈的摇晃传来,整个地面都因毗摩质多罗这一掌之威,而战栗起来,莫吒咬牙切齿,看得出他现在非常的痛苦憋屈,只是那种无法抵抗的力量,完全是来自于修罗王对于普通修罗族的压制。

  “你虽有当年婆稚的血脉力量,这天魔真身也颇有当年的风范,但你要记住,自从你的父亲将王位传与婆稚之后,你就只不过是一个下等修罗罢了!”

  “区区下等修罗竟敢反抗修罗王,你可真是有胆量啊!”

  毗摩质多罗一改此前那嘲讽的嘴脸,展现出王权之力的他,现在真的如同以为君主一般,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所有人的灵魂。

  “人族,若你还想要活命的话,我劝你尽早离开修罗界,天人与阿修罗的战争可不是你这种蝼蚁能够参与的。”

  毗摩质多罗显然没有忘掉杨尘的存在,只不过看向杨尘时,他并没有刚才那样嚣张,只因为杨尘确实身上笼罩着一层迷雾,连他这个几近真仙境界的修罗王也无法看清。

  更何况,不属同族,他对于同族的压制力便不会奏效,这也是为何从一开始,毗摩质多罗就想要将杨尘和凌雨瑶两个人族刨除在外的原因。

  不安定因素,只要还有外族人在,这场战争就仍有不安定因素。

  婆稚和佉罗骞驮其实都是这样想的,只可惜他们双方的目的截然相反——

  毗摩质多罗只想让这场战争以修罗族的失败告终。

  “首先,很感谢你。”

  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回答出现了。

  杨尘先是平静的笑了笑,随后环顾一周,专门看了一眼双眼之中已经渐渐看不到他作为一名善道阿修罗的本性的婆稚。

  “婆稚,他的话可能是真的,这一点我不会去否认,但有一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

  “若是你现在崩溃了,那我们才是彻底输了,毕竟,你还没有亲口去问红尘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是吗?”

  呼哈——

  婆稚王突然开始大口的喘着粗气,仿佛刚刚从水中钻出水面那般,贪婪的呼吸着……

  见到这一幕,杨尘不再理会,因为他知道,婆稚王的执念绝不会如此简单的就破灭掉。

  “所以说,很感谢你——”

  就当众人以为杨尘就只是为了帮助婆稚王说话的时候,杨尘突然嘲讽的看向一旁自以为掌握了一切的毗摩质多罗。

  “若不是你说的这些话,或许我们这场修罗血战真的已经无法取胜了。”

  “哦?虚张声势?你们人族的做法,我可清楚地很,没有必要在我这里耍这种小把戏……”

  “不不不,是你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没有血脉的联系,修罗王这个位置,依旧可以传承下去,不是吗?”

  杨尘似笑非笑的看向毗摩质多罗。

  毗摩质多罗愣住了。